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开启国风时代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二章 二次推(求月票!!)

第一百零二章 二次推(求月票!!)

        李虎是个读者,他擅长发现一些稀奇古怪,小众,但是文笔和剧情都极好的书,红楼梦,就是他发现过的,当时才几章,现在已经是高挂在榜首了。

        因为一直压着红楼梦的九重天已经是过了新书期,不再参与新书榜的争夺。

        今日份的文艺报准时的送到他家里。

        看到姜然这个名字的时候还有点熟悉。

        因为知否知否这首歌的传播,还是很普遍的,很多喜欢听歌的,会注意到新歌榜的变化,哪怕是没那么喜欢听歌的,耳濡目染之下,也知道这首歌。

        这首如梦令他知道,是音乐才子,姜然的作品,无论是做音乐,还是歌词的创作,都是一流的。

        再加上这段时间,歌声新时代已经进入了一线,所以,姜然的微博粉丝又增长了几十万。

        现在已经拥有二百万粉丝的姜然,已经是个不大不小的公众人物了。

        看了看这两首词,“看看,这才是音乐才子,哪怕是每个字都懂,连起来我看不懂也并不妨碍欣赏。”

        这两首词非常好,在他看来,尤其是那首如梦令,短短几句,再加上知否知否这首歌曲的宣传,他看到的第一眼,已经是在心里默默的唱了出来。

        如梦令是现象级的诗词,无论在哪个朝代,在哪个世界,都是不可多得的宝贵财富。

        哪怕是不知道它好在哪里,看了之后,也会觉得有种滋养心灵的感觉。

        很快,一张文艺报就被他看完,上面的东西很有内涵,都是一些大学者的论文,或者是一些文艺报发现的一些可刊登,有思想,有灵魂的文学作品。

        让人看了后,不会觉得食之无味,也不会觉得味如嚼蜡。

        相反,文学的滋润,能够让人忘掉许多烦恼忧愁,如沐春风。

        翻过来打量一下,“什么东西,占了这么大的篇幅。”

        当他看到那几个黑体大字的时候,脑子已经快转不过来了。

        《红楼梦》?

        这三个字他懂。

        但是为什么会出现在文艺报上?

        前一页的版面是记录文学作品,覆盖面极为之广,后一页,几乎都是《红楼梦》?

        收钱了?

        他记得以前后一页是历史杂谈来着?

        现在直接给取消了,来放置这本小说?

        他不是不知道这本小说有多好,相反,他很熟悉,因为辣鸡作者更新太慢了,所以他还去经常翻前面的剧情。

        每一次翻,都会有新的收获,但是这并不是霸占文艺报这么大个版面的理由啊?

        文艺报自建国之初便是存在,负责收录整个国家的文学作品,有浓郁的时代意义。

        各个地区都会设立文艺报,负责各个地区的作品收集,作品指导和修改,这样的文学作品,很大一部分都是编辑们自己发现的,接受投稿,但是投稿的很少会通过。

        各地的文艺报,都是不同的,只不过作品确定之后,需要向总部审核报备就是了,只有每月一次的汇总,会由总部收录进来各个地区的优秀作品,收录成册,几乎就记录在文艺报的历史里了。

        可能真的是写的好吧,才会被文艺报看上,并且收录。

        抱着这个想法,他再一次的看了一遍红楼梦的前五章。

        从甄士隐好了歌悟道,到林黛玉进贾府,再到金陵十二曲记录的十二位女裙钗。

        “精彩,精彩至极。”

        红楼梦好就好在能够让人看进去,节奏紧凑,发生了什么事情,一目了然。

        虽然形容词多了一点,但是看的不让人腻味,这也只能归功于--古人不会水字数。

        五章里交代了很多事情,也出场了极多的人物。

        这些人物,都有着各人鲜明的特色。

        网络的更新比较快,他已经追到了最新章,对于红楼梦的理解不限于这五章,但是,短短的几章,真的交代了太多的东西。

        个性鲜明不说,每个人的神态,以及性格特点,都是一目了然。

        再到后面,王熙凤毒设相思局,刘姥姥一进荣国府,这都是将人情世故体现的淋漓尽致,想来,作者的情商非常高,才能字字珠玑,写出那么多段对话来。

        “红楼梦能上文艺报不是没有缘由的,作者是谁?”

        “姜然?”他错愕了一瞬,不是“皆然”吗?看来这个是真名了。

        但是,这个名字......

        他迅速的翻到了前面,两首词,果然都是出自姜然之手。

        “这还是人吗?”

        不,是神吧!

        一次上了三部作品,文艺报自创立之初,也就只有王淮一人做到过了。

        那个时候,王淮意气风发,一篇关于孔子的论文把儒学研究者的思想几乎是倒过来翻译,结合时代背景,以及思想对于现实的意义,几乎是形成了现代儒学的思考方式,独特的理念震彻文坛,引以为文坛领袖。

        “所以说,红楼梦是歌手写的?”这一刻,李虎觉得有些梦幻。

        什么时候,网文这一行,歌手都能来插一脚了。

        写的还这么......富有年代感?

        如果不是真的亲眼看到,很难把姜然和红楼梦联系起来。

        他打开了自己的自媒体账号,在后台编辑着。

        他推过一次红楼梦了,那个时候,还是刚刚发布的时候,直接把红楼梦推到了新书榜第二。

        号召力还是有的。

        《红楼梦》的二次推荐。

        标题写出来之后,他耐心地敲着字数。

        以往的推荐,都是写一本书如何好,适合某种读者,但是红楼梦,反倒是不好推荐。

        怎么形容它怎么好?

        亮点太多了,无法描述。

        适合什么读者?

        至少,在他看来,老少皆宜,男女不忌,适合全人类研读的作品,光是里面的人情世故,就够一个人拿捏的了。

        凤姐见了刘姥姥会说,“亲戚们不大走动,都疏远了。知道的呢,说你们弃厌我们,不肯常来;不知道的那起小人,还只当我们眼里没人似的。”

        刘姥姥只管回,“我们家道艰难,走不起,来了这里,没的给姑奶奶打嘴,就是管家爷们看着也不像。”

        凤姐,“这话没的叫人恶心。不过借赖着祖父虚名,作了穷官儿,谁家有什么,不过是个旧日的空架子。俗语说,‘朝廷还有三门子穷亲戚’呢,何况你我。”

        各色人物,人生百态,尽显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