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修仙之最强大佬(修仙从电视精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助人为乐

第三十七章 助人为乐

        鹿精在空中盘旋,红瞳眼睛闪烁不定。

        七砚山卞岳抛出一颗符珠,炸伤几名同门,它在远处都受到波及,否者两名二品的修士根本不会放在眼里。

        一路上,不断被符珠引诱追错方向,到了这里,毛脸和尚连外套上的装饰都是符珠伪装,差点着了道,担心下面毛脸和尚还藏有别的什么符珠,而它鹿角一时又射完,颇有些踌躇不定。

        位于正下方的卞岳,一边暗自警惕,一边大骂鹿精,“卑鄙无耻。这是怕马道友伤势恢复后,我二人联手。”

        不不不!

        唐夏看着又在连连吐血的马闻信,又看看其后背快插满的鹿角,有点理解马闻信刚刚要爬走的举动,这鹿精怕是因为在七砚山伤了同伴的缘故,一直追杀卞岳,那些鹿角也应该都是冲着卞岳去的,最后却莫名全打中了马闻信。

        鹿精的耐心渐渐消磨,终忍不住的盘旋而下,落到离地六、七米时,忽看到卞岳袖子里又悄悄滚出一颗珠子,它顿时肉翼一展,又浮了到半空,而后浑身一抖,一件黄色碗状的器皿从中落下。

        碗状器皿半空中化虚成光,变作几十米大小光晕,刹那就把下方的三人给倒扣在里面。

        “糟糕,它怎么有五岩门的地笸箩。”吐血上瘾的马闻信,见到扣下来的碗状黄光,大惊失色。

        “黄不拉几的是什么?”卞岳也看出这法宝古怪,不再犹豫,手中符珠扔出迎上。

        一阵爆裂声轰鸣,三人在里面震的头晕眼花,半透明的黄色巨碗却只是光华晃动几下。

        “别浪费了,非四品是破不开这地笸箩的。除非卞兄还有一颗七砚山用过的那个法珠。算了,用那个,我们还不如让外面妖物给吃了。”马闻信似是对这法宝有些熟悉。

        提到七砚山用的那枚符珠,马闻信阴冷眼神,暗自咬了咬牙。

        他谭海派有一隐身法门,使用后可借物藏匿,不看那么多五品真修被瑞光上人打伤,他师父跟着一起呜呜喳喳喊打喊杀,最后却毫发未损。

        这法门,缺点是使用后暂时会抽空全身修为,且无法移动。

        他原本在七砚山塌陷时,趁乱已经施展藏在浓厚尘烟中,想着躲上半天一天的,等接到讯息的各大派真修赶来除妖,到时他就安全无虞,再适时显出行踪,还能落个谭海派全力抵抗妖族的好名声,不成想卞岳一珠子轰过来,还是在他修为散尽之刻。

        再后来,看出鹿精是认准了卞岳,他想要分开走,却又被卞岳强迫背上,他有点怀疑这卞岳是不是如表现的那么“忠实淳朴”,不然这一路过来,怎么每次受伤的都是他……

        “地笸箩,最厉害的还不是困住人。”马闻信皱眉,脸色渐凝重。

        当初师父新入五品真修,五岩门掌门来庆贺,他当时作陪就见识过这件法宝,如今被扣在里面,更是身有同感,“你们运功,看真气是不是在流失,地笸箩汲取这些真气会变得更加牢固。”

        “它想慢慢耗死我们。”透过半透明的光晕,卞岳看向得意在空中盘旋的鹿精。

        这里地处偏远,附近没什么大大派,何况大门大派的真修平时大多是闭关或远游修行,即便有能及时敢来的,怕也是会直接去七砚山。他估算真气流失的速度,时间久一些,真有被耗死在里面的可能,而且最可能的,是等他们真气流失一部分后,鹿精再择机动手。

        一旁狗看看星星盯着地笸箩的唐夏,听完马闻信的话后,却有另外一番感受。

        三人之中,他修为最低,论的真气流失,也是他最严重。可他现在觉得全身舒泰,似体内有压抑着的真气向外欢腾逸散的错觉,而且,他细心留意到,身上虚胖正一点点的消退恢复。

        “也不是完全没办法。”马闻信眼睛咕噜一转,为难的叹气道,“此时若是能引来雷劫,有妖物在此,雷威必定大显,破开这地笸箩应非难事,到时禀禀劫雷之下,重伤这头鹿精也为未可知。可惜,我修为只是圆满境,就算再如何发力也无法提前渡劫……”

        卞岳仰头看看倒扣的地笸箩,又望望上空悠闲盘旋的鹿精,不禁捋了捋络腮胡。他修为现在已是大圆满境,按理说,专心闭关修行,再过两、三月待境界完全稳固,便可着手渡劫冲击三品。

        眼下情况紧急,靠着药物,倒是可以暂时拔高修为来强制渡劫,但渡过的几率会大降,且在毫无准备之下,渡劫的危险性自是不必多言,加上此刻渡劫必然会把上面的鹿精拉进来,还有旁边的马闻信、唐夏二人,雷威岂止倍增,那他渡劫几率降的更低了。

        若不这样做,等三人真气流失殆尽,鹿精只需收了地笸箩,他们就得束手就擒,好像这是唯一办法。

        “我身上有套三品劫大阵,是师尊早些年为我准备的,倘若卞兄需要,在下当双手奉上。”马闻信瞅着卞岳,复而再次叹息,“可惜我心有余而力不足,修为实在差的太多,不然……”

        卞岳此刻回过味,无奈何已经被马闻信架到火上。

        “哦。卞师兄,稍等。”唐夏拦住卞岳。巧了,马闻信这个愿望,唐夏能帮忙啊,他一向就这么喜欢助人为乐。

        绕过两人,走到不远处的一棵树后,本以为金葫芦是纯粹来浪费他怒气值,现在看来,很实用啊。

        半拉开背包,唤醒电视屏幕,小声的喊了下兑换金葫芦。

        364点怒气值,瞬间只剩264,唐夏一阵肉疼,好在这不是抽奖,是实实在在的保命。

        等人再从树后转出来,卞岳与马闻信见了都相当无语。

        唐夏怀抱着半身高的金色葫芦。

        是的,足足有一米多高,他哪里想到金葫芦会有那么大。

        兑出来后都想给丢了,银角大王那紫金葫芦托在手上多潇洒,他的这个要两手抱着,还死沉死沉。

        和小命相对,丢脸已经无所谓了。

        拉开葫芦顶端塞子,唐夏对准倚坐大石前的马闻信,“我叫你一声,你可敢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