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59章 非墨:跟鬼一样?

第59章 非墨:跟鬼一样?

        “没问题,”森园干雄点头答应,又看向池真之介,笑容里带着几分无奈,“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啊。”

        车里,池真之介神色平静,棱角分明的脸上八字胡修剪得一丝不苟,沉稳之中,又带着令人压抑的威严气质,“真池集团的继承人是嫌疑人这种事,哪怕事后洗清嫌疑,也会落下话柄,说这是权钱交易的结果,即便没有证据也管不住一些人散布谣言,她不该把非迟牵扯进去!”

        非赤忍不住从池非迟领口探出头,扭头看池非迟同样平静的神色。

        还真被主人猜到了啊……

        森园干雄也没多说什么,他儿子还躺在医院里呢,“你要不要去跟毛利小五郎先生打个招呼?还有个叫服部平次的年轻侦探,也是年轻有为呢!”

        “不用了,”池真之介神色平淡,“我不喜欢跟侦探深交,特别是那种有名的大侦探,哪怕他们的人脉很广,但都是容易给人带来厄运的瘟神,保持不错的关系就够了。”

        池非迟观察了一下池真之介的神色,没看出什么来,他也不记得自家老爸跟侦探有过节。

        不过他这便宜老爸也算看得透彻,居然能看出某些大侦探是死神……

        “那你现在要回去了吗?”森园干雄热情不减,“要是那边没收拾,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晚。”

        “回来之前我已经安排人收拾过了,”池真之介顿了一下,“明天再聚聚吧。”

        “也好,”森园干雄顿时笑了起来,“一转眼过去这么多年,我们也好久没坐在一起聊聊了。”

        “那么,明天见,”池真之介看向池非迟衣领处探头的非赤,“这就是你养的宠物吗?”

        池非迟神色平静,“我取名叫非赤。”

        非赤看着池真之介,蛇信子也不吐了。

        虽然池非迟小小算计了一下池真之介,它感觉面对池真之介也没那么虚,但还是点小紧张……

        池真之介倒也淡定,点了点头,“上车吧。”

        非赤:“……”

        这是被忽视的感觉……

        池非迟跟森园干雄、森园百合江打了招呼后,上了车。

        车子很快驶离,服部平次一群人远远看着。

        “那就是池先生的父亲吗?完全看不清嘛!”远山和叶有点好奇。

        “好啦,没什么好看的,”服部平次漫不经心道,“我母亲以前听重松管家说过,好像是个很严厉的人。”

        柯南疑惑看了看四周,奇怪,池非迟那家伙出门之后在看什么东西?

        还真是神神秘秘的……

        ……

        离去的车子上,非墨找了时机,落在车顶搭免费车。

        街灯打进车窗,有着欧洲血统的壮实司机沉默开着车,高速疾驰之下,车里忽明忽暗。

        池真之介突然出声问道,“如果这次的事没有及时解决,洗清嫌疑后还有人传谣,你该怎么办?”

        池非迟依旧看着车窗外的街景,没有回头,“找一个名声不错的侦探,重新进行调查,利用这个侦探的名气和拥护者,再次证明自己的清白,或许没法传谣的人闭嘴,但至少能让其他人不信谣言。”

        池真之介点了点头,紧绷着的神色舒缓了不少,“不错,以后有空去东京这边的公司看看,先挂个顾问的名头,有什么想法可以跟负责人提,学校还去吗?”

        “我想提前毕业,把证考了。”池非迟道。

        “有把握吗?”

        “有。”

        “那我帮你安排。”

        聊完之后,就是一路的沉默。

        池真之介低头看着两份文件,池非迟也自顾自看着自己的手机。

        非赤左右看看,明明很沉闷的气氛,这两人为什么都能坦然自若地做自己的事啊喂,不过,看到池非迟又翻‘赏金殿堂’的网页,还是忍不住探头窥屏。

        池非迟从‘赏金殿堂’网页里找到一个信誉好的走私商,订一些武器。

        本来他还想着安稳下来再订,不过连续两家借住的人家都不合适,也不想再拖下去了。

        对方很快回复:【有现货,1万美金,线上支付五分之一作为定金,剩下的当面交付,明天凌晨2:00——3:00,双宝町一丁目214号休息处的2号桌】

        【ok】

        池非迟对这个时间很满意,别告诉他几月几日见面就行了,回复之后又看了一下后台信息。

        先排除一些非东京地区的赏金,又排除一些性价比不高的赏金,最后有一个赏金倒是引起了他的注意。

        对方已经是第二次留言了,第一次是去拿东西,然后送到长野县,直接被他忽略了,这一次也是去杯户町取一份文件后送到双宝町,时间是5月11日凌晨2:30,赏金不算少,有50万日元。

        5月11日……

        池非迟看了一下手机显示的日期,9月13日,果断放弃了,转头看探头窥屏的非赤。

        非赤见池非迟看来,愣了一下,心里叹了口气,没有它,主人生活会很难吧,“主人,就是明天……”

        池非迟点头,给对方私聊了一个ok。

        这种能顺路做的赏金最舒心了。

        一个匿名账户很快把具体信息发过来,取货地址在杯户町车站的储物柜里,送到双宝町一家酒吧交给坐在吧台处的男人,还有两句话转告。

        这种东西一般是见不得光的,可能是窃取来的商业机密,也可能是某些违禁资料,不过他也不管是什么,送就行了。

        车子一路穿过喧闹的商业街和办公区,开进一栋宁静的别墅。

        家里还有一对老夫妻守着,在来之前应该已经接到通知,打扫、收拾过,不过一栋房子就住了五个人,还是显得冰冷空旷。

        池非迟回了房间后,把非赤放到桌上,打开窗户让非墨飞了进来。

        “嗨,我英俊的主人,嗨,我可爱的同伴!”非墨心情很不错地打招呼,“这里的环境可真不错,跟森园家一样舒服,而且比他家安静多了,就是前面只有商业街区,不太容易找到食物……”

        非赤就听着乌鸦嘎嘎叫,迷茫,“主人,它在叫什么?”

        “它跟我们打招呼,说你是它可爱的同伴。”池非迟拿出手机看时间,21:55。

        可以再等一个小时,池真之介睡了最好,要是没睡,他也可以找个理由出门,以池真之介的性格,不会多问。

        “我可爱吗?”非赤疑惑扭头看了看长长的蛇身,晃了晃脑袋,不再多想,“主人,那你告诉它,它也是我可爱的同伴。”

        池非迟沉默了一瞬,他就知道沟通是个大问题,“你们会写字吗?”

        “会一点!”非赤一阵点头。

        “我会日语、汉语、英语、德语……”非墨停住,转头看还在点头的非赤:“……”

        “小心脊椎受损,”池非迟把非赤的头按住,一直按到桌面上,随即才松开手,在抽屉里翻找着,“没事,非墨,你继续。”

        “反正会很多,”非墨还是忍不住去看非赤,“有的记不太清了,有的我说不上来是什么语言,不过简单的沟通和简单的词我会写。”

        “很博学。”池非迟从抽屉里找到一本小时候留下的作业本和一把笔,一支支试过去,挑了两支还能写的,放到桌上,“你们自己沟通,我去洗个澡,非赤,你跟非墨说一下我们的事,想说什么说什么。”

        一蛇一乌鸦很聪明,顿时明白了池非迟的意思,咬着笔杆开始在本子上画字。

        池非迟偷懒,出门洗了个澡回来,发现两只宠物聊得很欢,连他进门都没发现。

        非墨用爪子翻页,然后各占本子的一边开始唰唰唰咬着笔画。

        非赤一边写,尾巴欢脱地甩来甩去,啪一下打在非墨翅膀上。

        非墨懵了一下,低头咬着笔唰唰写字。

        池非迟走过去,就看到两只宠物的对话。

        非墨:【你打我干什么?】

        非赤:【不是故意的】

        非墨:【好吧,你继续说】

        非赤:【我跟你说,有时候主人走路没声,特别是不戴负重的时候,跟那什么……就是人类很害怕的……】

        非墨:【跟鬼一样?】

        站在后面的池非迟:“……”

        非赤:【对!还有,他不知道明天的日期、明天周几,后天、大后天都是一样,不信你可以试试看,真是让人担心啊,他一个人该怎么生活,不过还好有我们】

        非墨:【这么神奇?】

        非赤:【他在医院治疗,还要吃药,不过我不太懂医生说的人格分裂是什么】

        非墨:【人格分裂?!】

        非赤:【医生说这个已经好了,怎么了吗?】

        非墨:【那就好!人格分裂就是有两个或者很多个思想在他身体里,要是没好,变了一个人格,他可能就不认识我们了!】

        非赤:【这么可怕?】

        非墨:【是啊,吓乌鸦一跳!】

        非赤:【还好还好,吓蛇一跳!】

        两只宠物疯狂画着歪歪扭扭的字、还不时扭头看对方写了什么,又继续低头一阵猛画。

        池非迟看了一会儿,突然想到前世刚有聊天软件的时候,一群人干聊都能聊得忘我,不过两只宠物疯狂摇头画字的频率也太快了点,当即出声提醒,“别写得太快,伤脊椎。”

        “妈呀,吓死蛇了!”

        “妈呀,吓死乌鸦了!”

        非赤嗖一下滑到桌子另一边,非墨也快速两个连蹦跳开,齐齐抬头看池非迟,又齐齐松了口气。

        池非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