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修仙之最强大佬(修仙从电视精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恩怨分明

第三十六章 恩怨分明

        猕猴吹开浓雾,纵身跳进听仙台,观崖上众人这时才从突变中清醒过来。

        在炼气期修士中素有圣人之名的瑞光上人,竟然是一只猴妖。

        随着听仙台一声声惨叫响起,青云宗南朔长老率先飞出,投入浓雾中不到片刻,就惨叫着被打飞出来,不是祭出一件瓶形法宝护身,怕是会被追出的飞棒当场打成肉泥。

        饶是如此,南朔长老仍如遭重击,不但法宝被毁,人也是门下弟子用紫荆梭给救回来的。

        要知,青云宗的这位南朔长老,传闻十几年前就是五品真修圆满境,不想这样轻松的被瑞光上人给打成重伤,如此说来,瑞光上人不单隐瞒了身份,怕是修为都隐藏了。

        浓雾之下惨叫连连,各门派带队以及众散修长辈,全站不住了,不知妖猴的修为究竟如何,但料想也不是太高,观台上有位新入六品的真修是家小门派掌门,另外五品真修也有好几个,联手之下,未必敌不过瑞光上人。

        再者说了,这会各门派不断用各自方式最快向门内报信,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来人相助。

        卞岳如今只是二品大圆满境,没有蜂拥跟着去剿妖猴的资格,他和剩下一众修为差不多的修士,把注意力放到突变后护在听仙峰外围的十来个七砚山内门弟子身上,山上以来,都是七砚山外门弟子来往招待,传闻内门弟子全常年的闭关修行。

        等和这些人交手,众人不禁暗暗叫苦,这些内门弟子竟全是精怪,不知用了什么法门,伪丹五品之下就化为了人形,换算成修士的话,这些精怪实力都在三、四品之间。

        浓雾之中,听仙峰之外,打成了一锅粥。

        就在这时,整座七砚山摇动起来,像有巨兽要从里面钻出来。

        被一众真修从浓雾中逼出的瑞光上人,见此情形突然发狂,摇身一晃,身形又变大数米,嘶吼着边和一众混战,一边仍想找时机接近听仙台。

        听仙峰外围,显出精怪原形的七砚山内门弟子,虽说品阶都很高,但架不住修士人多,所以打的也算是旗鼓相当。而当瑞光上人嘶吼过后,这些精怪全都拔涨出巨大身形,实力也都跟着凭空疯涨一截。

        这下外围的修士就招架不住了,顿时死伤一片,余下的作鸟兽散。

        山体轰塌,视线一时被尘灰所挡,逞威众妖皆漂浮其上,卞岳瞅准时机,抛出大师兄送的那颗紫霆符珠。

        重伤数个精怪,同时也把遁在尘雾边缘不知要做什么的马闻信给炸了下来。

        自觉是失手误炸了自己人,再而这时候马闻信没有逃走算是大义,虽有私仇,但卞岳恩怨分明。

        紫霆符珠威力强横,一下炸伤小半的精怪,顿时吸引了绝大部分的仇恨值,大师兄给的保命符珠用过,区区二品修为的卞岳,唯有背着马闻信先逃,其中一头鹿精似认定了卞岳,一直紧缀不放。

        绕着七砚山躲避一会,见瑞光上人和一众真修在空中越战越远,他又连忙寻到塌陷的听仙台大概位置。

        也是瞎猫碰死耗子,拉出唐夏时,他已经找了半个多时辰,估摸鹿精快要识破他手段再次追来,准备再找不到就抽身离开的,毕竟他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结果很幸运,人找到了,误伤的马闻信也背了出来。

        ……

        唐夏听完楞了半晌。

        被卷入草茎通道,虽然在里面过多久无法精确计算,可根据吃东西次数,几天时间还是有的,不然也不会再次薅到自己的怒气值。

        按卞岳所说,这些全是一天之内发生的事,严格说起来只是大半天时间,怎么可能!

        “嘘,有人过来。”

        听到提醒,唐夏回神,忙跟上弯腰钻进密林。

        时已傍晚,天色渐渐昏暗。

        没多会,伴着一阵狂风,暗沉天空中一道庞大身影现出。

        唐夏透过繁密枝叶空隙,看清鹿精的真容,见它状如一般山鹿,体型非常庞大,两侧还生有肉翼,稍一扇动,下方立刻激荡的狂风大作。

        鹿精瞪着灯笼大的红瞳眼睛,飞在空中巡视一圈,转瞬又攀升没入云层,

        “卞兄。那鹿精定是有追踪的法门,这样下去……”靠树根斜坐的马闻信,此时像恢复了些精力,他抹干下巴血迹,转头看下旁边的小胖子,不是看到身后背的平板包差点没认出,他接着又向卞岳道,“这样下去,我们三人都逃不掉,你们快走吧,我来断后。”

        “不行。卞某岂是怕死之人,道兄不必多说,还是快点养伤为重。”

        卞岳义不知从哪里摸出个鸡蛋大的灰色药丸,不等马闻信虚弱的抬手反抗,一把就给塞到了对方嘴里。

        “到是连累了唐小哥。”马闻信被药丸噎的直翻白眼时,卞岳已转身过来看向唐夏,犹豫再三,他突然喉咙一动,嘴巴一张,从中吐出一颗白色符珠来,“这是我自小炼化的本命符珠,唐小哥先吞下,待会如若我和马道友不敌,你就灌入真气击碎,可暂时隐匿行踪,瞬息百里,助你……”

        “我,在下也会和卞师兄一起御敌。”望着湿漉漉的符珠,唐夏义正言辞,估摸这两人挂了,他就算有这符珠瞬息百里,也逃不掉。

        “不好!”卞岳突然大喝,身上夹克外套上的一枚枚铆钉全部激射而出。

        砰砰响声不断,铆钉击到上方虚空一道烟尘前爆开,震波层层荡起,一道庞大身影随之跌出烟尘,现出鹿精的巨大身形,见它肉翼一扇,脑袋上仅剩下的一根鹿角化成凌冽寒光。

        见识夹克外套还有这功能的唐夏,在爆炸声响起时,就被一把推到草丛旁边的斜坡下,卞岳拎起想要爬往树干后的马闻信,也跟着往下跳。

        寒光瞬至,如影随形追着卞岳。

        跌进草堆里的唐夏,眼睁睁看到寒光射到卞岳背后,就将要打中时,却莫名的角度一转,径直插中卞岳拎着的马闻信后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