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放浪形骸歌在线阅读 - 一 盟友皆亲善

一 盟友皆亲善

        傍晚时分,大殿之中,华灯辉煌,奇装异服之人各坐于席间,虽服饰风貌截然不同,可身上珠光宝气,镶金戴玉的,一看便全是身份不凡之辈。

        众人身前各有桌案,桌案上皆有香茶。殿上的宫女衣衫端庄,妆容美丽,轻盈走动,替众宾客斟满茶杯,一言一行显露出大家风范。

        主座上一老者身穿紫色丝织长袍,头戴黑冠,表情热情好客,尽显王者之气,他道:“诸位来宾,我东海盟国首脑今夜在此聚集一堂,商议盟国大事。我三神国能得诸位赏光,实是荣幸非常。俗语云:远亲不如近邻,近邻即可合盟。你我结盟已久,齐心协力,方才有此昌盛局面。”

        这老者正是三神国国主欧阳迁,亦是这五年来东海盟推举的盟主,龙火功造诣高深,更凭德行令人信服,他这盟主当得虽无什么功劳,但任期之内,好歹并未发生什么大争端,算得上是安然无恙。

        他一本正经地客套了几句,只听左边席间一人严肃说道:“欧阳国主,龙国近来的动向,想必你早已知道了?”此人穿一身绿色甲胄,头盔上有一上弦月形状的长角,方脸蛋,留有短须,略微发福,他身份亦是极高,正是露夏王朝国主亲兄弟,权倾朝野的亲王关咏,此次替其兄出席盟会。

        在他对面,右边席间,有一穿金黄绸袍的中年女子,她笑道:“龙国穷兵黩武,横行霸道,他们在鲤城屯兵,这又有什么好奇怪的?他们准是向咱们示威来啦。”她是神衣帮的巴陵夫人,主持星网国内阁会议,有人说神衣帮的帮主神衣使者退隐幕后多年,这巴陵夫人其实已是星网国的主人。她非但在神衣帮中权势极大,更是富甲帮举足轻重的支柱之一。

        关咏喝道:“此次屯兵,只怕非同小可。有探子见鲤城内甲胄似海,长枪如林,更有工匠日夜不停,锻铁炼钢!这不像是示威,倒像是为大战做准备!”

        巴陵夫人道:“鲤城位于龙国远省之内,他们自己国内的事,爱怎么玩儿便怎么玩儿。总不见得人家在自己家里锯木头造东西,咱们先打上门去,招惹人家,对不对?更何况这家人可凶恶的很,咱们谁也惹不起。”

        关咏环顾众人,见众人小声交谈,但大多都是一脸不以为然之情,于是又高声道:“诸位难道不曾听闻过来自地母岛上的传闻么?圣莲女皇已信奉了妖魔,将要招来莫大灾祸!如今她厉兵秣马,整装待发,我等更需十二万分的小心!”

        众国君高官议论地更为热烈,但表情都颇为装腔作势,似乎满不在乎,但又畏惧关咏权威,不敢怠慢,每当他看过来时,他们便装得格外慎重。毕竟露夏王朝兵威强盛,胜过东海盟各国兵力之和。

        巴陵夫人扑哧一声,笑得甚响,关咏大声道:“巴陵夫人,你为何当众取笑我?当真辱人太甚!”

        巴陵夫人道:“关亲王,露夏王朝与龙国有深仇大恨,你们这套说辞,已经说了好几百年啦。‘圣莲女皇是妖魔化身,是巨巫使者。她口吐烈焰,眸能杀人,心怀不轨,十恶不赦’云云,我活了一百多年,每次见到露夏国将军,都得听他们唠叨一遍!”

        关咏板着脸道:“你胆敢轻视我露夏国的荣誉?我对水行龙佛发誓,圣莲女皇已是青阳邪教的教主!”

        欧阳迁忙道:“关亲王,你有话好好说。巴陵夫人,你也别激关亲王了。”

        巴陵夫人道:“好好好,我怕了你啦,就算你说得对。不过论行军打仗,咱们星网国可敌不过龙国一根手指头,也是爱莫能助,只能靠你们天下无敌的露夏国武士啦。”

        她言下不无嘲讽之意,但关咏没听出来,脸色稍缓,道:“此事倒也好说,但若要行军打仗,少不得各位援助军饷粮食。”

        巴陵夫人道:“我们星网国最近国内闹灾荒,囊中羞涩,不向其他人讨钱过活,已算得上极为坚忍自强了,这等毫无来由的战事,还是能免则免为好。”

        关咏道:“星网国财源广进,富得流油,怎会无法出资?”

        巴陵夫人哼了一声,道:“反正便是没钱,你问我也没法子。”

        关咏望向欧阳迁,欧阳迁忙举杯喝酒,似没听到他俩在说些什么。关咏再看其他人,也都是一副战战兢兢,避而远之的窝囊模样。他勃然大怒,一拍桌子,翻身而起,喊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么?你们这些年一直与龙国往来,买卖从无间断,从中牟取暴利,我看你们全都投靠龙国那妖妇了吧!”

        他这话虽然不留情面,但也说中了大半,众人心虚,皆避开他的目光。巴陵夫人却道:“好!关亲王,咱们索性挑明了说!不错,我星网国与龙国商贸繁荣,国内千万人因此受益。你要与龙国打仗,我坚决反对!否则我国内千万百姓必恨透了我。”

        关咏怒道:“你星网国臣服了龙国?”

        巴陵夫人叹了口气,眼神似看着不懂事的顽童一般,说道:“我来给你算算账,让你明白这其中利害。”

        她指指自己,再指指西方,说道:“凭借商贸,我们星网国每年从龙国赚十万两翡翠,龙国从我们星网国每年赚九万两翡翠,等于龙国每年送星网国一万两实打实的翡翠!龙国呢?则从咱们星网国买走许多便宜事物、奇珍异宝,供他们帝国百姓吃饱穿暖,龙火贵族玩乐享受。

        这几百年的买卖做下来,大伙儿已不是敌人,而是朋友啦。圣莲女皇要攻打咱们东海盟,又有个屁好处?就算她想,她手下那些大臣受了咱们许多好处,也必竭尽所能,会替咱们消灾解难!你们那打打杀杀的一套,早就过时许久!咱们不战而屈人之兵,这才是上上之策!”

        这话一出,当真说到众人心坎里去了。众人纷纷点头道:“夫人所言,深得我心!道理确实如此。圣莲女皇吃饱了撑的,非要与咱们打仗?”“她已经连输多次,岂会重蹈覆辙?”“龙国离东海盟隔着汪洋,万里之遥,她要咱们这领土也没用。不如互利互惠,相安无事。”

        关咏道:“但你们都忘了一节!圣莲女皇已不再为龙国利益着想,她只想毁灭咱们,征服咱们,令咱们信奉妖魔!”

        巴陵夫人心里暗骂:“白痴,白痴!”她道:“好,那等龙国露出狐狸尾巴,咱们再打仗也不迟。”

        关咏道:“我国需加紧军备,铸造千万神铠,需向诸位筹措资款。”

        巴陵夫人叫道:“你要多少?”

        关咏道:“瞧龙国此次军事规模,少说三十万两翡翠!”

        众人听得头皮发麻,齐声喊道:“三十万两?你是要咱们的命么?”

        关咏道:“事关生死存亡!自当穷竭各国之力,防患于未然!”

        巴陵夫人冷笑道:“龙国每年给我送钱,你们这群吸血的武夫要榨干了我才肯罢休么?”

        关咏叹了口气,语气忽然变得通情达理,道:“我并不是要让各位一口气拿出这许多翡翠,而是细水长流,量力而为,我露夏国维护诸位盟友多年,岂会不体谅大家?”

        其实这关咏自己也不信圣莲化妖之言,但可以此为由,替露夏国筹措军费,他自己当能从中牟利。他声称需要三十万两,可若能有十万两,他便能回去向兄长交差。

        巴陵夫人何等精明,见关咏转变得这般快,登时已了然于心。她叹道:“我说啦,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就凭你这说辞,我如何向内阁交待?”

        关咏笑了笑,侧过身子,朝邻座一位老僧点了点头。这老僧个子不高,穿红色袈裟,里头是白色僧衣,脸上隐隐罩着一层宝光,瞧来威严至极。众人认出他是露夏王朝纯火寺天狼宗的莫丧大师,他是东海盟的佛教首领之一,东海盟也信奉五行龙佛,因而此僧在各国皆倍受尊敬。这纯火寺天狼宗与龙国纯火寺之间颇有分歧,两者虽是同源,但天狼宗并不听龙国纯火寺号令。

        莫丧大师双掌合十,道:“龙佛慈悲,近日老衲与天狼宗同门感应龙脉,确实察觉地母岛异状妖邪,其风水剧变,气运逆转,似是天下大乱,灾难降临之兆。诚如关施主所言,若不防患于未然,再过不久,只怕追悔莫及。”

        盟国众贵族脸色剧变,都小声道:“连莫丧大师都这么说,那是万万错不了了。”

        巴陵夫人恨得咬牙切齿:“关咏这老狐狸,竟然使出这手段?他准是买通了这老僧,到这儿骗钱来了!只想不到莫丧和尚看似德高望重,居然如此不要脸?”

        莫丧老僧威名素著,声誉极佳,各国中不少贵族对他奉若真佛,莫敢不信。巴陵夫人自也不愿得罪了他,以免这老僧说道:“夫人私心太重,不以苍生为念,如何对得起国民?”若真是如此,她国内的敌人便可以此大做文章,令她损失惨重,地位难保。

        巴陵夫人定了定神,道:“我国只能省出两万两翡翠,不能再多了!”

        关咏心下一喜,道:“好,夫人深明大义,我替芸芸众生,在此谢过夫人。”

        众国主见她答允,再也强硬不得,遂接连许诺,有的出两千,有的出三千,积少成多,一会儿工夫,已许下了十五万两资助。关咏暗暗狂喜,脸上不动声色,只闷声道:“多谢诸位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