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在线阅读 - 第190章遇刺

第190章遇刺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杜修竹黑了脸。



        林晚秋忙拿出帕子来帮他擦:“对不起对不起,我真不是有意的。”



        杜修竹抓住了她的手腕,有那么一瞬的停顿,然后便抢走了手绢儿,两下把脸擦干净。



        “算了,看在你是我的仰慕者的份儿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他挑眉看林晚秋,神态倨傲。



        林晚秋抢过自己的帕子揣了起来,然后跟杜修竹道:“你这么自恋是会被打的!”



        杜修竹有些不甘,但他到底没动,只随意捻撮了下指尖。



        “没想到江湖浪子竟然是你,我还以为作者应该是个看透世间苍凉的忧郁大叔呢。”



        所以说线上聊得再好都别线下见面,真的……



        好比杜修竹,他是好看,但是扎根在林晚秋心间的‘江湖浪子’的形象就幻灭了。



        杜修竹翻了个白眼儿。



        他抓着一个包袱扔给林晚秋:“新作,说说看法。”



        林晚秋打开包袱,发现里头是三个话本子,她捡起一个看了一会儿,杜修竹紧张的问她:“怎么样?”



        “很好,不过……”



        “不过什么?”杜修竹倾身过去,忐忑地问。



        “不过不符合当下读者的口味,如果拿去卖,恐怕还是卖不出去。”林晚秋老老实实的道。



        “就不能不庸俗么?”杜修竹泄气。



        林晚秋道:“鱼与熊掌不能兼得,你写话本是想赚钱还是想打发时间,追求理想?



        二者只能选其一。”



        杜修竹托腮,表情惆怅:“罢了,卖不出去就送给你了。”



        林晚秋安慰他道:“你又不缺银子,当作爱好就成了,其实你写得不错,文笔好,内容深。



        但看话本子的大部分都是读书人,他们平日里念书就很辛苦了,看话本自然愿意看可以不动脑子,轻轻松松的话本。



        而且代入感也很重要,看话本的人常常会把主角的情绪带入到自己的身上,主角各种艳遇,各种遇贵人……仿佛这遇贵人和艳遇的人是他们自己似的。



        多他们求而不得的东西在话本中实现了,你说,这样的话本有没有人买?



        这世上……始终是郁郁不得志,家庭也不太富裕的人占多数。



        当然了,有钱的纨绔们更愿意看这种话本,因为香艳……或者别的原因。



        主要还是看了能图一个乐呵。



        你明白了么?”



        “俗气!”杜修竹蔫儿了吧唧的嘟囔了一句,“不过你这见解倒是挺深刻的。”



        “给点建议,我也想挣钱,我想红。”杜修竹道,“你看,为了红,我今儿特意穿了红衣裳。”



        “你还差钱?”林晚秋被他逗笑了。



        “差……怎么不差?皇帝老子还差钱呢?谁还嫌弃钱多不成!”杜修竹表情夸张的道。



        林晚秋想了想,心里有了个主意:“这样,过两天我给你一个故事大纲,你拿去写,然后咱们做成插画版拿书店去卖如何?



        如果能卖得好就继续写,卖得不好就不写了,怎么样?”



        “成啊!”杜修竹立刻就精神了。“也别等过几天了,就今天,我让人拿笔墨,就在这儿写。”



        林晚秋瞪了他一眼:“想一出是一出的,这故事说有就有了啊?我还得回去想想呢!”



        “成了,就这么个事儿是吧,没别的事儿我走了,忙着呢!”说完,林晚秋就起身了。



        “一起吃个饭?”杜修竹问道。



        林晚秋摇头:“等书大卖的时候再说吧,行了,该干嘛干嘛去,我回了。”



        “那到时候咋分钱?”杜修竹问。



        林晚秋笑道:“不用分钱,钱都是你的,画儿我到时候把人物原型画出来,然后再找人照着画,到时候你给他们工钱就成了。”



        这也算是还了杜修竹的救她的人情吧。



        “你该不是被我的美色迷住了吧,所以才免费帮忙?”杜修竹站起来走到林晚秋身旁,低头看着她问。



        林晚秋配合地道:“嗯,你把我迷住了,迷得昏头转向,钱都不挣了。



        行啦,你也别送我了,就你这么扎眼,我可不想树敌,让满街的大姑娘小媳妇恨我。”



        说完,林晚秋手里抓着装了话本子的包袱,加快了脚步。杜修竹站在她身后,想跟上,最终还是没迈开腿。



        “汤圆儿,送林掌柜回去。”他吩咐汤圆儿,自己却转身回了包间。



        汤圆儿追上林晚秋,林晚秋也没为难他,由着他把自己送回去。



        汤圆和杜修竹不一样啊,杜修竹这样打扮太好看了,让周遭的邻居瞧见了绝对会八卦,她不怕八卦,但若是注意点儿能避免麻烦,那何乐而不为呢。



        关键是,家里那汉子是醋坛子好伐。



        这个才是重点。



        完全想不到她这么做有些人会多伤心。



        半夜,江鸿远从赌场出来,跟一帮子打手告别之后,就一个人往家走。



        街上一个人都没有,寒风呼呼的,风声有些渗人。



        忽然,江鸿远停下了脚步。



        “谁?”他沉声喝问。



        寒风吹得地上的落叶在打着璇儿,呜呜泱泱的风声跟有人在啼哭似的。



        江鸿远谨慎的挪动着步子,一只手搭在了腰间。



        没人回答他,一道黑影忽然从一侧的黑暗中窜出,长剑挽成朵朵剑花向他袭来,速度之快,完全不给江鸿远反应的时间。



        这个人……比之前他遇到几个黑衣人完全不是一个档次,这个人是高手。



        江鸿远的心顿时就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