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85章 非赤不会被吓到吗

第85章 非赤不会被吓到吗

        “主体是,”池非迟道,“不过对战和训练的时候,又接触过其他格斗术,也融合了一两招其他格斗术的技巧,我不是很在意用的是什么,随机应变,能打倒对手就够了。”

        京极真了然点头,“那就是以实战为主,如果不考虑比赛的话,这样确实不错,那一开始你冲过来的时候,用的是中华的轻功吗?我在电影里看过中华轻功,很神奇,似乎练到极致可以飞起来,我不太明白是怎么做到的。”

        池非迟看了京极真一眼:“用吊威亚做到的。”

        京极真:“……”

        这个回答……好像没毛病。

        “其实没有飞行那么夸张,”池非迟正式解答了一下,“戴着负重做一些训练,比如攀爬或跳跃,等习惯了负重的重量,卸了负重之后,就会感觉身体轻巧很多,原本的攀爬或跳跃成绩也会比之前好,当然了,也有一些力道、速度和重心结合的技巧。”

        京极真点了点头,又好奇问道,“那中华武术里的内功是真的吗?”

        池非迟想了想,“我没见过,不过也不能肯定没有。”

        这个世界有小泉红子这个魔女,有他这个能听懂动植物说话的人,谁也说不准还有没有什么奇异力量存在。

        男人的友谊有时候很简单。

        打一场,坐下一谈,对自己胃口,友情值嗖嗖往上蹿。

        两人聊了一会儿格斗技巧,又聊了两人之前的战斗。

        京极真去国外的决心更强了,以前是因为国内没有对手了,现在是想有一天再回来跟池非迟继续切磋。

        他很清楚,池非迟的体能还有很大上升空间,如果他停滞不前,过个两三年,等池非迟的体能追上,他必输无疑。

        最好的办法,就是出去挑战各种各样的高手,用实战来提升自己,他相信两三年后他同样不会输给池非迟。

        ……

        第二天一早,柯南迷迷糊糊间,感觉脖子上有东西压着,睁眼就看到灰黑色的蛇麟,一下子精神了。

        房间里,两个榻榻米紧挨着。

        非赤将头搭在池非迟枕头旁,尾巴一段不知不觉就搭到了柯南脖子上。

        柯南缓过神来,把非赤的尾巴放到一边,坐起身,还是有些无语。

        他记得昨晚睡觉前,非赤是自己待在桌子上的。

        听说猫会爬被窝,没想到蛇也会。

        非赤感觉尾巴被搬动后,吐了吐蛇信子,将尾巴挪进池非迟的被窝,头依旧搭在枕头上,又不动了。

        柯南:“……”

        看着一条蛇跟人一样躺被窝里,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而且还是肚皮朝上、人模人样地躺被窝……

        话说,蛇是睁眼睛睡觉的生物,池非迟平时一睁开眼就看到蛇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不会被吓到吗……

        看了一眼还在睡觉的池非迟,柯南轻手轻脚地出门洗漱,回来又去窗台边看了金鱼的情况。

        窗外,天色已经大亮。

        两个纸碗放在窗台边,里面各有三条金鱼在游动。

        还好,金鱼都活着……

        柯南看着看着,眼镜在阳光下突然反射起一道光芒,脸上也露出了黑化的笑,转身去行李袋里拿了一支签字笔,悄悄走到池非迟旁边,轻轻拿掉签字笔的笔盖,伸手。

        他差点忘了,没有机会就制造机会嘛!

        只要趁着池非迟睡觉,在池非迟脸上画个大花猫,拍张照片,到时候他的那些黑材料视频就能……

        池非迟睁开眼,静静地看着柯南。

        柯南:“……”

        Σ(っ°Д°;)っ

        一股凉意顿时从尾椎骨往头盖骨蹿!

        池非迟看了一眼签字笔,又看向柯南。

        真当他睡觉睡得很沉吗?

        平时他睡觉就容易被响动惊醒,再加上这一身淤青酸疼,就算再习惯,也不是没痛觉,想睡也睡不安稳。

        为了身体恢复,今天是不能再晨练了,机会难得,他就是想多躺一会儿而已……

        “池哥哥你醒了啊,早……”柯南把签字笔藏到身后,脸上笑眯眯,依旧跪坐着,慢慢往行李袋里旁边挪。

        “早。”池非迟没抓着柯南的小动作不放,收回视线后,双手撑着坐起身。

        柯南松了口气,挪到行李袋边,悄悄把签字笔藏好。

        话说,非赤是睁着眼睛睡觉的,迷迷糊糊醒的时候,突然发现池非迟这家伙突然睁开眼,用那种冷冷的目光盯着它,不会被吓到吗……

        “你的身体还好吧?”

        “还好,昨晚冰敷过了。”池非迟看了一下右手腕,没有昨晚肿了,不仔细看也不看不出什么来,拉起袖子看了一下,手臂上倒是大片青紫,看起来有点恐怖。

        “我说你们啊,比试也不用下那么重的手吧,”柯南看了一眼就忍不住老成地吐槽,下意识地想起昨晚两个人打架的场面和无辜遭殃的树,简直是两个非人类嘛,“嗯?”

        “怎么了?”池非迟疑惑。

        柯南看了看池非迟的手臂,又抬头认真打量池非迟。

        池非迟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后侧,顿时明白了柯南为什么盯着自己,脸有点黑。

        果不其然……

        “那一片红紫在手臂后方,好像是毛细血管破裂不是很严重又被你睡觉压到了,不太像淤青,更像是尸斑嘛,”柯南说着,自己就乐了,笑着调侃,“话说,你还活着吗?”

        池非迟活动了一下手,站起身,“放心,我死之前会考虑要不要先宰了你这个小鬼。”

        柯南:“……”

        明明是玩笑话,被池非迟说出来,怎么莫名其妙就给人一种很认真的感觉……

        池非迟起身后,走到桌子旁拿起昨晚京极真给他的药膏,看了看又放下,直接出门。

        “喂……”柯南连忙跟了出去。

        池非迟到了楼下,发现京极真不在,看守柜台的是一个中年男人,“你好,今天早上有宅急便送过来吗?”

        “是池先生对吗?”中年男人笑着,弯腰拿了一个盒子放到柜台上,“您的宅急便!”

        “有剪刀吗?”

        “有的,给!”

        池非迟拆了宅急便,拿出两个瓶子,把其中一瓶放回柜台上,“麻烦你帮我转交给京极,告诉他,用来外擦或者湿敷,能止痛、消除瘀血。”

        “啊?”中年男人有些疑惑,“谢谢,我会转交给他的……”

        柯南又跟着池非迟上楼,“你就是为了来拿这个啊?该不会是昨晚临时去网上买的吧?”

        一声不吭就出门,他还以为池非迟是看到药膏感觉不爽,又要出门找京极真打架了呢。

        “昨晚让人从家里寄过来的,”池非迟进门后,打开瓶子,一股奇怪的酒味顿时溢散开,“我泡了快半个月……算了。”

        连他也不知道这药酒算是泡了多久。

        柯南乐了一下,又嗅了嗅,“是酒吗?”

        “中药加白酒泡出来的。”

        “老白干吗?”

        “算是。”

        柯南若有所思,老白干不会有什么药用效果吧?不过不应该啊,他看过酿造方法,是粮食酿的酒而已……

        “京极的事先不要告诉园子。”池非迟又提醒了一声。

        “我知道了,”柯南回神,“你不怕灰原已经告诉她了吗?”

        “小哀不是多管闲事的人。”池非迟很确定。

        “也对。”柯南想了一下,估计灰原哀会自觉保密然后等着看热闹吧……

        下一刻,房间门打开,柯南被拎着放到门口。

        “帮我守一下门。”

        池非迟说完,又关上门擦药酒。

        柯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