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毒宠小谋妃 >章节目录第194章 言徵入狱
皇帝听了苏贵妃的话,轻轻的应了一声,说道:“老二老三的年纪确实也不小了,阿澈比他们两个年纪稍长些,也该是时候选王妃了,你有空便去找皇后商量商量此事。”

苏贵妃听皇帝的意思是想让二皇子三皇子和暄王一同选妃,反正他们年纪相近,倒是可以省下不少的事情。

“是啊,暄王的年纪也该选妃了,那臣妾与皇后娘娘商议商议,办个宫宴让他们见见各大世家适龄婚配的女子,让他们好好挑挑。”苏贵妃道。

皇帝颔首:“你们看着办。”

苏贵妃的脸上扬起了一丝笑意:“臣妾知道了。”

皇帝摆了摆手,让她退下,看着桌子上的奏折,目光越来越深沉。

他想着就算是镜渊公然批判了言徵,但只要厉霄云抓住了萧少北的把柄,他便可直接削了他的权,只是没想到事情却并非如他想象中那般发展。

原本已经传出已经死亡的忠德伯府大公子言煦突然现身刑部,大义灭亲,将忠德伯府里的各种龌龊悉数托盘而出,上交了状文,将所有的过错都揽到了忠德伯府的名下。

他其实从未痴傻,只是因为忠德伯府里嫡母凶狠,姨娘算计,兄长妒忌,所以为了保命不得已才出此下策,否则现在早已经没有了性命,这言府真乃虎狼之地。

他甚至还指出,言徵与萧少北之间的误会,不过是因为言家为了将这一切嫁祸给定北侯府而已。

容澈让人将抄出来的备份状文散播出去,不消半日就已经传遍了长安!

原本还存着一丝疑虑的人们也纷纷对言家的人进行讨伐!

旁的不说,就光让一个正常人装了十几年的痴傻之人才能存活下来到如今,实在太不容易,言徵身份言煦的父亲,居然就这样纵然庶子过这样的日子,怎么都说不过去。

文武百官更加卖力的弹劾言徵,这样的人当真如同镜渊先生所说,不配也不该为官!

刑部内。

厉霄云打量着站在自己眼前的应文煦,面如寒霜。

“你就是言煦?”他开口问道,微眯起双眼。

他实在不明白,言家大公子为何会在这个时候跳出来搅和这件事,难不成言家倒了他就高兴了吗?

虽然厉霄云有着活阎王之恶称,但应文煦也不是什么胆小之辈,他点了点头:“正是。”

厉霄云问道:“你状文上所指认言府的事情,可都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应文煦说道,“在刑部衙门,小民还不至于说假话来糊弄各位大人们。”

厉霄云问道:“为何要在这个时候指认言府?”

应文煦抬眸迎上了厉霄云的眼神,说道:“这些都是事实,为何指认不得?若是小民没有记错,当初厉都尉也是亲手将自己的父亲送进天牢的,问这话倒是奇怪了。”

厉霄云的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意,他倒是有胆,居然还说起自己当年的事情。

“是不是真的,我们要让你和言伯爷对峙过才相信。”厉霄云说道。

在一旁的容澈开口道:“没这个必要,本王已经让言府的下人们来认过了,他确实是言家大公子言煦,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厉霄云的目光看向了容澈。

不知道为何,他总觉得容澈是偏向萧少北的。

这个半路出来的言煦也是容澈带出来的,当初言家可是言之凿凿的说言煦已经死了,如今这个场面实在让人难以解释。

刑部尚书上前道:“下官觉得王爷说的甚是有理,言煦所提供的状文都是有证据的,而言徵只是单方面指责定北侯府,却拿不出实质性的证据来,那三名中将的事情未必就是萧侯爷的过错。”

厉霄云冷着一张脸,并未说话。

刑部尚书又道:“如今事情真相大白,忠德伯言徵家宅不宁,纵容嫡母残害庶子,甚至带兵围攻定北侯府,意图诬陷萧侯爷,光是这些罪名,王爷便有权利将他押入大牢候审!”

皇帝既然钦定了容澈来查此案,就是将这个案件交给他全权处理,只要证据确凿,就算是将言徵押入大牢也未尝不可。

容澈沉思半响,就在厉霄云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他直接道:“传本王命令,将忠德伯府一众人等,押入刑部大牢候审!”

厉霄云微顿片刻,在容澈的注视下,他还是低头道:“下官知道了。”

现在忠德伯府大势已去,就算是皇帝想要保住言徵也不可能了,他若是想当一个“好皇帝”,就不可能违逆民意而留住言徵。

巡卫营的动作很快,直接便包抄了忠德伯府。

言徵看见厉霄云走带着士兵走进了院子里,还以为厉霄云这是带来了什么好消息,正要从床上爬起来上前,却被厉霄云一声令下直接将他拿下!

因为之前被萧少北狠揍了一顿,他现在的身体还未恢复,只要轻轻一动就痛得咬牙切齿,更别说这般粗鲁的被人直接押起来。

“你们这……这是干什么!为什么要抓我!”言徵挣扎而怒视着厉霄云,“厉霄云,你给我个解释!这一定不是皇上的意思!”

厉霄云看着一脸不可置信的言徵,上前两步,走到了他的面前,俾倪着他:“言伯爷,下官只是奉命行事而已。你的大儿子言煦亲自出面指证你的罪行,如今你是戴罪之身,自然是要押入大牢候审的。”

言徵听了厉霄云的话,犹如五雷轰顶。

他惊诧地看着厉霄云:“你是说……言煦?”

厉霄云漠然应了一声:“确实是他。”

言徵愣住,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抓了那么久的大儿子,居然会在这样的时刻出现,给了他致命的一击。

他当初就不该抱这个孽种回来!

“我要见他!这个孽畜在哪里!”言徵的眸子变得猩红起来,抬头对厉霄云说道。

厉霄云道:“暄王说为了保护证人,可不是你说想见就能见的,除非你有证据证明言煦说的都是假的。”

言徵深吸一口气,突然苦笑一声:“真是报应啊。”

厉霄云沉眸,抬手示意手下将言徵带走。

“爹!你们这是要将我父亲带去哪里啊!”言佑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冲进了言徵的院子,看到巡卫营的人打算将言徵带走,他立马上前想拦住。

现在府中变得乱糟糟的一团,原本他还沉浸在自己可以接手伯府的喜悦之中,可是突然间就迎来这样的噩耗,忠德伯府要没落了吗?若是他的父亲被押入狱,那他的伯爵之位以及他手中的权势定然都已经不复存在。

自己又能继承些什么呢?

“让开!”一个士兵冲着言佑德喊道。

言佑德摇头,说道:“你们放了我爹!我爹没有错,你们不能这样对他!”

言徵看着言佑德,突然感觉到一阵心酸。

原本好好的伯府,现在却变成了如今的模样,自己的孩子也没有一个能落得好下场,难道这就是上天给自己的报应吗?自己真的做错了吗?

厉霄云看着挡道的言佑德,冷冷地说道:“你若是也想一起去刑部大牢吃牢饭的话,我可以成全你。”

他的语气里不带一丝的温度,周围的气场一下子变得有些冷了起来,根本不像是在开玩笑。

言佑德一怔,被厉霄云的这副模样给吓到了。

传闻巡卫营都尉厉霄云向来是个冷血无情之人,不怕得罪权势,栽在他手里的人可不少。

言佑德默默地后退几步,让出了一条道。

“带走。”厉霄云冷声道。

士兵直接押着伤势还未好的言徵直接走出了言府。

此时的言府被人群所包围住,长安城不少的百姓都赶过来看热闹。

“出来了出来了!言徵被官兵押出来了!”不知道是哪个眼尖的人喊了一声,众人的目光纷纷看向了大门口处。

元娇娇和紫苏也混在围观的百姓之中,看见言徵被官兵押着出来,她早早就准备好了臭鸡蛋,对准了言徵直接扔了过去!

言徵感觉到有东西正朝他扔了过来,他正想躲开,可惜现在被士兵抓住,根本不能轻易动弹,再加上他的伤势,就算是想躲也无能为力。

“啪嗒”一声,那鸡蛋直接砸在了他的脑门上!

粘稠的蛋液就这样顺着他的额头流了下来,弥漫开一阵臭味。

“不要脸的狗官啊!坏事做多了遭报应吧!”元娇娇就混迹在人群里,冲着言徵大骂了起来。

见有人起了头,其他的围观百姓纷纷拿起了臭鸡蛋和烂菜叶朝着言徵扔了过去,口中的还骂个不停。

厉霄云回头一看,微微蹙起了眉头。

元娇娇看见厉霄云似乎有些不满的神情,她心中警惕往人群后躲去,带着紫苏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言府。

她拉着紫苏拐进了一条小巷子里,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个厉霄云还真是整日板着一张脸,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真阎王呢!”元娇娇不禁抱怨了一句,“比起段无瑕的那张冷脸有过之而无不及!”

“呵,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骂我?”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男声。

元娇娇猛然转身回头,正好看见段无瑕正站在巷子口处盯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