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开启国风时代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七章 乐评人

第八十七章 乐评人

        《知否知否》这首歌,他是注意到了的,但是当时只是排名第五,他也只是听了几句,感觉还不错,只不过不适合他,因为有些东西,真不是适合所有人的。

        古典,只是感觉没有那么的有代入感,也就是说,和平常听的歌,是两种东西,他对于新的事物,还是有一些稍微的抵触的。

        但是,这首歌的蹿升速度很快。

        甚至把胡询都压过去了。

        胡询是明摆着,金宇力推的小鲜肉了。

        这又是哪路神仙?

        他又去百度,又去查资料。

        看到了姜然的那张脸之后,张锐不禁下意识的扶额,“这又是哪家推出来的小鲜肉,不对,小鲜肉也没有这个颜值的吧?”

        看起来像是个邻家的阳光大哥哥一般,笑起来很暖,再加上一身运动服,看起来像是标准的帅哥?

        看起来倒是比所谓的小鲜肉强多了,实力怎么样另算,总之,再差也没能比胡询差就对了。

        “对了,锐,《知否知否》你听了吗,我觉得还不错,可以投一期试试。”

        “知否?”张锐微微惊讶,“那首歌我听了,只能说还算不错而已,不值得单独写一期吧?”

        “你听完了么?”年轻人看着张锐的神色,也是微微惊讶,“这首歌何止是不错啊,这首歌能占据新歌榜的第一,我觉得名副其实,刨除运营的成分,这首小众歌曲,应该还是挺能打的,质量也值这个分量。”

        “是吗?”张锐听到朋友这么说,沉默了一瞬,“我去听听。”

        “对,这首歌我听着也不错,应该算是近期的巅峰之作了,我倒是觉得这种风格还没有人敢写,古风的创意场景,再加上现代的情情爱爱的结合,其实这首歌的歌词,绝对是一个新的高度。”

        “那首《如梦令》么,我看了,写的是真的好,诗词和歌曲的结合,绝对是酣畅淋漓的。”

        “如梦令确实好,我一个在雷州大学学中文系的朋友,他说他们导师,对于这首词都是赞不绝口。”

        “词不说,单说这首歌,作词,作曲,编曲,演唱,都是姜然一个人,虽然还有一个版本是他和黄金华老师翻唱的,但是原唱真的很难被超越,一个人把所有的事情全包了,这是逼死后期啊。”

        “我倒是觉得,他和黄金华老师水平不相上下了,我能听的出来,跟黄老师的对唱,游刃有余,甚至还是带着黄老师的节奏走,当然,也不排除黄老师是故意让着姜然的。”

        张锐懵了,他不知道,这些朋友怎么都好像一个个都很懂这首歌一样,好像,这个工作室里面,只有他自己不懂这首《知否知否》?

        他决定去听一听,如果真有他们说的这么好的话,那这周的期刊,真的要投这首歌了,牧羊人词曲虽然可以,但是演唱实在是不合胃口,他搞不来,刚刚牧羊人的稿子还被毙了。

        张锐喜欢自己静下来,欣赏一首歌的时候,都会把自己关在一旁的吸烟室内。

        空间太小,所以处理私事的时候,都会在这个还算是比较空旷的吸烟室里面进行。

        听歌也是一样。

        当前,他躺在摇椅上,戴上耳机。

        耳机是限定款,听歌到了他们这个程度,对于音质的标准更高。

        “......”

        “昨夜雨疏风骤

        浓睡不消残酒

        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

        “......”

        一首歌很快的听完,张锐吸了一口烟,之后轻轻的把烟头抹掉,站在窗前,打开窗户,让窗外的风吹了进来。

        “知否,知否

        应是緑肥红瘦......”

        良久,不知道单曲循环了多少遍,他才回过神来。

        这一刻,他发现以前他错了。

        错的很离谱。

        甚至错过了这么一首好歌。

        歌曲的好坏,他作为一名专业的乐评人,不能仅仅听那么一两句就行的,

        你听到的只是那一两句的好坏,评价的,也并不客观。

        这首歌,就让他找到了一种新的可能性。

        以前一直提倡的,是国风的概念,是一种风格,同样虚无缥缈。

        现在么,他看到了希望。

        可能,这就是国风吧。

        古典的诗词,再加上全新的编曲,融合进了新的故事当中,变成了一种全新的表达方式。

        他尝试着再去搜索一下姜然这名歌手。

        代表作,两首分别是:《声声慢》和《知否知否》。

        张锐眼睛一亮,立刻点入了声声慢的页面。

        声声慢是一首类似于民谣的歌曲,调子轻缓平淡,但是中间的戏腔一起,他感受到了一种头皮发麻。

        “这也是姜然唱的吗?”他不禁嘶了一声,“这太不可思议了。”

        戏腔,在他唱出来,就像是清澈的清泉一样,本来毫无涟漪的歌声,瞬间布满了一种淡淡的寂寥感。

        没有任何配乐,几乎就是干唱的。

        但是声音,却可以弥补各种不足。

        根本不需要配乐!

        至于修音,这种声音是能够修出来的么。

        而且气息很稳,没有丝毫的波动,游刃有余的感觉。

        “可能这就是神吧!”放下手中的耳机,轻轻地感叹。

        《牧羊人》和知否比起来,渣都算不上,无论是配乐,作曲,还是演唱方面,都是单方面的吊打。

        从演唱风格,到技巧,全方位的碾压。

        “这才是它该在的位置。”张锐看着歌曲的排行说道。

        翻阅了大量的资料之后。

        “这是我第一次这么用心写乐评。”

        拿过旁边的一张纸,在上面缓缓的写下来。

        乐评,是对于一首音乐整体的把控的评价,还有作词人,乃至于作曲,对于这首歌的思考,做一个整体的评价。

        这样一来,得出来的乐评,就会更加的丰满。

        他很喜欢写这些,一来是为了养家糊口,另一方面,是真心的喜欢音乐。

        只不过这一次,他不仅仅是针对音乐。

        仅仅是针对姜然这个人。

        姜然让他看到了音乐新的一面,缓缓的展示出来之后,让他仿佛找到了一种新的模式。

        很快,一篇标题名为《国风音乐新时代的二三事:姜然》在纸上写出来,紧接着,他迫不及待的走入室内,用电脑敲出来。

        “这是来灵感了?”

        “你们说的没错,知否知否这首歌,确实是大宝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