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剑影横秋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九章:诡书之灵

第四百四十九章:诡书之灵

        燕希玄觉得那也不太可能——首先,灵隽作为神器之灵,又见多识广,没有哪个毒师会寄希望于自己暗搓搓用毒道下毒而灵隽刚好中招;其次,这世上除天心之外应该也不存在什么人能跟踪他和灵隽而不露出分毫马脚……

        毒师的目标是叶定光和幽真鬼王。

        ——如果不是他过分自信,突然跳出来夺万灵图录,可能那个毒师根本没发现他们。

        但不论如何,事到如今他们已被卷进来了,计划打乱,自然只能随机应变。想来灵隽既早有防备,忽然消失必是因为发现了什么端倪,就当这是一次分头行动吧。

        心中转过许多个念头,燕希玄面上分毫不显,他抬眸看向叶定光,微微笑道:“说来实在巧合,你与那位道友交手之时,我恰好路过,想来这便是我也来到此地的原因。”

        叶定光眉头一挑,他总觉得眼前这个灵隽与他认识的那个有些不同,但想到她们本就只是萍水相逢过,彼此不甚了解也是正常,谈何不同——况且,他也没想过真将对方当成同伴来信任……

        此时此刻,因利而聚,便是最好选择。

        两人这副熟稔姿态自然也落入了幽真鬼王眼中,她心中连连暗骂,奈何却也不敢显露,只因经这三番两次波折,她已是强弩之末,不是二人对手,只能忍耐——且只她一人恐难以离开此地,倒不如见机行事,借二人之力……

        三人各怀鬼胎,碍于眼下情况不明,倒也维持了微妙的平衡,一心寻觅离开之法去了。

        ·

        而另一头,灵隽却是发现了一些秘密。

        在老古董燕希玄失手落入陷阱之时,早有防备的灵隽本可以独自逃生——她也确实这么做了,不过待察觉到诡书灵楼的一丝气息之后,她忽然改变主意留了下来。

        自玄明剑中脱身藏入万灵图录,借着图录中残留的英灵气息掩饰自己,又有另一个“灵隽”在前,她便这样隐匿下来。

        原本她做这些是为防万一,没想到误打误撞,万灵图录与燕希玄分开,她便也随着万灵图录去往了另一个地方——正是于陵雨酒泉中布下陷阱之人身边。

        “啪!”

        万灵图录落入一只宽大的手掌中,那一刹那灵隽心中一凛,觉察到此人恐非善类,不好对付,于是隐藏得愈发小心起来。

        好在那人似乎极为自信,并未想过万灵图录之中还藏着一个灵族,他展开图录,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大滩带着凶煞怨毒之气的暗红鲜血——这是万灵图录之主死前所留,图录上还有一些烧焦痕迹——这却是幽真鬼王以其与幽族之主争斗之时留下的损伤。

        “可惜!”

        那人幽幽一叹,颇为遗憾,但接着便喃喃自语:“万灵图录虽已不堪大用,其中的上古之灵倒是可以做成书鬼……”

        听得此语,灵隽立刻明白了此人身份——他便是诡书灵楼之灵!

        昔年,灵隽在琅嬛福地游历,意外落入诡书灵楼之中,后来才知晓那竟是一个针对琅嬛福地的圈套,她与林玉澄一行人虽侥幸逃生,却来不及调查此事背后阴谋便被逼逃入东海。待自东海返回后,几人分道扬镳,灵隽因闭关修行与隐匿行踪,更无多少心思探寻此事究竟,也未从林玉澄、苏清淮、荆虹等人处得知真相,想来此事应还是桩无头公案。

        不过后来,她在森罗鬼界遇见邪灵靖勉,倒是从他那里知道了关于诡书灵楼的一些事情——靖勉对诡书灵楼之灵尤为怨恨,每每提起都要骂上几句,顺便用“我在诡书灵楼留了后门”这事来挽尊。

        灵隽原本并不如何在意诡书灵楼之灵,但今日遇见,她却忽然察觉此人有些古怪。

        而更古怪的是,她本该早就想到这一点,却直到今日才产生这种感觉。

        第一,诡书灵楼之灵灵智甚高,修为必定不容小觑,他为何要假装认邪灵靖勉为主?又为何要与他反目?

        第二,邪灵靖勉曾说起,某日诡书灵楼中的诡书幻境接连崩溃,又知林玉澄曾在诡书灵楼得到三生镜的一面分镜,根据时间可推测诡书幻境之崩溃应是因为三生镜镜灵苏醒之后将诡书灵楼曾从巽镜之上借走的神力夺了回去,幻境失了力量之源,自然无以为继。

        然而靖勉只说诡书幻境崩溃了许多,而不是说幻境全部崩溃了,这说明根据书册营造幻境是诡书灵楼本身的能力,其与三生镜之能实则有异曲同工之妙,两者之间究竟有何关系?

        第三点……也是她刚刚发现的一点:诡书灵楼之灵的声音很熟悉。

        灵隽肯定自己没有听过与这一模一样的声音,但绝对听过极为相似的……究竟在哪里听过呢?

        在哪里……

        灵光一闪,灵隽神色一变,她想起来了,是叶黎的声音!

        叶黎,琅嬛福地青琅城的城主,也是叶定光、叶独美、叶师简的父亲,云烨尊者的道侣,在那场明面上由郁秀尊者发起的阴谋之中失败的逝者……

        饶是灵隽一贯脑洞大开,也理不清这里面的逻辑了。

        诡书灵楼之灵与叶黎究竟有何关系?

        他们是同一个人么?又或者,类似于燕希玄和紫极宗主?

        邪灵靖勉曾参与谋害叶黎,又与诡书灵楼之灵接触不少,难道从未发现什么不对?

        万千思绪纷杂,灵隽莫名又抓住了一个疑点:叶黎与云烨尊者相爱,甚至以有感而孕的方式诞下子嗣……这可能吗?

        有感而孕,历史上确实有过,但其中一方必定是品阶极高或血统尊贵之人,如容时若便是由神器预备役空桑神树孕育而出的。

        灵隽知道此事的时候境界低微,自然觉得叶黎修为不凡,算是符合这一条件,也就没有多加怀疑;但等她修行到如今境界,便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便是叶黎陨落之时,其品阶也称不上“极高”,更何况两人之间隔着的可是神器三生镜营造的幻生梦境。

        那他又是如何能令云烨尊者有感而孕的呢?

        ……

        灵隽越想越觉得玄乎,然而此时诡书灵楼之灵已经行动起来。

        他应是用了天赋神通,转眼便从几乎报废的万灵图录之中抽出一道模糊得轮廓都不甚清晰,显然无论灵性、灵魂之力都已几乎消磨殆尽的灵魂,眼中还带着几分嫌弃。

        这一幕却令灵隽微微恍惚——就在不久之前,她亲眼目睹万灵图录的出世,见证了太始纪元最顶尖的那一批强者化作流星被收入图录之中的一幕,转眼浩劫摧残时光消磨,曾逍遥天地间的强者已是风中残烛,明灭皆不由己,只在旦夕之间。

        没有人能永远强大,但总有人强大着,今日的强者,未来终会陨落,这是最不可违逆的规则,最冷酷无情的公平——她也无法逃离永恒的命运。

        “好在我也没那么贪心……”灵隽心想。

        在她以文艺的惆怅心绪压下悬疑的假想猜测之时,诡书灵楼之灵已经抽出了那道灵魂之中的知识,将它化作了一册书。

        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

        大多数灵魂在诡书灵楼之灵看来没有价值,于是做成了典籍;偶尔有一两个灵魂凝实的,也被他做成书鬼,或许多年之后也会与后来者来一场偶遇。

        灵隽没有阻拦,真正的他们早就已经死了,如今留下的不过是一具遗蜕,以这种形式毁灭或许才是解脱。

        但她也没忘记心中的怀疑,琢磨着是该直接偷袭杀他个措手不及,还是静静潜伏继续探查蛛丝马迹。

        没等她做出选择,异变突生!

        一道灵魂被从万灵图录中抽出,诡书灵楼之灵初时还未反应过来,然而迎面而来的便是一道冰冷刀光!

        是宸!

        灵隽认出这刀意,也就知道这道灵魂是谁,心念一转便明白了——太始遗留之地正是依托万灵图录而存在,换句话说,它应该就在万灵图录之中,只是与她此时藏身之地不在一处!

        她确实没猜错,真实历史上,紫极宗主与燕希玄的谋划最终失败,最后关头,紫极宗主吐血而亡,万灵图录亦在这一战中受创严重,血污图录之后,万灵图录中的世界便悄然改变。

        尔后天心又施展神通,令被收入图中世界的山海界生灵再度陷入浩劫,最终仍旧毁于一旦,只有极少数遗魂受到紫极宗主遗志的一丝庇佑没有失去所有神志,剩下的皆被紫极宗主含恨陨落之时吐出的那口怨煞之血污染失去神志,即便有一部分活了下来,却也成了如今这般模样。

        诡书灵楼之灵从万灵图录之中抽取灵魂,早晚会抽到遗魂,只是他运气似乎格外不好,抽到了最刚的宸。

        “奇怪……”

        灵隽颇为不解,当初误入太始遗留之地时她修为尚且浅薄,却也能压制宸,怎么从万灵图录里出来后,他瞬间就变强了许多?

        “难道太始遗留之地并不仅仅是他们唯一的栖身之地,也是一座囚牢?”

        然而待多看一会儿后,灵隽便知道了答案——是不是囚牢犹未可知,但宸的变强并不是因为他从太始遗留之地里出来了,而是因为……他失去了神志。

        灵隽确信,在宸刚刚出来的时候,他是清醒的;但随着他与诡书灵楼之灵斗法愈演愈烈,理智似乎也渐渐离家出走,眸中只余一片赤红。

        这样的他,与那些浑浑噩噩被做成书鬼的灵魂并没有什么两样。

        突发意外,灵隽一忖度,也没必要再虚与委蛇,干就完事了。

        诡书灵楼之灵似乎干多了这种勾当,因此格外有经验,在最初的手忙脚乱过去之后便渐渐压制住了宸,然而他如何也想不到,已成废卷的万灵图录之中还会忽然主动冒出一个灵,背后来了一下偷袭!

        只一个瞬间,形势便彻底逆转过来,诡书灵楼之灵脸上的从容之色尽数被惊愕取代,他察觉到了高阶灵族的气息,难道是万灵图录之灵?

        不可能!他知道万灵图录之灵早就陨落了!

        “你是……”

        “谁”字还未问出口,宸已然抓住机会又是一片刀光破空而来,诡书灵楼之灵被灵隽辖制住无从脱身,只能生生受了这一击,气息立刻萎靡不少。

        宸仍被失去理智前的最后一个念头支配着,不管不顾地继续袭来,诡书灵楼之灵眼眸发寒,他不是拿这遗魂和偷袭他的灵族没办法,只是不想惊动……

        然而事到如今,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诡书灵楼之灵被定在原地,身影却悄然一个模糊,一瞬间后又再度凝实,然而身上却已多了一股莫名的气息,手中光芒闪耀,同样是一柄长刀自虚空中幻化而出,迅雷不及掩耳之间便是一刀劈出,纵横的刀意冲入宸施展而出的一片刀光之中,轰然炸裂,一道恐怖的碎刃风暴冲天而起!

        “咦!”

        灵隽眼眸一凝,片刻后似是记起什么,恍然大悟——这并非是诡书灵楼之灵本身的本领,而是借了楼中书鬼之力!

        她记得当初诡书灵楼之行,她在玄景兰台另有收获,龙应云也得了一番机缘,其中便有一刀道传承,修出的刀意与眼前这刀意极为相似。

        这定然是诡书灵楼之灵的一个天赋神通,只是不知他是只能借被他收服的书鬼之力,还是入楼中之人的神通他皆能使得,只是威力有所区别……

        她便再来试探一番。

        先前灵隽虽出手一次,却未曾露面,诡书灵楼之灵只知有人藏于暗中,却寻不得分毫踪迹,与宸交手之时亦是小心提防,既是唯恐她来偷袭,也已做好了反击的准备。

        但即便此地是他主场,灵隽仍有办法隐匿无踪,如清风般知其存在却捉摸不定,猛然又自斜刺里杀出,所使剑意未见得如第一招那般凌厉,却诡秘似幽魂暗鬼,令人防不胜防。

        剑式威力飘忽不定,如此几番试探,诡书灵楼之灵疲于应对,却自始至终未曾使出类似的剑法。

        灵隽忽然现身,骈指为剑,剑意化作虹光飚射而出,直取诡书灵楼之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