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修仙之最强大佬(修仙从电视精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暴击

第三十九章 暴击

        亮光划破昏黑,一道粗大闪电从云层中陡然劈下。

        下方的鹿精肉翼猛地一扇,想要飞速遁开,却被分射出来的一道给击中,它原在七砚山因紫霆符珠就受了些伤,这会一侧肉翼被刺穿烧焦,终无法再维持飞行,歪歪斜斜的掉落。

        闪电去势未歇,尽数轰击着地笸箩,电光喷溅如雪,地笸箩倒扣的光幕裂纹如绘。

        第一道劫雷被地笸箩挡住,马闻信脸上表情却更加凝重,庞大纯净真气带给他的无比信心,顷刻打消了大半。

        这天劫的阵势真是他的三品劫吗。

        人类修士从炼气期至九品,凡渡劫之时,劫云成形,天空落下的雷电或有多或有少,但针对渡劫之人的真正劫雷,只有九道,且一道比一道强横,一道比一道威力凶猛。

        这九道劫雷一旦抗不过,大多是落得身死道消下场,这也是每每到渡劫,修士即便准备再充足,也都会慎之又慎的缘故。

        也有例外的,渡劫中途失败,有的会靠一些独有法门和法宝护住周全,但过后修为大降,有些甚至再也无法继续修行。

        渡劫时的九道劫雷,第一道,往往只是开胃菜,威力也会是最小。

        而眼下这道劫雷,不仅劈开鹿精肉翼,还把地笸箩给砸出裂纹,它可是四品修士才能破开的法宝,若这一击要是落到他身上……

        “来自马闻信的怒气值+1”

        脑海接收到这条怒气值时,唐夏一点开心不起来,他发现一个严重问题,甚至忽略了鹿精被劈中时的惨像。

        等马闻信布好大阵,天上第一道雷紧随落下,他惊恐发觉,头顶上像有什么在蠢蠢欲动,又如同在召唤什么过来。

        连此刻马闻信的这次,已两次见识别人渡劫了。

        他是没有自己渡过,却清晰感受到,不死死抑制而放任头顶上的感觉,那他第一次渡劫就要来了,此刻终于有了一个炼气期修行的完整概念,他现在气海上疯狂转动的气旋,怕就是炼气期大圆满境所凝,还是无限接近渡劫的那种。

        前段时间在梅溪岭,听陈少文讲述,光炼气期就差不多用了七、八年,他那时还在想,自己就算有电视精,有那个独家的猪蹄汤,怎么也得修个年把几年。

        可现在,若刨去草茎中无法估算的时间,他仅仅只是修炼了十几天而已,中间有几天还是被小玄雷一直在劈着,怎么就到了大圆满境。

        手碰到兜里那块不再发光的青色晶石,一切又仿佛有了答案。

        瞧见闪电击中地笸箩光幕的场面,唐夏心里哇凉哇凉,三品劫竟然如此凶残,这里连外面的鹿精有三位大佬,估计劫雷落在他身上是最少,但也够呛,他要是再在此时一起渡劫,怕不是全都得挂在这里啊。

        何况,他一路上隐约听卞岳提到过,炼气期渡劫冲击一品,还需要一件什么物品,能在渡劫成功后让第一滴丹珠凝结成形稳固的,那时认为渡劫离他还很久远,哪成想来一趟七砚山,山塌了,他要渡劫了。

        他连渡一品劫需要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即便万一死撑的渡过去,最后也可能是白渡啊。

        转过头,唐夏救助的看向一旁,却见卞岳双手掐印,一脸便秘神情的席地而坐。

        不可能吧!

        “静心打坐,守住心神,千万不能被劫云勾动,否则我们都要死在这里。”

        卞岳本想说马闻信渡的这个劫有古怪,明明他大圆满境离渡劫还有段距离,否则先前也不会要服药拔高修为,等第一雷响起,他差点被引动的跟着渡劫。

        话到口中,卞岳又想起这一切全是唐夏抱出金葫芦引起的。

        在海沙,卞岳就以为小玄雷是唐夏修境到了劫云外泄,这会儿连他都差点被勾动渡劫,更别说认定已经要冲击一品了的唐夏,这会子见唐夏看来,他自是明了。

        于是,第一道劫雷打完,地上的画面就非常美了。

        鹿精绕着地笸箩四处抓挠,作为这里修为最高的,又是妖族,在这人类修士的天劫里,几乎要分担一半的劫威。

        身上几件防身宝物早在七砚山被击落,多年炼化的鹿角,也一路上被里面毛脸和尚给消耗干净,加之被雷击中肉翼加重伤势,它唯有先进地笸箩躲一躲,先恢复些真气,岂料地笸箩坚硬无比,他又拿到这法宝没多久,根本没时间炼化,无法控制自如。

        地笸箩的里面,马闻信抓着小旗子忙碌补漏,以图增强大阵威力,照第一道的劫雷,他很可能渡劫到一半人就没了。

        旁边地上打坐的另外两人,全一副便秘样子,隐隐透出欲要渡劫的气息,差点没把马闻信吓个半死。

        组团渡劫一时爽,身死道消火葬场。

        这是修仙界的铁律,漫说马闻信,就外面鹿精看清楚后,也立刻尽量把动静弄的小点,生怕影响到这俩努力憋住天劫的人。

        一里一外,鹿精和马闻信纷纷祭出所有手段,他们修为最高,也是雷劫针对的主要对象,此外还要尽可能照顾毛脸和尚和小胖子周全,当然,如果中间劫雷有把这两人一击而亡的实力,这一人一妖都会非常乐见。

        轰隆一声,第二道劫雷蜿蜒,闪电行至半空,又一声雷炸响,继而一道闪电紧随而下……

        “轰、轰、轰……”

        漫天雪亮之中,地笸箩被击的粉碎,再没了阻挡的闪电,一道道刺眼亮光不断击打着地上三人一妖,怒涛轰击,火花四溅。

        “来自鹿精角力帝的怒气值+2”

        “来自鹿精角力帝的怒气值暴击+50”

        唐夏先是看着外面的鹿精被连续的两道闪电击倒,头顶地笸箩碎裂时,就见闪电连续轰击而来。

        那一刻,他在马闻信和卞岳的脸上看到了同样的惊恐。

        通常劫雷打完一道,就积蓄一会,然后再落下第二道,如此周而复始、循环往复,他在雪狼精渡劫是也见识过,可眼下这情形对比,简直是手枪和机关枪的区别。

        雷劫暴击!

        这是唐夏晕前的最后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