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修仙之最强大佬(修仙从电视精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听仙台

第二十七章 听仙台

        唐夏和一众修士是爬出洞口的,身后,泪水拖流一地。

        不知一指阳发什么神经,漆黑隧道内,失控的接二连三触发,之前在光茧范围的外修士,看到巨大光源,全好奇的被吸引过来……

        起初,还有人叫骂、嚎叫。

        几次之后,发现无论是闭眼、头插地里都躲不开这无差别攻击时,已经有人原地下跪了,恳求拥有这大规模杀伤法宝的大神别在用了。

        进入听仙台的名额是很宝贵,但在这里搞瞎眼睛,难道大会后就不再修炼了吗,好歹给大家一条活路,主动退出去还不行吗。

        唐夏也很绝望啊。

        啥叫被动技能,就是发不发动根本不用跟他商量,关键还连他一起怼,一连串触发之后,他指头烫的都有烧烤味了。

        远处观崖上众人,看到这一幕,着实震撼,瑞光上人带头起身鼓掌,谁能想到这届修士对听仙台如此虔诚。

        不一刻钟,当第五十六名修士爬上听仙台,洞口一阵光华涟涟。

        紧随其后抵达的几位修士,想要跟着冲过去,顷刻便和隧道内其他修士纷纷化作道道霞光,也是进来后第一次照亮了整个隧道,再下一瞬,他们就神奇的出现在了第六砚峰上。

        如此也正式宣告,他们与这届听仙大会无缘,如果三年后仍在炼气期,还是可以再来参加的。

        最后一个到达听仙台的修士,激动的干嚎两声,实在哭出不来了,在隧道被那丧心病狂的白光给闪的流干了眼泪,差点流瞎了都。

        当看清大家继往前爬时,他才注意到,爬着五十多人就略显拥挤的空地中间,有一个凸起的碗大深洞,隐约有靡靡之音从中传出,随着时间推移,乐音越来越清晰可闻。

        按照师尊重潭真人所说,眼下这情形,听仙台算是完全开启了,之后的一天时间里,直到仙音完全消失,看谁有缘从中得悟。当然,就算没有悟出什么,光是在此修行一天,就抵得上外面修行数月,还会对大圆满境后冲击一品有好处。

        艰难从隧道爬出来,仅仅待在听仙台最外围,听着仙音绕耳片刻,他就觉得体内气息翻腾奔流,不禁连忙抹抹眼睛的爬着跟上。

        干嚎随时可以,仙缘难得一回。

        不光这人,连修仙才入门十多天的唐夏,此刻都有清晰的感觉。

        探仙洞传出的乐音越来越清楚,随着爬的离探仙洞越来越近,他体内气息流转的速度也逾快,类似数倍于猪蹄汤兑着炼气丹喝下后的情形,无怪这么多炼气期修士来参加大会,又在隧道里拼死拼活的也挤进来。

        离探仙洞最近的位置,全被红着眼的十多个大派弟子联合给霸占了,其他眼红的修士,纷纷抢占剩下的有利位置,后齐刷刷的闭目打坐,在这仙音中抓紧修行,为以后冲击一品从而打好底子,另外以期能在仙音熏陶中顿悟出点什么。

        传说每隔几届听仙大会,都会有一、两个人能得悟。

        有的悟到是珍稀心法,有的是绝世仙术,反正外界传什么的都有,只是没有一个切实的证据,想想也对,有人在这里顿悟出什么,也不会作死的到处乱传,有的对师门都会隐瞒。

        同样流干泪后红着眼的唐夏,并没有跟着大家往探仙洞近处硬挤,估计挤也挤不过去,能饶幸进了听仙台他很满足了。

        到这一刻,他并没有像别人那么激动。

        从仙音中得悟出什么,实在可遇不可求。至于大大增加修行速度,他发现这“速度”,不过是他喝汤修行的数倍而已。打个比方,连续喝个五、六天猪蹄汤,就抵得上一个听仙大会。

        倒是卞岳很有经验的表示,在此修行之后,渡一品劫确实会顺利不少,这点让他很心动。

        想想那还归算是“劫云外泄”的小玄雷,再想想雪狼精渡劫时天雷的浩荡声势,他双腿就打哆嗦,认为很有必要早早为渡劫做准备,哪怕到时能抵消劫雷一丝威力都是值得的。

        听仙台名字好听,地方却实在太小。

        五十多人一起爬过来时,差点就人摞人了,避开可能因为抢占位置而起的不必要争执,唐夏最后坐到一处兀石遍布的地方。清理搁脚碎石时,看到一块青石旁,竟然长着一株枝叶青色晶莹的掌心大的小草,细数,有着九片大小相同的竖叶。

        忽地,他若有所觉抬起头,远远看到斜对面观崖上卞岳的视线,忙醒然的静下心打坐。此次来七砚山,多亏了释空长老和卞岳,他这么悠闲,着实对不住两人的期望。

        仙音婉转缥缈,调动体内气息随之浮腾,人如沉醉在这靡靡之音中。

        《炼气基础心法》,一想到名字,脑海自动浮出那副四方格简笔画,体内气流也惯性的跟着流转。

        静心打坐没一个小时,唐夏渐渐就有点坐不住了,平时修炼都是喝完汤直接睡了,像眼下清醒的打坐修炼,他反而有点不适应,又或许是心里莫名的惴惴不安。

        仙音之中,修为突飞猛进,可有一种感觉……

        是了,像前两天在荒丘被雪狼精抓按住时,有东西在抽取他身上力量一般,只是在这里感觉并不是很明显。

        要不是他这十几天早习惯了“高速”修行,如今在听仙台上修为每时每刻都大增的情况下,可能根本无法觉察,一如眼下,他四下看去,仿若只有他一个人有这感觉。

        “叮,检查到神秘之语,是否进行翻译。”

        听脑海突然传出的提示音,唐夏差点没懵过去,电视精还能客串翻译工作?

        选择了是之后,耳边连绵不绝的缥缈仙音诡异消失,转而,响起一个轻柔婉约的女声。

        “……她是绵绵一段乐章,多想,有谁懂得吟唱。他有满满一目柔光,只等只等,有人为之绽放。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来啊,爱情啊,反正有大把愚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