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开启国风时代在线阅读 - 第一百章 催个更(求月票!!)

第一百章 催个更(求月票!!)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这一首词,带给了天下文坛一个重磅。

        杨修明是第一个发声的。

        此刻。

        云州大学文学系办公室内。

        杨修明感慨的看着文艺报上的那首小诗。

        小诗不长,他已经也看过一遍了,但是,再次看见,却是出现在了文艺报上。

        可能,现在天下喜欢文学的人,都在看着这张薄薄的纸。

        纸虽小,却是写满了大学问。

        所有的文人墨客,都会写古体诗,会写宋代流传甚广的词,但是,在杨修明看来,没有几位能写出来那种感觉的。

        姜然,非专业出身,但是却能够写出一首如梦令,一首声声慢。

        这如何不让他欣喜。

        云州,出龙了啊。

        从多少年前开始,云州只有一个杨修明,作为天下文人的翘楚,近些年,还有一个翟斌,只是,翟斌与之相比,就差了很多,无论是声望,还是经年沉淀下来的学识。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但是评价一个人怎么样,还是有迹可循的。能够达到王淮那样有口皆碑的程度的,从清末到现在,也就只有他一个人了。

        “一首小词,可以名动云州了。”杨修明如是说道。

        云州不大,住的久了,也就那么大的地方,要说小,更是大可不必,无论是经济文化底蕴上,在天下九州之中,都是排行前三的。

        风云变化,很多人只是在最初就嗅到了苗头。

        一首《如梦令》,第一天刚刚发布,便有了超过二十万的反馈。

        差评只占据了百分之二。

        只有几句的词,却是引人深思。

        依旧是那种简短的风格,清新淡雅,但是让所有人看了之后,都是眼睛一亮。

        “翟斌你看看这首词如何?”

        “非要评价吗?”翟斌推了推眼睛,带着笑意的看着杨教授。

        杨修明点了点头,“不是评价,是我们客观的提出见解,我们永远要站在学者的角度去看待事物,去看待一首诗,一首词。”

        “我觉得,这首词,虽然语句不多,并且用的都是常见的景,但却写出了婉约词的美感,将婉约派所有的特点,所有的美,展现的淋漓尽致。”翟斌面色正了正,“它表现的情感非常细腻,婉转清丽,就像是和风细雨,如破晓之霞。”

        杨修明点了点头,“那你觉得写这首词的人,处于一个什么样的文学水平。”

        “我不敢说。”翟斌顿了顿,“我觉得他的成就应该还达不到这种程度。”

        “没有什么不敢说的,照直了说,没有人会追究你的。”杨修明笑着说道。

        “能够比肩巅峰王淮。”说完之后,翟斌吐出一口气,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一般。

        他很难相信,自己一直努力的目标,有人轻而易举的就能够达到。

        王淮是现在文坛的神一般的存在,宗师之境,寥寥几人能够比肩,放眼望去,多少人都以王淮为目标。

        学术造诣上,王淮,已经达到了现代人所能够达到的巅峰。

        他才四十多岁啊!

        然而,这首词上,完全能够看出巅峰王淮的影子。

        从诗的结构,用词,语言风格,完全跨入了自成一脉的宗师之境。

        “你觉得他年纪轻,达不到?”杨修明反问了一句。

        “我只是觉得不太可能......”翟斌说道。

        “你看看这个。”杨修明将后两页的文艺报也递了过去。

        “这是什么?历史杂谈板块呢?改成小说了?没听说过呀。”翟斌看了一眼之后,有些惊奇。

        “你先看一章再说。”杨修明转过了头去,眼神之中带着赞赏,“小伙子歌唱的也不错来着?把古典诗词改成歌曲?我先听听。”

        翟斌倒是没有想到姜然能够得到杨修明这么高度的评价,爱屋及乌,就连姜然的歌曲也去听了。

        “这小说也是姜然写的?”翟斌惊讶的向着杨修明看了过去。

        此刻,杨修明已经戴上了耳机,“慢慢看。”

        “这离恨天,灌愁海水?”翟斌越看越是惊讶。

        “补天石?茫茫大士,渺渺真人?”翟斌摇了摇头,合着你在这儿写修仙文呢?

        另外,仙侠小说翟斌也看,《九重天》他也追过,他觉得这种符合年轻人的写作方法很有意思,但是你这个修仙也太古老了吧!

        好像都不是修仙了,是在看古代的志怪小说一样。

        “这该不会是真的写古代志怪的吧。”翟斌好奇的继续看了下去。

        画风一转,通灵宝玉下界。

        写到了甄士隐和贾雨村的故事,翟斌觉得有些深意,也继续的看了下去。

        看到好了歌和甄士隐给好了歌的注释之后,翟斌便再也放不下去了。

        “这看的太豁达了,该不会要出家了吧。”

        果然,刚看到第二回,甄士隐修行去了。

        当看到黛玉进贾府之后,翟斌惊为天人,“这个群像写的太好了!人物性格,言谈方式,像是真的浮现眼前一样。”

        第五回。

        红楼十二曲,还有上中下的判词,看的他默默不语。

        逐字逐句的想着曾经出现过的群像。

        “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

        “二十年来辨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

        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兕相逢大梦归。”

        “这是每一首判词都有隐喻么?”翟斌皱眉紧锁,“这一回,交代了太多了。”

        很快,杨修明一曲听罢,又点了个单曲循环。

        他觉得姜然不仅仅是词写得好,歌唱的也非常到位。

        很棒的年轻人。

        “怎么样,还在想啊?”杨修明看着翟斌一脸愁眉苦脸的模样就想笑。

        他刚刚也是这种表情,想着那些判词和红楼十二曲所预交代出来的事情。

        但是思来想去也只是能够想出来荣宁二府没落,但是这个,在前面冷子兴谈论荣宁二府的时候,已经有些苗头了,其他的倒是更伤脑筋,只能猜出一二来,还不完整,因为五章之内,能够交代的也太少了。

        想到最后,也就不想了,反正文艺报不会只是刊登这么一期的。

        微博上,杨修明@了一下文艺报,“这次的质量不错。”

        顺手@了一下姜然“催个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