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修仙之最强大佬(修仙从电视精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天元石

第三十四章 天元石

        爬身起来,不是青色晶石就掉在边上,在这内壁混成一色的光球里,唐夏甚至都找不到原先绿色光幕的大概位置。

        完全看不到一丝光幕存在过的痕迹,伸手试着戳一下,原本柔软却坚韧的内壁,立刻被他轻松的挖掉一小块,随后在外面光环不断掠来击打外壁之下,挖出的小坑洞渐渐又自动变小,之后恢复如初。

        很神奇,草茎连接的光球竟然可以自愈,但唐夏主要是想透过坑洞看向外面,除了黑漆漆的虚空,没有任何东西存在,更确定了之前绿色光幕的古怪。

        想到古怪光幕,自然忘不了他掰下青色晶石前那一堆乌泱泱扑来的精怪。

        绿色光幕的存在和消失,仔细想想,应该和地上的这块青色晶石有关。

        既然暂时不虞光幕再次出现,唐夏终于急不可耐的把电视取出来。

        屏幕很快唤醒,看到怒气值后面的数字362,他简直心花怒放,之前被电视精坑走的怒气值,转眼就补的差不多,以后再也不碰抽奖转盘了。

        等等,要是一个精怪刷2点怒气值,那刚刚岂不是有近百个巨型精怪在对面大宫殿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精怪,开年会?又是什么地方,单看宫殿粗犷风格,完全不像电视纪律片看过的那些?

        唐夏又一次打量身处的光球,开始还想着自己是到了七砚山听仙峰的下面,现在怀疑,这还是不是在地球上了都。

        他不过是刚入门没多久的半吊子修士,对修仙世界还是两眼一抹黑,这种神秘事件就不要找他了啊。

        当要关上电视,唐夏忽又停住,见兑换区的货架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金色小葫芦,只这个葫芦没和炼气丹、空间频道卡片放一起,而是单独放最下面一排。

        压着葫芦最上面,红色字标了个数字5,下面则是写100点怒气值兑换一个。

        他记起了,掰下晶石晕倒前,迷迷糊糊是看到脑海屏幕提醒“检测到天元石逸散能量过载,是否进行转化。”

        难道和这个有关。而提到的天元石,这里符合石头描述的,就只有旁边这个青色晶石。

        视线移到葫芦位置,下方立刻冒出几行小字。

        金葫芦,天元石逸散能量转换,一次性珍稀物品。

        五品以下,修至圆满境,使用后修为大增,直接强制渡劫。

        使用方法:可视距离内,举起葫芦对目标大喊,我叫你一声,你可敢答应?说出正确名字,目标应答,该物品使用成功。

        这,这,这?

        唐夏脑子混成浆糊。

        糊弄谁,这不是银角大王的紫金葫芦吗。

        人家那紫金葫芦,喊谁,谁应了,直接收走化掉。

        他的倒好,喊别人,是免费送修为,立刻渡劫的那种,还要花他100点怒气值。

        “来自唐夏的怒气值+1”

        这就纯粹挑衅了!谁能忍。

        唐夏又放下举起的电视,微怔望着新刷出来的怒气值,冷却时间过了?他在这里是呆了多久?

        一阵天摇地动,他失重跌倒在地,发现不是被气晕头,而是光球真的在摇。

        透过偶尔变成透明的光球内壁,见外面连接的草茎全剧烈摇动着,漆黑虚空被荡出层层波纹,一道道光环加速飞掠,几乎连成一条条炫目光波,而后不断汇集轰击着光球,光芒耀眼刺目,越发白炽。

        不刻,光球变成纯白,随着一处连接草茎的地方由白变灰,再变成黑色化为灰烬弥散,延伸无尽的草茎以及光球摇晃的更加剧烈。

        唐夏强忍着眼睛不适,实话说,不是几天一阳指的磨炼,他现在忍都忍不了,大幅摇摆之中,他快速把电视精收起背好,眼看光球四周草茎连接点都开始黑化,犹豫再三,还是死命把青色晶石给捞到手里。

        电视精让他下来,恐怕不是真的好奇要过来看看那么简单吧,何况,这块可能叫天元石的青色晶石,和他家里的那块非常像。

        不再发光的青色晶石,握手里冰凉,没有预想中再被电流充斥,他刚要松口气,就见光球不知何时已完全黑化。

        光球化为灰烬,湮灭,唐夏脚下一空,顿时向漆黑虚空掉落。

        这一瞬,没了光球的阻挡,他终于看清上方。只见无数条草茎已然成了条条光带,在虚空剧烈晃动的同时,末端又如触手般追逐已经消失的光球。

        巨大光带灵活甩荡,光环掠到尽头脱离飞出,待接触到漆黑虚空又爆散开,入目处一片片璀璨,如灿烂烟花。再下一刻,所有光带一起爆出无可比拟的刺眼亮光。

        漆黑虚空中往下坠落,唐夏一边挡着爆开的刺眼白光,一边手脚并用的挥舞挣扎,想能拉扯什么来阻挡一下越来越快的坠势,这样下去,纵使最下方还是如草茎内壁一样柔软,怕也会砸的不成人形。

        刚这样想,背部隔着平板包就触碰到了地面,是结结实实山地的地面,其下有着搁人的碎石。

        诡异的是,他落到地上的感觉,像是在地面后仰直接躺倒,仿佛之前虚空的坠落不曾存在。

        他放开挡在眼前的手,周围是浓密雾气,一如从听仙台被九叶草拉下去的那刻。

        蓦地,脚下地面翻滚塌陷,这是声势更大的山崩地裂,伴着轰轰隆隆震耳欲聋的炸响声。

        山石碎裂迸飞,击撞在身上,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疼痛,唐夏卷缩地上,在这搞不清楚状况又极度危险之下,听到雾气中传出众多仓皇喊叫,嘈乱成一片。他眼泪差点下来,终于出来了啊,再不见人影,他都要得自闭了。

        在唐夏无以复加的感动中,身体再次传来失重感,不断有碎裂山石砸下,几次被地面抛出去,立刻又被不知从哪飞来的巨大松枝给撞回来。

        身周没了白雾缠身,反而是尘烟遮天蔽日,只能看到自己跟着附近无数山石树木往下塌陷蹦飞,远处或整体是个什么状况,仍是糊里糊涂,其间还不断听天空传出古怪爆炸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