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修仙之最强大佬(修仙从电视精开始)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又是如此

第四十章 又是如此

        唐夏被一个黑乎乎光脑袋喊醒时,朝阳刚好斜照过来,在来人脑后映出一个巨大光轮。

        视线往下,终于从满脸烧焦的络腮胡认出是卞岳。

        衣衫褴褛,对,是说卞岳,比乞丐装还不如。

        而他,一如前面小玄雷和在赤阳遇到的雪狼精渡劫,虽然被雷劈的过瘾,但身上这套新换衣服完好无损,简直是奇迹。

        之前卞岳一直是重金属风着装,那身闪亮的铆钉皮夹克,在七砚山简直晃瞎众修士眼睛。

        万万没想到,上面铆钉全是符珠伪装的,这,阴人利器。

        试想一下,对敌时,将要交手,大喊等一下先脱个外套热热身,然后趁机兜头一衣服的铆钉打过去,不死也先来个重伤,不是风格不同,他都有点心动了,看谁还敢骂发闪光的是个变态……

        等等,被雷劫劈的,脑子不够用了?现在是想这些的时候吗!

        撑着一旁石块要坐起,差点摔个脸朝下,发现石块虽然保持完好,但稍微触碰一下,便会化成粉末,之前地笸箩扣罩的范围内石块全是如此,只四处不见有黄色碗状的东西,想必被劫雷劈成渣了吧。

        唐夏忙又伸手往后摸,古怪的,别说里面的电视,连平板包都是一样完好着。

        对了,还有一个人呢?

        “马道兄没有渡过三品劫。”见唐夏探头探脑,卞岳指着一旁躺地上的黑乎乎人形物,作为这次渡劫的主角,全身裹着布条,脑袋上头发至少焦了大半,隐约都能闻到烤肉味。

        反观唐夏,清晨时分,卞岳是第一个醒来,当时唐夏头脸还有些黑漆漆的,气息匀称如睡熟一般。

        而等卞岳静坐调息恢复,就见唐夏的肤色已经变回如常了,

        其实卞岳更想说,别说马闻信,这样连贯劫雷轰下来,摊谁都渡不过去啊。

        “多亏你的葫芦,马道友渡劫失败,好在人没事,只修为折损严重,又受了不轻的劫伤,短时间怕是醒不了。”

        昨天劫雷接二连三下来,卞岳撑的比唐夏要久些,看到马闻信在连续闪电轰下来时,用尽了所藏手段,仍是没能撑过第六道。

        后面眼看再来一下人就要完了,却有一道淡金色葫芦影突然从马闻信身外浮现,紧随而下的第七道劫雷立刻把葫芦浮影给击碎,后面,劫云却偃旗息鼓而散。正常来说,若不是渡劫成功,就只有渡劫之人被劈的身死道消,劫云才会被驱散……

        “那头长翅膀的鹿精呢?”听卞岳说完,唐夏也有点搞不清,毕竟兑换时只说会大大降低渡劫成功率,没有说什么渡劫失败还能保命啊,难道是金葫芦隐藏功能。

        问完,顺着卞岳手指方向,唐夏瞧见不远地上有一片巨大的焦黑灰烬。

        昨晚威力巨大劫雷下来,他和卞岳、马闻信好歹还有地笸箩给挡了数下,鹿精却是在外面一个人死扛,应该没料到劫雷会跟吃了补药一样,那么猛!

        卞岳示意他抓紧在这边打坐修整,然后径直掠向百多米外的高丘之上,后凭空从身前变出一个手机,拿眼前在那边左右走了走,之后拨打电话。

        劫雷把这里手机信号给劈没了?

        唐夏吐糟一句,见卞岳打电话打的认真,一旁地上的马闻信又昏死不省人事,于是,他悄悄脱下背包。

        包真是丝毫无损,明明布料很一般,就和他身上衣服一样,这究竟是他的缘故,还是电视精呢。

        半拉开背包,唤醒电视屏幕,见上面果然有着几行小字。

        昨晚被后面劫雷连续击中,到底之前,他脑海响起一声清晰提示音。刚才查看,看到上面有一条漏掉的信息,“检测到劫余,是否抽取。”

        此刻见电视屏幕上写着。

        “长时间未应答,默认抽取。倒数,三、二、一……抽到鹿精劫化法宝,地笸箩。”

        “检测到频道没开启,捡取失败,该劫化法宝灭失。”

        果然又是如此。

        幸好晕的早,不然看到这样信息也会气的吐血再晕。地笸箩啊,卞岳和马闻信这样二品修士说困住就困住,还附带减肥的功效,又是一次捡取失败!

        唐夏暗下决心,回去后一定想办法快点渡劫升到一品,看看那个空间频道是不是和法宝捡取有关。

        不过,提到渡劫,他已经算有两次经验了,一个赤阳的雪狼精,另一个是旁边的马闻信,好像俩结果都很凄惨啊。

        据卞岳所述,若不是那古怪的金葫芦,马闻信这会也是和雪狼精一样下场,如此来看,渡劫致命性太大了。

        接着去看屏幕,等怒气值317跃入眼帘,他翻涌心情终于舒解些许。

        鹿精还是作出了很大贡献,和上次的雪狼精一样,给了50的怒气值暴击,两者相似的地方,除了都是精怪外,遇到时都是在天劫之内,最后两个又都被劫雷给灭了。

        看到高丘上的卞岳挂掉电话,唐夏连忙把电视关上,重新装进平板包。

        “联系到一个道友,说瑞光上人……”卞岳一脸凝重的走回原地,再次扫一眼躺地上的马闻信,他话说一半忽顿住,转而问,“那个葫芦,你还有?”

        “还有。”唐夏含糊应着。

        卞岳哑然,清楚听到唐夏说的是还有,而不是还有一个或还有两个之类的。

        其实卞岳明白自己的唐突,之前处理劫云外泄赠送雷符珠,是因一戒的关系。这次带唐夏来七砚山,也是为释空长老所托。

        这一路逃过来,他对唐夏印象很好,像之前他取出本命符珠,结果对方却愿意留下来共御强敌,此刻唐突的发问,见唐夏并没有介意,对唐夏观感顿时又好上许多。

        要知修道之人,最忌讳打听别人的法宝、功法这些,但他实在担心的很,“你和一戒关系那么好,以后喊我卞师兄、师兄都行,千万别喊名字。”

        对卞岳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唐夏也松了口气,心想万一在追问金葫芦下去,他就只能扯谎了,电视精是他无法向任何人道出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