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修仙之最强大佬(修仙从电视精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瓜

第三十章 瓜

        “很好奇,过去查看一下。”

        看到任务中出现这句,唐夏下意识打了个哆嗦。

        上次出现这句,后面马上遇到雪狼精,差点人就在那荒丘里凉了。

        还好,如果前面还是什么风云突变,他就该考虑是不是选择任务失败的惩罚好一些。

        至于“传来熟悉的气息”,有点莫名其妙啊。

        就像里面的那个“很好奇”,到底是说他,还是电视精在说自己?他反正是不好奇,一点都不,也没感觉到有什么熟悉气息,现在唯一想的,就是快点回到听仙台。

        再晚一点回去,等仙音结束,雾气消散,他在众修士以及众位大佬众目睽睽之下从地底下爬出来,怕是什么理由都不成了。

        差点忘记,唐夏搬起电视,狠狠在边框上咬一口,恨不得大喊还我怒气值。

        简直是骗子,100点怒气值抽奖一次,抽个《铁头功》升级帖,勉强忍了,后面出来个“恭喜下次再来哦”是什么鬼。

        恨归恨,恼归恼,也不能真把这电视精给砸了。

        在赤阳城外遇雪狼精那一回,已经见识了电视精的坚硬,他能不能砸的动都两说。再者,现在刷不出怒气值,生气也是白白浪费,等过了冷却时间再恼也不迟。

        任务都发布了,还能怎么办,走吧。

        神秘植物的根茎,一条条曲折盘旋,其间交错相通,顺着甬道往前,往往走了没多久,稍不注意就会进入另一条里,加上根茎内空间实在太空阔,内壁又满是暗色翠绿,很容易产生迷失感。

        幸好有光环不停自上而下掠过,让唐夏不至于迷失方向,只用跟着这道道光环一直往前走即可。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

        目之所及,除了荧光通道就是荧光甬道,再没别的。他进隧道前,手机同样被七砚山弟子搜走,现在唯有靠大概的估摸着时间。

        等饿的实在走不动时,认识到问题严重性,唐夏开始有点害怕了。

        往前,平斜向下延伸的甬道,依然看不到尽头,光环经过时向外望,越往下走,这些根茎就更多,纠缠的也越凌乱,掠行而过的光环,延伸的漫无边际。

        好像恰好到了一个上不上,下不下的尴尬位置。

        先前一直往上去,至少有个找到出口的奔头,按照电视精发布的任务向下寻找,对着无穷无尽的甬道,走的让他有点绝望起来,怕饿死都没找到那个熟悉的气息,最后即便找到,也没力气饿着爬回来了吧。

        走了这么久,他忽然惊觉,自从修行之后,体质得到大幅度增强,像两天前跟卞岳一起爬七砚山,若是修行之前,想一口气翻过那座无名山都很困难,更不说后面一直爬直插云霄的七砚山,还跟上了卞岳的飞速脚程。

        可对比现在,他就算是有点饿,也不至于走了大半天就累的气喘吁吁,很久没有这种疲累无力的感觉。

        呃,那天被雪狼精抓着时,他也是全身没有力气……

        不会吧!

        唐夏惊慌失措,连忙把手从撑扶的墙壁上缩回,刚想到这上面,就敏感觉察到,手扶着内壁,每当有光环滑过,就像体内有一丝东西被一起带走。

        不敢再碰古怪的草茎内壁,静心下来,能清晰感觉甬道每有光环经过身边,体内仍有什么被撕扯出去一点掠走,只是远没手碰着墙壁时明显。

        他难得的主动打坐修炼,过了一会,才感到精力匮乏的状况消失。

        如此几次过后,总结出只要不触摸内壁,体内精力的散失远没有修行聚集的多,只需要每隔一段时间打坐修炼上一小会,就能弥补被这古怪光环带走损耗的。

        四周泛着荧光的翠绿墙壁,以及一道道好看的光环,都不再赏心悦目,甚至变得阴森悚骨起来。

        最后,便只剩下饿的问题要解决。

        对修士而言,即使是炼气期的修士,数天不吃不喝都很正常。所以。来参加听仙大会,只不过短短一天时间,根本没人准备吃食随身携带。

        唐夏也不例外,同时他又是个例外,刚刚打坐测试那一会,起来后更加饿了。

        先前抽奖,要是抽个能吃顶饿的多好,难道要再来一次?

        可他今天的运气明显不好,先是在隧道被自己的一指阳给差点闪瞎,等一起进入听仙台,他又被古怪的九叶草给卷到地下根茎里来。想着怒气值只够再抽一次的了,倘若再来个恭喜下次再来哦,身处这样的绝望环境,他一定会崩溃。

        正犹豫是不是停下,解开背包再挥霍一次,路经两根草茎交汇的巨大转弯处时,唐夏忽地顿住脚步。

        角落有个拳头大小的瓜,是的,像甜瓜一样,另一头还连着内壁。

        瓜不是和内壁一样的泛荧光,颜色翠绿幽深,光环经过时也没任何反应,但当分属两根草茎的光环在这里相遇叠加到一起,瓜就像被激活一样,顿时泛起和光环一样的光芒,甚至还要再强烈些,不仔细的话,就像是光环上的一个亮点,很容易忽略。

        之前经过好几个草茎交汇的弯道,并没有留意到,唐夏靠近蹲下,闻到这翠绿瓜隐隐透着甜香,不是太明显。他身手本尝试的摸摸,谁料刚一碰到瓜就从瓜蒂上滚落。

        把翠绿瓜捧在手心,再有相汇光环经过,就没了反应,应该是从瓜蒂上脱落的缘故,细微的体内精力流失感也不再。

        照理说,这样古怪的环境,又是这么古怪的一个瓜,唐夏是不应该碰的,更别说吃,可人总要向现实低头,再不找到东西吃,他都琢磨是不是挖块根茎内壁来尝尝了。

        瓜皮比旁边的墙壁还坚硬,水果刀什么别指望有了,所以现在力气是以前几倍就派上了用场,手指扣住,稍一用力,瓜就被掰开了。

        汁水四溅,脱离瓜瓣的瞬间,化作点点光芒逸散空中。

        奇特浓香溢满整个弯道,外观颜色有点像西瓜,里面果肉却是泛着光芒的嫩黄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