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开启国风时代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八章 退亦忧

第六十八章 退亦忧

        难得的周末,不用加班,可以一直的瘫在床上。

        但是米粒却不让他那么消停。

        两只小爪子从早晨开始,便是给他的头发进行梳理。

        姜然无奈,只能是起床。

        闲下来,坐在客厅里,刷了刷微博,看看节目组又买了哪几个热搜。

        热搜第三:古典美女究竟有多么美?

        热搜第六:《歌声新时代》最惨人气第一诞生。

        热搜第十:学长,要不你自己当评委吧。

        三条热搜,直接将热度推上了高潮点,最为直接的,就显现在云州影视app的播放量上,已经超过了四百万播放。

        没有任何的预兆,虽然这一次的热搜数量少了一些,但是都占据着重要的位置。

        尤其是热搜第三,热度上升的很快,很有能够冲到第二的趋势。

        姜然点开,果然,是自己的女装照。

        热搜预定,真的不是说说而已。

        是真的能够上去。

        姜然也万万没想到,会冲到这么靠前。

        本来以为,会在热搜的吊车尾,有一个“某十八线不知名男明星女装不雅照曝光,尺度大到发紫。”

        然后再被自媒体刷屏,一系列的软文之类。

        但是,想象中的场面并没有出现。

        直接怼到了第三的位置,还是正面评价。

        果然,自己的百万粉丝,真的不是一般的给力呢。

        另外,为什么热搜名字这么奇怪。

        古典美女?

        明明是古典美男好吧,下一次粉丝福利拍汉服,一定要把形象扭转回来。

        翻了翻下面的评论。

        “这就是古典美女么,这身材无敌了,就是这个身高,会不会太高了点?”

        “美啊,不可方物的那种美,美的纯粹,没有丝毫的杂质,天然去雕饰。”

        “四千年一见的美女实锤了,可能这就是仙人吧。”

        “紫色的古装真的是美炸了有没有,虽然只是露出半张脸,但是可以想象,整个人是多么的风华绝代。”

        “如果不是标题,我差点没认出来这是男的。”

        “哥们你火了!”

        “已l。”

        “楼上是个狼灭。”

        “这么多音乐圈的大佬转发,这首歌我去听听。”

        “前排,《知否知否》我听了,真的不错,推荐给你们。”

        “美女的气质跟知否太吻合了。”

        摇了摇头,没有多想,热度这不就来了么,完全能把这些网民的好奇心,换成歌曲的销量。

        刷了一下新歌榜,赫然排在了第四位,距离第三名,也差距不大了,很明显,按照这个趋势走下去的话,可能到月末,拿到第一也不是什么难事。

        再往下刷,刷到了谭凯的那条热搜。

        “哈哈哈,心疼一下谭凯。”

        “都去抢姜然了,还哪有绿灯给你通过!”

        “没看到姜然周边都是绿油油的吗,你没灯了,放弃吧。”

        “笑死,姜然还是适合去当评委吧,下面硬币上不是说了,上天都这么安排,从了吧。”

        “弱弱的问一下,谭凯我知道,姜然是何方神圣?”

        “楼上的孤陋寡闻了不是,出门右转,热搜第三那美女就是,不用谢。”

        姜然不知道过了多久,方才翻到了一些正常点的评论。

        在热搜的最下方,最不起眼的角落里,有着一个《歌声新时代》递交一线节目申请单。

        对于广大网民来说不重要,但是对于歌手来说,却是极为重要。

        因为节目组的评级程度,就代表着他们这些艺人能够获得的更多的宣传,名气也会从无到有的聚拢起来。

        人气。

        对于他们这些艺人来说,极为重要。

        每一个一线节目,都代表着巨大的流量,在姜然看来,这是意外之喜了,对他可能没什么太大的作用,但是,节目的综合评分,绝对会提高不止一个档次。

        姜然还是很期待的。

        “这次热搜买的少了啊,才三条,上次还是五条来着。”姜然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正打算关掉微博,却在下面蹦出来一行海报,海报下面,才是退出和取消。

        海报的宣传图,是节目组的官方制作,甚至,姜然还看到了自己的身影。

        “原来这儿还有个彩蛋。”姜然点了进去,里面的网页内容,正是歌声新时代的官方微博。

        置顶的,则是最新一期的内容剪辑,包括很多内容,上面密密麻麻的弹幕。

        “慕名而来。”

        “为了古典美女而来。”

        “我要看女装。”

        姜然看了一眼自己不断增长的粉丝数目,陷入了沉思。

        先前的一百万,是因为那首声声慢的诗词,和综艺上的点评才会吸引这么多的粉丝,而现在,另外的一百万。

        则都是冲着自己的女装来的。

        换句话来说,都是馋自己的身子!

        呸!

        一群老色胚。

        不知道该说什么,姜然放下了手机,准备今天出去玩儿一天。

        “那个,工程现在到了要紧的时候,智莲大和尚那边工期催得紧,您用不用去现场看看。”微信上,发过来一条消息。

        “去,就当去玩儿了。”姜然笑着说道。

        “那您等我,我一会儿就来接你。”

        说话之人,是赵庆。

        赵庆现在是古建筑部门的设计负责人之一,同时,也是姜然的私人助理。

        看到赵庆的第一眼,姜然便是笑着迎了上去,“看来我那点中药还是有效果的嘛。”

        “嗯。”说到这个,赵庆的脸上露出感激的神色,“我原本以为都没救了,现在看来,您真是神医啊!”

        “算了吧。”姜然摆了摆手,中医太过复杂,远不是看几本书就能入门的,“你随便找个中医看一下,都有这种效果,而且我的水平并不高,只能让它不再恶化下去,其他的,还得看具体的情况。”

        “这已经够了。”赵庆挠了挠头,笑着说道。“那我们走吧。”

        “好。”

        ......

        再次过来的时候,桃花已经凋零了,满地的花瓣,孤零零的落在地上。

        看到这一幕,再联想到前几日,颇有些感怀。

        姜然将这一幕照了下来,发到了微博上。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仅仅是配合上了两句诗,姜然便收回了目光,不再过多的关注,继续向着山顶上走去。

        最先看到的,是翟斌。

        此刻,坐在办公室内,翟斌反复的念着这句话。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这是何等的胸襟和气概啊。”

        一旁的一位老教授听了一下,也是转过头来,“你刚刚的那句诗再给我念一下。”

        “怎么,您听过?”

        “没有,所以才让你再念一遍。”

        翟斌笑着再重新的复述了一遍,看着老先生。“这是一个年轻人发的微博,现在啊,这些小家伙,都是鬼才,前几日给您推荐的两首婉约词,也是他写的。”

        “姜然?”

        “对,姜然。”

        “前途不可限量啊,是我们云州的骄傲,婉约词写得好,现在随口一言,又是可以流传千古的名句,后生可畏啊!”

        翟斌点了点头,确实是后生可畏。

        因为姜然的年级还轻,本就是年轻人,看了他的档案履历之后,才越发的觉得不可思议。

        他才二十一岁?

        换算一下,十七岁上大学?

        如果这都不算天才的话,那么谁能算是天才了。

        这个学霸人设算是稳了。

        “有时间可以认识一下,这么好的一位婉约词人,少见了,而且,刚刚的那两句,在意境上,已经不比一些婉约词差了。”

        “我觉得也是,我挺喜欢他的诗词的,我觉得,这位的天赋,绝对是最顶尖的,有当年王淮教授的风范了。”

        “王淮啊,他当年可锋芒毕露多咯,文人的一身傲骨,他倒是比旁人多长了几块,现在也五十多了,锋芒都快要收敛了吧。”

        翟斌深以为然,“我还记得,我八岁的时候,读到王淮教授的诗,当时惊为天人,那个时候,王淮教授也不到二十岁吧。”

        “嗯,他的诗词歌赋确实是有两把刷子,而且潜心做学问,现在都快成圣人了吧。”老教授感慨。

        “还差点,不过也应当算是一代宗师了吧,学贯中西,雷州是捡到宝了啊。”

        “嗯,这倒是,当年我邀请他过来,我给他说雷州文化不昌盛,他倒是好,直接一句话把我怼回来了。”

        “嗯?杨教授也有吃瘪的时候?乐意见闻。”翟斌笑着打趣道。

        “他说,读书,不是为了逃离文学贫瘠的雷州,而是为了改变文化落后的雷州。”杨教授突然有些感慨,轻轻地一叹,“他是个真正的文人,一身风骨,可比肩日月。”

        “嗯。”听了这句话,翟斌下意识的点头。

        “他的字写的很好。”

        杨教授没来由的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一张巨大的宣纸上,王淮将诗句誊抄下来,不住的点头。

        “这种境界,真是让人向往啊,姜然,真的是个大宝藏。”王淮停下笔尖,看着字迹,感慨道。

        王淮在其中看到了一种人生观。

        类似于舍己为人,但是又不是,比这种情感要淡一些,倒像是老师这种职业,为后来者铺上一层前路,燃尽自己,照亮来者。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

        进亦忧,退亦忧。

        是这种感情。

        所以,仅仅是两句,也是让王淮心生感慨。

        很快,他又是写了一遍,这一遍,又是有了新的感悟。

        明着是写景,但是暗着,却是在隐喻着飘荡的落红,像是一位失意的古代官员,迎着浩荡的夕阳,走在辞别朝堂的路上。

        虽然身似枯草,但心中所想,依旧是君王之所想,所急,依旧是君王之所急,将此心托付给后来人,自己则是舍了一身残躯,飘零坠落。

        “好诗句,好意境啊,姜然真是大才,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相见,不过我想,应该不会太远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