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锦衣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你配吗

第六十章:你配吗

        啪!

        张静一拍案。

        他的目光横扫众人,随即冷笑道:“我是锦衣卫的子弟,从前的时候,我总听我的父亲说起当初的时候,那时候,咱们锦衣卫出门在外,是何等的威风?”

        “……”

        张静一已将一只脚架在了长条凳上,目中发出精光,似乎散发着无穷的气概。

        “你们也大多都是厂卫子弟吧,应该也和我一样,从小到大,便听你们的父兄谈论起从前,天子亲军,缉贼捕盗,监督百官,薰灼中外,谁敢不从?”

        校尉和力士们听到这里,眼里不由自主地放出光来,或许是伴随着酒精的作用,已有许多人摇摇晃晃的点头了。

        “你们和我一样,都有幸能够接替父兄的职事,我们入这锦衣卫的时候,是怎么跟我们说的?说我们是天子之鞭,抽挞天下,缉拿不法,天下的贼徒,闻之丧胆。”

        依旧还是鸦雀无声。

        只留下张静一嘶哑且愤怒的声音:“可是现在呢?现在成了什么样子了?我们天子亲卫,现在却成了一群滥官污吏的帮凶,仰人鼻息,视为家奴!”

        许多人低下头,咬着唇,更不敢做声。

        借着酒精的作用,张静一怒发冲冠道:“来,看看姜健,姜健只是去询问一桩案子,这是我们锦衣卫应尽的本份,得来的是什么呢?得来的是一顿痛打。你看……你看……”

        张静一一把拎着姜健的后襟,给其他人展示:“都看到了吗?都是爹娘养的,都是有血有肉,你们父兄们还在的时候,将你们捧在手心里,生怕你们受一分半点的委屈,可他娘的……”

        张静一龇牙,恶狠狠地道:“一群阉奴们说打便打,这一顿打,重不重?我看并不重,总还没有将人打死,姜健不还活着吗?”

        “可是……”张静一解下了腰间的绣春刀,哐当一下,丢上桌案,这沉重的佩刀砸在酒菜之中,顿时哐当作响,酒菜泼溅的四处都是。

        张静一口里接着道:“可是我便是咽不下这口气。我张静一他娘的来做锦衣卫,不是来忍气吞声,不是来给人区区几个东厂阉奴来做颍泉的。我他娘的……”

        张静一抖了抖身上的钦赐麒麟服,挺起胸膛:“我他娘的是奔着堂堂正正的天子亲军来的,是奔着这锦衣卫威风凛凛,逻卒四出,天下骚然的气概来的。今日这个事,得他娘的说个清楚,不说清楚,我这百户不干也罢!”

        众人个个眼睛发直地看着张静一,一时之间竟接不上话。

        “你们怎么说?”张静一拍案,恶狠狠地道:“是跟着我走,还是去做鹰犬?”

        “……”

        张静一怒视着每一个人。

        一旁的王程已是半醉了,三弟的面子还是要撑着的,摇摇晃晃地站起来道:“自然是跟着张百户。”

        “对,跟着张百户。”酒精的作用,让众人纷纷热血起来。

        “好!”张静一斩钉截铁:“既然如此,那就去算一算这笔账,今日非要评一评这个理不可,要去评理的,都跟我来。其他的随意,你们继续喝酒!”

        张静一说着,提起了溅满了酒菜的绣春刀,跨在腰间,手按着刀柄,踏步便走。

        众人依旧愣在原地,这时候大抵是脑子有些不够用。

        只有邓健咕哝了一句:“他娘的,张家怎么出了这种人,不好好娶妻生娃……非要挨千刀。”

        骂归骂,邓健却已和王程一同追了上去。

        而其他的校尉和力士们一个个既局促,又有些激动,可内心深处,似乎又有些许的胆怯,一时之间,愣在原地,进退维谷。

        张静一走了几步,见身后只有两个义兄,眼皮子也没有抬,侧目对一旁的邓健道:“待会儿不跟着来的,拿小账本记下来,也不是要秋后算账,主要是便于记忆。”

        邓健:“……”

        这一下子,本是借着酒劲,有了几分胆气的人再没有犹豫了,纷纷拍案,按着刀便呼啦啦的跟了上来。

        当然,也有人留下的,毕竟他们只是想来当差。

        为首的一个,叫张继,张继只默默地坐在酒桌边上一动不动,对此浑然不觉。

        数十上百人浩浩荡荡,尾随张静一出了百户所。

        此时,天虽然还未入夜,可不知什么时候,天上突然乌云滚滚,似有雨似降未降。

        这翻滚的乌云,隔绝了日光,令张静一的脸色越发的阴沉。

        厂卫不分家。

        所以这新设的锦衣卫百户所,距离隔壁的东厂清平坊理清司不过百步之遥。

        这边锦衣卫有了风吹草动,骤然引起了沿途路人的好奇心。

        他们第一次见如此多的校尉倾巢而出,个个心中憷然。

        张静一率先抵达了理清司门口。

        理清司早有人进入堂中去报赵档头。

        赵档头倒是一笑置之:“下午的时候,听这些人在喝酒,现在还不消停吗?”

        于是他亲自带着当值的十几个东厂番子出来。

        两股人马,恰好在中门撞了个面对面。

        赵档头挺着胸,笑着道:“张百户,怎么有闲来此?又是问前日的那一桩钦案吗?”

        赵档头对于张静一,还是有些忌惮的,毕竟据闻此人和陛下有些许的关系。

        当然,也只是忌惮而已,他毕竟是东厂的档头,他这档头走出去,莫说是寻常的锦衣卫百户,就算是千户,也不会有什么畏惧,毕竟……赵档头的身后是东厂。

        张静一已上前:“不错,正要问。”

        “无可奉告!”赵档头冷漠地扫视了一眼张静一身后穿着鱼服的众校尉和力士。

        这些校尉和力士见了赵档头的眼神,骤然之间又胆怯了,个个垂头,目露惊慌之色。

        赵档头不客气地道:“照大明律令,东厂不但有刺探之权,且并锦衣卫官校,亦得稽察!”

        意思是,你锦衣卫监督百官,而我东厂监督锦衣卫,你凭什么来问我?

        张静一一挑眉,凝视着赵档头,赵档头显然显得不耐烦,毕竟东厂的人被锦衣卫的人堵在家门口,是一件很不体面的事。

        这已是挑衅了东厂的威信了。

        张静一随即道:“你和我讲国法?”

        赵档头愈加不耐烦道:“张静一,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不要滋事,立即收队回去,今日的事……我既往不咎……”

        他话音落下。

        许多锦衣卫已是开始打退堂鼓了。

        便连邓健也轻轻地扯了扯张静一的衣袖,示意差不多得了。

        张静一笑了:“那就来讲国法……”

        “张百……”赵档头怒吼。

        可最后一声户还没有出口。

        赵档头便眼前一花。

        一巴掌忽地打下来。

        啪!

        干脆利落。

        这一巴掌正中赵档头的太阳穴位置,半边巴掌直接摔在赵档头的眼窝上。

        呃……

        历来只有欺负人,从不曾被人欺负过的赵档头一声惨叫,连忙捂着自己的眼睛嘶声嚎叫。

        “你……”

        这时,张静一语气平稳,慢条斯理,却又掷地有声地打断他:“他妈的,你是个什么东西,无品无级,不过临时征募的档头,也敢站着和我世袭千户,亲军正六品武官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