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50章 森园菊人:我家这是怎么了?

第50章 森园菊人:我家这是怎么了?

        翌日。

        一辆车停在森园家大门外。

        森园菊人下车,站在门外,看着大门后的院子,一脸茫然。

        整个院子像被什么东西啃了一遍,有的树甚至快秃了,地上铺了厚厚一层碎叶,凌乱不堪,一群佣人们低头默默清扫着。

        明明昨天他离开家之前,灌木、树冠、草地还都是修剪得齐齐整整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家怎么会变成这样了?

        “菊人,你回来了?”

        森园百合江陪池非迟在院子里闲逛,怀里抱着包裹得跟粽子一样的rebeca,看到森园菊人站在门口,快步笑着迎上前,“站在门口发什么呆啊,怎么不进来?”

        森园菊人有点头疼,还问他为什么不进门?他是差点认不出自己家来了好不好!

        “昨晚……有什么虫灾吗?还有,rebeca它这是……”

        “不是,不是,是昨天rebeca、非赤还有一群乌鸦打起来了,才把院子闹腾成这样,”森园百合江轻笑着,转头看向跟上来的池非迟,“对了,非赤就是非迟带来的宠物!”

        池非迟抱着非赤,朝森园菊人点了点头。

        非赤裹了一身纱布,他不放心非赤自己缩在袖子里,要是不小心滑出来摔在地上,就算伤口不崩裂,对恢复也不好。

        “你好,以前就听我爸妈和我姐姐提起过你……”森园菊人客气打招呼,视线不由自主地停在非赤身上。

        能认出这是一条蛇,不过全身被纱布裹得严实、只露了半个灰黑蛇头的蛇,他还是第一次见……

        看起来确实很惨!

        但是一条蛇、一只猫、一群乌鸦,怎么样也不至于把他家这么大院子祸害成这样吧?

        “好啦,别站在门外了,赶紧进来吧!”森园百合江招呼着。

        森园菊人转头交代司机把车开进去,进门后,还是没法忽略乱七八糟的院子,“姐姐,换了平时倒是没关系,但是我明天就要结婚了,现在家里变成这样……”

        “没事的,今天还来得及修剪、清扫一下,”森园百合江不以为意道,“树冠可以重新修剪,还能做一些有创意的设计。”

        森园菊人皱眉,“但是小枫今天就会到了了。”

        “我们可以叫上她一起设计,”森园百合江笑了起来,“毕竟结婚是两个人的事,这里以后也是她的家了啊!”

        森园菊人无奈,“真是的,家里都变成这样了,你怎么还笑得出来啊?”

        森园百合江低头,用手摸着rebeca的脑袋,“当然啦,rebeca从昨晚到现在一直很乖,照顾起来很省心,从妈妈去世之后,还是第一次见它这么乖,估计以前就是憋坏了,是吧,rebeca?”

        “喵~”rebeca懒洋洋叫了一声。

        森园菊人:“……”

        是,是前所未有的乖,可是都一身伤了,能不乖吗?

        不过,看看神色轻松的森园百合江,又看看一脸平静的池非迟,再看看淡定清扫着院子这么的一群佣人……

        这些好像也不是什么大事?

        ……

        二楼,茶和点心被端上桌,三人闲聊着。

        或许是因为两家有旧,而森园百合**弟俩属于比较健谈的人,气氛融洽和谐。

        正说着森园菊人小时候的糗事,池非迟感觉手机震了一下,拿出来看了一眼。

        是灰原哀传来的简讯。

        【竹鼠能提炼出帮助毛发生长的成分,我想再要两只……】

        池非迟回复:【没问题,多少都行,什么时候?】

        虽然灰原哀没跟他说组织的事,但在他面前也没遮掩自己在生物、化学方面的造诣,已经算是很信任他了。

        很快有新简讯传来:【现在可以吗?你在不在家?】

        【不在家,我去阿笠博士家接你】

        【好的,那我等你】

        收起手机,池非迟抬眼,就看到森园百合江直勾勾盯着他。

        “是不是有女孩子约你出去?”森园百合江眼里闪着八卦的火苗,“今天可是休息日哎!”

        这个……

        灰原哀确实算是女孩子。

        池非迟点了点头,“等会儿我要出去一下。”

        “是你的女朋友吗?”森园百合江调侃,“早上我问你的时候,你还说自己没有女朋友,现在被揭穿了吧?”

        “不是,我确实没有女朋友。”池非迟收起手机,看向森园菊人。

        森园一家给他的印象很好,他也不介意在中间搭个线,把误会解除。

        不过现在重松明男还没回来,他又不知道要去多久,还是把森园菊人叫上比较好……

        森园菊人见池非迟看自己,试探着问,“要不要我送你?”

        池非迟点头,“麻烦你了。”

        “非迟,你不会跟菊人之前一样,身边女孩一大堆,却一直安稳不下来吧?”森园百合江笑着揄揶,“菊人要结婚了,你可别带他出去乱来哦!”

        “好啦,姐姐,”森园菊人拿出车钥匙,“送他过去我就回来,放心,我不会乱来的。”

        “真是的……”森园百合江装出一副‘家门不幸’的忧愁模样,不过还是接过了照顾非赤的责任。

        ……

        森园菊人开车前往米花町,车子后面也不再有乌鸦跟着。

        非墨带着大部队回巢养伤,说好了晚一点再过来,早上走的时候,还让池非迟抽了一管血。

        “你是真的去找女孩子吗?”森园菊人继承了一家人的开朗性格,离开家没多久就找了话题,随性散漫道,“要是你真的去找女孩子玩,我就只送你过去,毕竟我是要结婚的人了……”

        “是去找女孩子,”池非迟道,“不过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我就说嘛,看你的性格也不会跟我以前一样,不过你也20岁了,”森园菊人感慨道,“再过两年,真之介表叔应该就会让你开始接触真池集团的事务,然后催着你结婚,要是你再不找个喜欢的女孩子,说不定会和他一样,找个门当户对的女孩勉强过一辈子……啊,我不是有意说你父母坏话,只是以前也迷茫过,不过我现在好像遇到合适的人了……”

        池非迟转头看了森园菊人一眼,正好看到森园菊人眼里对未来的期待。

        他大概理解重松明男为什么不跟森园菊人说实话了。

        相处下来看,其实森园菊人就是个刚收起了玩心、努力学着成熟的大孩子而已,这时候说一句‘别期待了,都是你自作多情’,确实有点残忍。

        森园菊人喋喋不休地说了自己的婚事安排,见池非迟沉默,又失笑道,“不用跟我太生份,你出生的时候,我还去去看过你呢,在我小学的时候,我父亲跟真之介表叔联系还蛮多的,你也该叫我一声表哥吧!”

        池非迟看向车窗外,这家人可能都有隐藏的话唠属性……

        “不过,你跟真之介表叔还真是越来越像了,一想到他会回来,我就头疼,到时候肯定又要说起公司的事……”森园菊人顿了一下,又笑道,“但他能回来参加我的婚礼,也是我的荣幸。”

        池非迟依旧看着车窗外,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你的公司最近好像遇到了麻烦,外面有一些风言风语,说你的公司贿赂高官。”

        森园菊人脸上的笑意僵了一下,用随性轻松的语气道,“没什么,都是外面那些人乱传的。”

        池非迟没有意外,这些事森园菊人肯定不会轻易对外说,轻声道,“要么就别做,要做就得好好把首尾清理干净。”

        第一步,建立认同。

        现在森园菊人应该已经起了杀心,他表露‘清理首尾’的态度,可以让森园菊人觉得他是可以理解自己、会站在自己这边的人。

        森园菊人继续看着前路开车,脸上的笑意却没了,沉默了一会儿,感慨道,“你和真之介表叔真的很像,刚才那种语气,我差点以为他就坐在我身边呢……”

        池非迟收回看窗外的视线,没有去接关于自己父亲的话题,自顾自道,“比起这些,最该考虑的是这股风透出去后,怎么把自己的损失降到最低。”

        第二步,引导。

        其实,森园菊人就是怕公司贿赂的事被重松明男说了出去,又怕被重松明男勒索一辈子而已。

        这种事不敢往外说,连家人也都瞒着,森园菊人自己又没个主意,乱了分寸,钻了牛角尖。

        这时候,有个他认为‘理解自己、会跟自己同样选择’的人,说出一个经得起推敲的想法,说事情没那么糟糕,怎么也会冷静一些,同时也会想知道那个人更多的想法。

        森园菊人勉强笑了笑,掩饰心里的紧张,“喂喂,非迟,你是认定了我做过贿赂那种事啊?”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听多了、见多了,一点直觉还是有的,”池非迟道,“其实很多人心里都有决断了,只是不想惹事上身,或者等着看热闹,甚至有森园家的敌对企业在故意煽风点火,而我,选择直接跟你谈,仅此而已。”

        用自己的肯定,打破森园菊人的侥幸心理,再次暗示‘我是自己人,发现了也没有对外说什么,而是选择跟你说’,同时也给森园菊人指出真正的敌人……

        森园菊人沉默下来,神色如常,只是目光不时闪烁,一片纠结、挣扎之色。

        池非迟也没有继续说下去,现在就等森园菊人主动跟他谈谈了。

        如果没动静,闷一会儿之后,还可以再加点火候……

        两人都不说话,车里的气氛也变得有些压抑。

        一直到车子开进了米花町,森园菊人才长长舒了一口气,低声确认,“非迟,真池集团比我家强多了,你同时还是菲尔德集团的继承人,没必要图森园家什么,更没必要害我,我可以信任你的……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