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画满田园在线阅读 - 第三千八百二十五章 蒋东宝死因

第三千八百二十五章 蒋东宝死因

        玄安本有点蒙,这姜翠芽之前还一直不同意的,怎么祖父这一喊,她就同意了?

        当然他也是更心疼姜翠芽了,想着自己跟姜翠芽刚认识时候,她真的可怜。

        一定是因为姜翠芽爱自己,所以她愿意为了自己委曲求全的,这时候的玄安本更心疼姜翠芽了。

        他也跪下对着玄老爷子道:“祖父,翠芽真的很可怜,她是真的喜欢我才退让的,祖父,你看见了吧,她多懂事。”

        玄老爷子也挺惊讶的,因为自己也没想到姜翠芽这么快就转变了,说的这么好听。

        如果是以前的玄老爷子,也许会被姜翠芽这样实在又懂事的话说的心动了,但是现在他可不傻,马氏这些招数都用过的。

        但是玄老爷子也知道,现在这也不能不让那个姜翠芽进门,既然她低头了,那也就这么给她个下台阶吧。

        他叹了口气,看着姜翠芽道:“你最好收起那些不干净的心思,我不傻,有些事三郎看不懂,我看得懂,你们两明天去接巧莲回来,选个日子就把事情办了,要不孩子等不了了。”

        玄安本高兴的应下:“知道了祖父。”说完,他吧姜翠芽扶了起来,帮她把身上的灰掸了掸,然后心疼的拉着姜翠芽,感动的道:“翠芽,谢谢你愿意为了我受委屈。”

        姜翠芽心里还是有点打鼓的,自己还是没有完全的确定,自己的选择对不对,只能随机应变了。

        现在自己既然要退一步,那就得抓住玄安本的心,她抹着眼泪看着玄安本:“三郎哥哥,我为了你什么都愿意。”

        玄安本感动的啊,跟什么似的,给姜翠芽擦着眼泪:“翠芽,相信我,我一定好好的对你。”

        姜翠芽点点头:“我就只剩下了你了三郎哥哥。”

        玄老爷子看着两人心理烦得很,他对着玄安本和姜翠芽扬了扬手:“你们回去休息吧,我累了。”

        玄安本和姜翠芽出去了,玄老爷子坐在炕沿上,看着以前马氏坐着的那个炕头念叨着:“你啊,真的是坑了儿女了,你以为你是对他们好么?你看看现在,这成了什么样子?”

        说完叹了口气:“你不光是坑了儿女,连孙子都坑了,你看看你这孙子,我看着都绝望。”

        这玄老爷子跟马氏说完了,跟原配说,这嘟嘟囔囔的自己也算是让自己心里舒服点。

        傍晚时候,心静和蒋东升回到了河湾村了,两人进了花继业的书房,把查到的事情跟花继业汇报。

        “老爷,我们查到了,蒋东宝的死确实是我大伯蒋乾做的,因为当时估计他也是第一次杀人,所以心里有坎过不去,他晚上时候出去在十字路口给蒋东宝烧纸,正好被邻居看见了,邻居听见了他的忏悔,只是没有证据,也没办法去报官。”蒋东升对着花继业讲述着道。

        这时候玄妙儿也进来了,站在了花继业身边,对着蒋东升问:“然后呢?你们有确切的证据了么?”

        蒋东升点点头:“嗯,蒋东宝的头不是直接磕在石头而死的,我们看了尸体,而是被人用金属器所伤致命的,之后做出来的假的现场,当然是之前就都准备好的,所以现场尽管有别人,也没被发现了。”

        花继业嘴角上翘的看着蒋东升和心静:“物证都找到了吧?还想让我们多表扬你们几句?”

        心静笑眯眯的拿出来一个小酒壶:“找到了,就在蒋乾的柜子里,听家里下人说,他之前他一直带着这酒壶,有十几年了,这段时间忽然换了一个,估计是看着心虚,所以换了一个,不过这个旧的跟了他很多年,估计是有点情结才没扔的,或许也是怕扔了让人更怀疑,这酒壶,家里人都认识,所以他躲不掉了。”

        玄妙儿笑着敲了一下心静的额头:“有点本事啊,这回你们立了大功了,现在蒋乾还被拖在镇上,再让他们多拖着两天,咱们把家里事情处理差不多了,就回镇上。”

        心静皱眉看着玄妙儿:“夫人,家里出什么事了?”

        玄妙儿耸耸肩:“不是咱家人,是巧莲的事,玄安本长出息了,要娶平妻了,带了个大肚婆回来,你说可不可恨?”

        “什么?玄安本那样的还有这本事?真的过分了,他以为他是谁呀,如果不是因为巧莲,他能去京城过好日子?现在怎么的?好日子过够了?”心静听闻这个也是生气了,自己是从头看到尾他们的事的,李巧莲是个可怜人。

        玄妙儿叹了口气:“生气吧?我也生气,那玄安本看着那个小狐狸精眼睛里都是爱啊,看的让人觉得他发贱,这样的男人真的是大卸八块也不解气。”

        心静点点头:“这样的人就该让他尝尝我的万针穿心散,让他知道什么是疼。”

        玄妙儿好奇的问:“心静,你又研究出来新的毒了,要不咱们就用玄安本这个负心汉试试?”

        心静把药罐子掏出来:“我看行,找个机会让他试试,反正不能死人。”

        “死人那么大的事咱们可不干,但是这折磨折磨是应该的,这贱男就得得到惩罚。”

        这两人越说越起劲,花继业跟蒋东升对视了一下,女人真的是很可怕的生物,这狠起来确实不是一般人能招架的,更主要是这事有本事的女人。

        这一夜风平浪静的,第二天早上刚吃过早饭,玄安本和姜翠芽就来了。

        玄妙儿和花继业在院子里带着孩子玩呢,天气暖和了,他们也愿意多让孩子晒晒太阳。

        玄安本和姜翠芽进来,都很有规矩的叫了堂姐姐夫,他们昨天商量好了,既然要让李巧莲回去,要让玄老爷子高兴,也得让玄妙儿别再找他们的麻烦,那就先低头,这样给以后留后路。

        玄妙儿看着两人:“你们今个来有什么目的就直说吧。”说完,让心澈把花逸宕抱进屋去了。

        玄安本道:“妙儿堂姐,我们知道伤害了巧莲,所以今个特意来跟巧莲承认错误的,然后接巧莲和瑶瑶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