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在线阅读 - 第616章 这个倔女人

第616章 这个倔女人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挨打了?”一大早天刚刚亮,秦月峥就进了牢房,瞧见林晚秋的样子他的眼里瞬间就浸上了冰霜。



        林晚秋瞧着周遭没人,便摇头:“没有,我这脸是装扮成这样的,身上的衣裳也是故意弄成这样的。”



        “用了替身?”秦月峥寒着声音问。



        林晚秋点头,“所以我没事儿,你不用担心。”



        秦月峥深吸一口气,这还是下令对林晚秋用刑了。“你在牢房中躲得过,可是上了公堂呢?上了公堂那昏官要对你用刑怎么办?



        跟我走吧。”把她带走才是最为稳妥的事情。



        “你放心,我也有很多银子,不会让你不好过的。”秦月峥又补了一句。



        林晚秋笑了;“我可不想过躲躲藏藏的日子,再说了,遇到事情就躲开也不是我林晚秋了,你就这么不相信我?不相信我能把事情处理好?”



        秦月峥:……



        “我……”



        “跟你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说话我真是脑子有坑。”



        林晚秋瞧着有些气急败坏的秦月峥脸上的笑容更胜了:“不过真有事儿请你帮忙。”



        “哼,现在想起来找我帮忙了?”秦月峥斜斜地瞥了她一眼,双臂环胸,做出傲慢的样子。



        林晚秋十分惋惜地道:“咋的了?晚了?要是晚了就算了。”



        秦月峥眼目一瞪:“算什么算,说,啥事儿?”这个女人真是的,不说句好听的话就放弃,还说啥会退缩就不叫林晚秋。



        哼,女人的话果然是信不得的。



        不会退缩,不会退缩放弃个什么劲儿?



        林晚秋狭促地笑了笑,秦月峥这个人你越跟他熟悉,就越觉得他有意思。



        “控制控制舆论,如果我没料错的话,这两天林川肯定会在外头大力毁坏我的形象,现在我在潮县百姓眼中怕已经是个极为恶毒的女人了。”



        “还算不笨!”秦月峥道,他本来想弄死林川的,弄死沈知文会有很多麻烦,但是弄死林川就不会。



        可是林晚秋都没开口,他就不敢轻举妄动,十一哥说了,他现在的主子就是这个女人。



        包括找人帮她说好话这事儿没她发话他亦是不敢做。



        “现在才做不晚么?”秦月峥问,马上就要上公堂了。



        林晚秋摇头:“不晚,早了的话会引起林川的警惕,打狗就要把狗给打残了,否则往后总有狗在耳边吠吠太烦人了。”



        “咬人的狗杀了就好了啊,干啥这么麻烦!”秦月峥不满地道,不止麻烦,还得进牢房受苦。



        这个女人真是……瞧瞧别的贵妇,谁不是在家享福,就她……嫁给江鸿远那头莽牛,就没过过一天儿消停的好日子。



        那比得上十一哥……



        呃……



        跟十一哥可能更惨,洪均不会允许十一哥心里出现除了他娘以外的另外一个在乎的人。



        秦月峥想远了之后便又看了林晚秋一眼,用同情的目光。



        这个女人……命不好。



        瞧瞧喜欢她的人和她喜欢的人都是些啥处境……



        算了,她命不好,他就多照看着一些。



        林晚秋完全不知道秦月峥眼中的怜悯和同情是打哪儿来的,不过想想自己个儿现在的形象,她也就不奇怪了,她现在这样子的确很惨。



        两人的想法是劈叉的,差了十万八千里。



        可偏生这劈叉的想法竟莫名的和谐,都以为对方清楚了自己个儿的意思。



        “杀了一个林川,还有第二个林川,第三个林川。之所以会有这么多的林川,是因为国公府里有人想对付我。



        既然如此,还不如好好利用这件事情,让国公府投鼠忌器,往后再不敢朝我出手了。”



        到底是这具身体的血缘亲情,林晚秋不能不顾及。



        秦月峥有些意外,他没想到林晚秋谋算的竟然是国公府!



        “皇上既然大张旗鼓为林家平反,还放话说让林健荣承袭国公之位并将公国府还给林家,那么眼目前这件小事情根本撼动不了林家分毫。”



        林晚秋道:“我可没狂妄到蚍蜉撼树的地步,没想动国公府……”



        “要上公堂了!”有狱卒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儿。



        林晚秋朝外头看了一眼,就道:“你找人这么来……”她抓紧时间叮嘱了一番秦月峥,其实这事儿她早就安排了下去,只是瞧着秦月峥挺焦虑的,便给他找点儿事儿做。



        “嗯,我知道了,你自己个儿多留点儿心,别让人给欺负了去!”秦月峥说完就离开了牢房,再不走那狱卒的眼神都能杀人了。



        “江太太,该上堂了。”秦月峥走后狱卒就跟林晚秋道。



        林晚秋点头,同时把手给伸了出来。



        狱卒帮她铐上镣铐:“得罪了,江太太。”



        林晚秋笑道:“跟你没关系,你也是照着规矩办事儿。”



        她的目光落在料考上,唇角微微上翘,镣铐戴上容易,他沈知文想将镣铐给取下来就没那么容易了。



        公堂外,还未开堂就已经是人山人海地围着了。



        大家都在议论林晚秋的事儿,多是说她恶毒,竟然打着收养孤儿的旗号来卖孩子,只有少数的几个声音在帮她说话,只是这些声音太弱,几乎一点儿浪花都没激起就被谴责的声音给淹没了。



        “富贵哥……”王富贵在人群中跟人争论,说林晚秋不是那样的人,正争得面红耳赤,便被挤进人群的段清芷给拉了出去。



        “清芷,你快回去,这儿人多,一会儿挤着你。”王富贵道,段清芷拉着他的手,他想放开……可女人的手软软嫩嫩的,他不舍得。



        “富贵哥,你送我回去吧。”段清芷目光盈盈地看着他,祈求道。



        王富贵有些为难,这会儿林晚秋已经被带上公堂了。



        “富贵哥……你送我回去好不好。”再度出声,段清芷的眼角已经带泪了。



        王富贵心中不忍,便道:“走吧,我送你回去。”



        “富贵!”正在这时,刚赶到的王有贵叫住了他,王有贵的目光在段清芷的身上扫了一圈儿,便不悦地道:“开堂了,你去哪儿?”



        王富贵道:“这儿太乱了,我把清芷送回去马上就来。”



        王有贵黑着脸道:“水生媳妇怀着孕都来了,也没见怕这儿乱!”



        王富贵不好意思地垂下了眼,他道:“哥,我送完清芷就回来。”说完,王富贵拉着段清芷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