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金枝夙孽 >章节目录第二千六十七章 龙引川
    “或许,她早发现了这弊端,而之后发生太多事情让她分身乏术。又或者,她根本高傲到无需改变,从来没有人能在她力量死角之中出现,那个点没有任何人能找到,他们没有发现的眼,也没有与之对应的胆量,更没有处变不惊时的坚定信念。”合周顿了一下,“可是我们手中有另外的一支杀手锏,就是将军宝刀上的歌魅碎片,灵魂的天性会让她没有丝毫意外的找到那个能够躲开庞大力量攻击的死角!”

    阿森底这下子又彻底服了,合周公子能够突破一切困难,真的不是白说的,他会把一切别人给的困难原封不动的交还给敌人,阿森底觉得自己有点心疼虎克苏了!从自己的经历来看,虎克苏为了得到那两条歌魅的灵魂,一定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要是他现在能够听到合周公子的分析的话,一定会被气的直接吐血吧。那场景会有多美妙呢,现在看来自己可以拭目以待了。

    现在他们开始寻找那样的地点了,首先合周公子选择了西边,这边的力量会比较弱。而关于力量迂回的那个交合点,他看了看仍然在他手中拿着的那把阿森底宝刀,“与自己灵魂自相残杀的场面,您一定不想看到吧,躲开那些攻击的力量,或许您可以把它的力量合在一处,与这把刀共存!”红色的光芒在刀柄上持续震动。

    看到这样的场景,阿森底的心放得更实了,那是歌魅的回应!这将会是很完美的四两拨千斤,不过阿森第的担心很快转换到了下一个环节,之后呢,他们是能够躲过这一击,也许可能成功进入树洞,可是后面的虎克苏也必然会很快的追上来,他会发现他的失误,而且更加的气急败坏。等到了墓穴之中,那里面必然会比现在这里狭窄,而且他的力量那么庞大的话,一直追进去下去抓到他们,会让虎克苏觉得是是志在必得的事情。

    那家伙的报复心理很重。从前又只能过寄人篱下的生活。要是现在一朝得势,恐怕折磨人的招数,会五彩缤纷。越是懂得怎么折磨人的人,就是怕落入别人的手心。不会的,绝对不会有那样的时刻,阿森底闭着眼睛咬了咬牙,无论如何自己也不会落入虎克苏的手心。

    合周带着那宝刀在这棵榕树周围一连转了几次,不过很显然都没有找到合适的位置,因为宝石的反应并不剧烈。阿森底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难道力量的死角并没有出现,甚至更有可能,虎克苏已经发现了这一点,他提前做了预防,他与他手上的那条歌魅灵魂有了更加密切的配合,他们能防御一切,来自他人的算计。因为这里是恐怖之地,这里也是虚幻之地,一切皆有可能。

    时间仍在延续,结果没有出现,阿森底有些着急的问合周公子会不会出了什么问题,他们会不会一直都找不到那一点。

    平时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合周公子这一次也出了点冷汗,他的推论听起来无比正确,但是真正实行的时候,宝刀上的宝石,亮过两次之后就再无反应。那个力量被喷出,力量又被自己吸纳的那个点到底在哪里?

    合周忽然退后了几步,看意思是要换一个地方观察一下这棵古树!阿森底扭头看了一眼那些被触须劈开的沙地,到现在还成沟壑深丘状。合周公子只是一个文生公子,经不起上下折腾。现在他们这番逃命已经将这位公子累的不轻了,要是在上下那些沟壑深林,恐怕会很快体力不济。他马上把刀插在腰间。要代替合周公子去看。合周公子想了想,把手中的宝刀交到阿森底手上,“一会儿把你所看到的景象,高度,因为与大致的距离,全都描述给我听,不要掺杂自己的想法,只说出眼睛看到的东西就可以了,尽量让自己回归到小孩子的时候,描述那种一眼,所见的感觉,不需要多看,只要一个最初的感觉!”

    阿森底的身手很利落,没多一会儿就已经爬到了其中最高的一个沟壑上面,沙地的裂缝,一览无余的进展,在他眼前,那是他之前从来没有看到过的地方,这里的沙子可是像水一样,能够流动到任何低洼地方的沙漠。它从来都不会有笔直的走脚,它从来都会是柔软的起伏,但是现在它竟然像那些僵硬的土地一样,高耸起自己的棱角。他回想起合周公子刚刚说到的话,不要添加自己的思想,不要在这上面感叹什么,只说自己一人所见的东西。让他的眼睛成为合周公子的眼睛,他开始大声的描述他所见到的地貌,“这里面备受树须的力量蹂躏,劈出来的深沟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更深,而且非常的松散,它们并没有彼此联合的意思,似乎彼此都在分裂,而且极尽分裂!另外它们的延伸方法,也比他们所想象的要更加深远,现在从他站的这个地方这条沟壑一直延伸到看不见的所在。”阿森底现在在想,会不会这些裂缝已经延伸进了大汗的汗帐之下,或者是现在所有沙漠上的人,都在奔走相告,他们看到了这样古怪的裂缝!

    合周很庆幸,阿森底描述很上道,把高下的落差说的很清楚,延伸的角度方向,也描述的很好,关键是他手上比划的动作,能够让自己一目了然。然后,一个发现,在他心中出现了雏形,慢慢的延续,另外的一些推论总结成了一个显而易见的结论。那个藏在幕后指挥一切的人,是懂得太极八卦的。连他指挥的树须拼出来的这些沟壕深涧,都是按照阴阳调和的方位搭配的。龙引大川,其势若腾,那个幕后的指挥者,很不满这里只是黄沙荒蛮之地。他更喜欢,那些在壮丽山川之上构建出来的大起大合的龙腾之势,可是这里除了沙子,就只剩下了风,能看到最美最壮丽的场景,就是风舞狂沙,无论如何,也比不了指使者心目当中的名川傲然耸峙,雄踞冲天!合周觉得,自己终于能够长出一口气了,之前,他觉得,他一定是个怪物,什么都不懂,按照怪物的思考方式思考,按照怪物的想法做事,那样的话会完全没有条理,也无规律可循,也会让自己这种从来都只知道怎么跟人斗争的人,无法把握到必要的功率,也就无法控制,更无法破解它的并不缜密的胡作非为!但是,现在,很神奇的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