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混在大明搞社团 >章节目录第一四零章 我为大明立过功,我为孔庙流过血
    杨信的确赶时间。

    喂饱了已经食髓知味的方汀兰之后他紧接着又只好翻墙回京城,睡了一觉之后第二天一早进宫。

    然后整整一天没再出皇宫。

    至于他送到锦衣卫的那四个刺客据说都咬舌自尽了,然后骆思恭很遗憾地告诉他,这些刺客应该都是闻香教的人,专门来找他报仇的。至于那支大追风枪还在追查,不排除哪个地方官军里面有他们的同党,这闻香教真是无孔不入,这倒也不算奇怪。

    总之……

    总之就这样了。

    杨同知对此表示理解,自己为国杀贼仇敌比较多,遇刺什么的没什么奇怪。

    反正那四人就这么死了。

    不过这一天里杨信倒是得到了辽东之战的奖励。

    方阁老按照辽东经略熊廷弼报上的数字,再次给了他一万两赏格,而阵斩扈尔汉的赏格也是一万两,总之内阁给他批了两万两赏格,至于开原总兵部下士兵斩获的,这个与杨信没什么关系。实际上这时候建奴赏格已经很高,都已经涨到五十两了,虽然这种记功制度很落后,但却正好便宜了杨信这种人,成了他到现在为止最主要生计来源。

    缺钱了就出去杀一波。

    这样看来野猪皮对他还是很有价值的。

    而这份票拟在司礼监也顺利变成了盖印的圣旨,送到兵科之后实际控制兵科的右给事中杨涟也没有任何的异议,然后这份圣旨由通政司送到兵部。

    杨信就可以直接去兵部领银子了。

    总之,这是平静的一天。

    一切都很平静。

    皇宫里依然在准备着确定于六日举行的登基大典,方阁老依然在内阁维持着帝国的运转,皇宫外面老百姓按部就班的生活。

    各处衙门里继续勾心斗角。

    最多也就是有些日常小事,比如说御史弹劾方从哲和李可灼,御史要求追查崔文升,御史上奏认为李选侍没资格住乾清宫,总之都是这类小事。御史嘛,哪天不弹劾一下方从哲他们都会浑身不自在的,方阁老自己都习惯了,而欺负皇宫里的女人也是他们基本操作,毕竟宫里那些女人不能出来骂他们,再说反正所有奏折都会留中的。

    另外还有一件小事,就是有人跑到登闻鼓院击鼓鸣冤。

    控诉杨信在天津杀人及侵占民田。

    这也是小事。

    毕竟左光斗都已经弹劾他八回,既然巡按直隶屯田的监察御史连续弹劾八回都没用,去敲登闻鼓又能如何?过去俩皇帝都没管,如今换上他半个学生的新君当然更不会管。

    总之……

    这一天就这样毫无波澜的过去。

    但谁也不知道,一场真正席卷大明政坛的暴风雨已经来临。

    而这是暴风雨前最后的平静。

    很快新的一天到来。

    “杨同知!”

    承天门前,守卫的军官向杨信拱手说道。

    杨同知如今可是炙手可热。

    和新君半师半友的特殊关系,让他未来毫无疑问会进入权力的核心,话说当初他第一次赴辽东时候,可是新君亲自到大街上擂鼓壮行,尽管那时候只是皇长孙。更别说前日乾清宫发生的事情也已经在宫中传开,是是非非当然不是普通宫里人能够评论,但杨同知硬生生压制群臣也是事实,而这两天每天他都是在乾清宫陪伴新君……

    他是在乾清宫陪伴啊。

    方阁老当了这么多年首辅,都没资格随随便便进乾清宫,有事还得在乾清门外等着,而他只要进宫就直奔乾清宫。

    通禀都不需要。

    炙手可热到丧心病狂啊!

    “听说昨日有人敲登闻鼓告我?”

    杨信笑着问道。

    “呃,这个末将不知,不过昨日的确有人敲登闻鼓,值鼓给事中也接了他的状子!”

    那军官略显尴尬地说。

    “哼,这些刁民!”

    杨信说道。

    说完他一脸傲娇地昂然进了承天门。

    然后杨信就这样又穿过端门,一直走到午门,进入两边城台之间,很快就到了午门的门洞前,而就在同时对面一队锦衣卫走出门洞,为首的之前在骆思恭手下见过,一看见他立刻满脸堆笑地拱手……

    “杨同知!”

    他笑着说道。

    “你们这是要去何处?”

    杨信背着手同样笑着说道。

    “刚刚得了刑部的驾贴,要去捉拿一个钦犯!”

    后者笑着说。

    “哦,钦犯为何人?”

    杨信问道。

    说话间两人照面,那人保持着拱手的姿势,脸上继续堆着笑容,他身后两排二十名锦衣卫扶着刀柄跟随……

    “钦犯就是你!”

    那人大喊一声。

    就在同时他向前扑倒,身后两名锦衣卫左右一分全速向前,他们中间一根原本隐藏身后的绳索展开,掠过他的头顶,对着杨信拦腰撞过来,而后面两队锦衣卫同样左右分开,全部拔刀加速向前……

    但杨信却向后一跃,瞬间落在一丈多外。

    两名锦衣卫一愣,紧接着呐喊一声加速向前,两旁的锦衣卫同时狂奔。

    然后杨信就那么背着手,带着嘲讽的笑容继续倒着向后跃起,他就那么闲庭信步般一次次不断跃起,而他面前所有锦衣卫全都发疯一样狂奔着,却只能看着原本的距离始终不变,双方就这样诡异地转眼间出去了十几丈……

    “疑犯拒捕,格杀勿论!”

    蓦然间喊声在右侧城墙上响起。

    面前锦衣卫迅速停住,就在同时右侧城墙上数十名锦衣卫举着鸟铳现身,而在他们后面则是一身蟒袍的骆思恭,骆掌印很有派头地端坐在太师椅上,看着下面的杨信。几乎同时他前方火焰喷射,所有鸟铳开火,子弹呼啸着划破空气,而下面杨信背着的手中,突然多了一面很小的盾牌,瞬间就出现在脸上,把他的脸和脑袋罩住,然后子弹密集的打在他身上。

    在子弹的撞击中杨信大步后退着。

    子弹甚至打在了那面盾牌上。

    但尽管打得盾牌火星迸射,打得他身上飞鱼服一堆破洞,就连他头顶的大帽上都多了一个破洞,露出里面钢铁的反光,但却丝毫没有对他造成任何的伤害。

    很快一轮射击结束。

    所有锦衣卫愕然地看着依旧站在那里的杨信。

    后者就像大明宫词里的经典镜头般缓缓移开那面盾牌……

    “骆掌印,您这是何意?”

    杨信诡异一笑说道。

    他那飞鱼服里面是两层锻钢甲呢!

    不过明军这些制式鸟铳的确垃圾,不过才三十多米距离,居然连四毫米表面硬化的锻钢板都打不穿……

    好吧,他的确有点过分。

    他那是两层锻钢甲,每一层都是两毫米的表面硬化锻钢板,只不过因为欧洲板甲的连接方式太麻烦,所以他这个是全铁甲式,用特制生丝线串起来,就像缝衣服一样,但甲片都是大块的。

    这样的锻钢甲他做了十几套。

    而且大小略有差异,战场上视情况而定选择穿一套还是两套,面对冷兵器时候一套就足够,里面还有丝绸护甲,面对鸟铳之类就得穿两套了。如果对手有大追风枪这类大抬杆级别的,那就得最高等级防护穿上三套了,不过那样对他行动影响严重,毕竟三套加起来就一百多斤了,骑马根本不可能跑起来。而仅仅一套是最完美的,加上里面的丝绸护甲后既能保证面对弓箭的免疫,也勉强能抵御鸟铳子弹,哪怕击穿锻钢也无法击穿丝绸,还不影响他的作战。

    不过今天特殊。

    今天他套了两层锻钢。

    “骆掌印,您要抓我至少也得拿出驾贴吧?更何况圣旨呢?难道抓杨某不需要圣旨?那我这个锦衣卫指挥同知也未免太掉价了吧?”

    杨信拎着他的两分厚锻钢盾牌,看着城墙上的骆思恭说道。

    “给他读一读圣旨,给他看看驾贴!”

    骆思恭阴沉着脸挥手说道。

    紧接着他身旁一名锦衣卫展开圣旨宣读。

    而其他锦衣卫则慌乱的重新装弹。

    这时候这里的枪声已经引来守门的士兵,他们全都在端门一带惊疑不定的看着这边,

    圣旨内容当然很简单,就是杨信在天津的一桩桩罪行,也就是左光斗八回弹劾他的加起来,什么杀人,什么侵占民田,什么挟持士绅等等,总之一个恶贯满盈的坏人形象跃然纸上……

    “这是圣旨?”

    杨信难以置信地说道。

    “这当然是圣旨,杨信,你也是锦衣卫,难道还敢抗旨拒捕?”

    骆思恭冷笑道。

    “我不信,陛下不会下这样的圣旨,我为大明立过功,我为孔庙流过血,我要看看,真要是陛下的旨意,杨某任你们处置!”

    杨信一脸激动地说。

    “拿给他看看!”

    骆思恭说道。

    他现在也有点心惊,这货太难对付了。

    要是杨信真看了圣旨束手就擒,那当然是最完美的。

    那份圣旨很快被绳子垂下,而城墙上锦衣卫完成装弹,一个个重新瞄准了杨信,后者迅速把盾牌挡在了面前,一个锦衣卫过去接过圣旨,然后上前小心翼翼地递给了他……

    “谢谢!”

    杨信接过圣旨微笑着道谢。

    那锦衣卫一阵恍惚。

    然后他就看见杨信举起了这份圣旨……

    “这是朕下的旨?那为何朕却不知道?”

    午门正上方,五凤楼的最顶层,一个压抑着怒火的声音蓦然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