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修仙之最强大佬(修仙从电视精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痒

第二十八章 痒

        体内气息一乱,差点搞的唐夏走火入魔。

        当然了,他也不知道啥是走火入魔,只简单形容一下。

        不是周围那么多修士,不是远处观崖上那么多大佬在看着,唐夏准把背上平板包摔地上,连摔三次。

        扑街!

        好好的听仙大会,好好的仙音,怎么一下搞成骚情演唱会,还让不让人好好修行了!

        此刻,他静心打坐的情绪都没了,只盼望这鬼听仙大会快点结束,被电视精坑了,以后无法直视听仙大会四个字。

        歌声越来越妖娆柔媚。

        坐立不安的唐夏,抬头,果然见卞岳正一脸担心问询的看来,他止住抓耳挠腮的手,想隐蔽的给卞岳比划个口型,却不成想脱口而出,“《痒》。”

        声音不大,在静寂无声众人纷纷打坐修行的听仙台,在这回肠伤气的乐音中,异常响亮。

        而让唐夏惊讶的,明明他说的是个“痒”字,听到耳朵里,却是有异又相融于仙音之中的古怪发音。

        喊声传开,所有修士被惊扰的睁开眼,没等找到是谁发出的,仙台突然升起弥漫轻雾,不过须臾间,竟把整个听仙台都掩埋的严严实实。

        见了此情形,观崖上的瑞光上人又一次激动的站起,看大家问询看来,他解释说,听仙台已有人在仙音中有所顿悟,故引起异像,还是以往曾未有过的异像。

        异像不异像,唐夏不知道,因为他看到的和外面的不同。

        这些烟雾并不像观崖上众人看到的,先从探仙洞冒出来,而是第一时间从他前面小石堆中那株九叶草中先钻出的。

        再之后,整片地下都在往外冒雾气,顷刻就布满了听仙台,头顶虚空都被充满笼罩,身立其中伸手不见五指,如隧道中的漆黑一般古怪。

        听仙台的修士没有因此惊慌,听到那古怪吐音,再看到生出的异像,大约都猜出和仙音顿悟有关。

        浓雾满布中,他们只可惜没看清是谁顿悟了,与此同时,他们发觉体内行功更快了,有几个常年累月堵在圆满境不得进益的,短短片刻,竟然就突破到了大圆满境。

        于是,众人纷纷重新闭眼打坐,更专注的修行起来,按照往届经验,进入听仙台后,仙音到晚上就会消失,眼看这都快中午了。

        随着古怪吐音,周围浓雾贴靠唐夏身体浮动,似有什么从浓雾中灌入了他体内,受此影响,小腹那块化了大半的东西,像是被激发,迅速消融,生出更多的气流,裹挟之前修炼出的,一起在体内奔腾重装。

        不一会,小腹位置的那块就全部融化,唐夏顿时全身一松,有种飘飘欲上之感。

        唐夏却慌忙中断打坐,他发现冒出浓雾后,修行疯狂的加速,尤其是他念出歌名后,隐约猜出自己刚刚应该是突破了化气期,然而,力量流失的感觉也因此愈加明显。

        “叮。触发被动技能——一阳指。”

        又来了!

        惊恐看向发烫的右手食指,唐夏恨不得把这根手指头咬掉。

        再来一次,眼睛真的会瞎啊,而且浓雾外面就是一群修仙大佬,闪到哪一个,事后他都是死路一条。

        耀眼夺目的白光盛炽,没有驱散开一丝浓雾,反而像融合到了一起,白光茧也堪堪扩散到了浓雾边缘便停止,从外面看,没任何异样。

        “卧槽,那贱人在我们中间。”

        “神经病吧,都到这里了,还闪个屁,我眼睛真的瞎了啊。”

        “老子谭海派封天孝,别让我找到你!”

        “封天孝!我两个师弟出局,是不是你们搞的鬼,身上插的都是你们独门星标。”

        “这声音,是宋师兄吗,嗨,我们谭海派和你们长郡谷,那是亲如一家,怎么会做这种事!别打岔,赶快找发那个闪光的孙贼。”

        谭海派的那个封师兄,也到听仙台了,唐夏无语,不知那个烛节虫的下场怎么样了。

        愉快修行被打断,听仙台一时纷囔嘈杂,为了不被怀疑,他也跟着骂了几句闪光修士真没人性。

        其实他更想大喊,他也是受害者好不好,他眼睛现在也要瞎了!

        “来自刘云峰的怒气值+1”

        竟然还有漏网之鱼,不知这是不是一阳指触发的诱因。

        看到脑海屏幕只刷出一条孤零零的怒气值,唐夏放下心来,想是这片浓雾的缘故,并没有闪到外面看台上一众大佬。

        就在这时,他感觉前方有东西靠近,以为是别的修士,下意识去挡,碰到一片冰凉滑腻的细长竖叶。他心中不由奇怪,从隧道爬出来,还特地看过,听仙台只是一片空阔平地,除中间那个碗口大的深洞,可谓寸草不生。

        也不是,刚刚他清理脚下乱石,就看到一棵九叶草,只是那草非常小,而这片竖叶仅仅摸着前端,就足有蒲扇大……

        唐夏惊异的缩回手,四周浓雾抽动,又几片巨大竖叶从顶而落,瞬间把他连同背着的平板包一起紧紧裹住,随后叶片一缩,全消失在坚硬地面之下。

        一切发生的悄声无息,等了会,见发闪光的修士不肯承认,吵嚷的大家才停下,又纷纷打坐起来。

        指不定那神经病什么时候再来一次,此时抓紧多修行一刻,就抵外面十数天之功,真正的争分夺秒啊。

        看台上大佬们也没发现这突变,观崖上听不到听仙台传出的任何声音,加上那边被浓雾团团笼罩,顶多有人看到雾气边缘涌动一下又恢复如常,自是不会去多想,皆耐心等待听仙大会结束。

        ……

        被滑腻竖叶层层包裹,唐夏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本来白芒的眼前突地变黑,紧随其后,又是一阵天旋地转。

        待窒息感消失,他大口喘着气的同时,发现裹在身上的巨叶不知何时隐匿的丝毫不见痕迹。

        不对,他眼睛能看到东西了。

        唐夏直起身,只见所站地方是一条极宽阔的圆形甬道,甬道内壁散发着淡淡荧光,摸一下柔软光滑,非土非石,有点像刚刚裹着他的竖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