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修仙之最强大佬(修仙从电视精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沐卉仙子

第二十四章 沐卉仙子

        之后,靠着卞岳引荐,唐夏见过了瑞光上人,并送上释空长老让捎带的物品。

        瑞光上人没有打开盒子,又说前几天已经收到释空长老的短信。

        白灵藕生长在听仙峰四周,可能是这缘故,此物对炼气期的修行会稍有帮助,效果虽不是太大,但也算是比较珍贵的了。

        说是等唐夏离开时,自会让弟子给多送一些带回,不枉释空长老开了这个口。

        对于另一件事,瑞光上人则稍有为难。

        言明,此次听仙大会报名的就有三百多人,不少都是清尘宗、落霞门的大派,如刚才在这里的重潭真人,也是来套一下交情,想看能不能让门下亲传弟子直接内定进入听仙台,还有不少这样打算的,瑞光上人全都一一婉拒了。

        按说释空长老开了口,若是像以往有人数较少的一届,他加塞一、两个也不成问题。

        而这次不知是不是凑巧,各派以及散修的报名人数众多,最后能进入听仙台的又仅仅只五十六人,实在没法暗箱操作。

        后又言,虽然这一届报名早截止了,但可以给唐夏添上去,至于最后能不能进入听仙台,就要看机缘了。

        唐夏听了没什么,毕竟直到现在,他对听仙大会的概念还很模糊,符合条件的修士有三百多人,最后只五十多个能进听仙台,对于修行入门才十几天的他来说,实在希望不大。

        对不能走后门直接入选,他是有点小遗憾,但还不至于说失望。

        辞别瑞光上人,离开的路上,卞岳反而替他一直打气。说几百人参加,但圆满境比例应该不会太大,而他已是大圆满境稳固,毕竟之前还引起过劫云外泄,只要谨慎些,虽然面对的有很多大门派子弟,仍是很有一线希望入围的。

        唐夏是自知的,劫云外泄不过是电视精的惩罚,他距炼气期大圆满境不知多远呢,然则这些不好明说,唯有虚应两声。

        瑞光门下的弟子在前面引路,领着唐夏和卞岳往客房歇脚。

        随着每届听仙大会的规模越来越大,七砚山客房的规模也是一扩再扩,开始只是第三砚峰,后面人太多,而且有些大门派又很讲究,也有些门派间私下有过节之类,根本就没办法安排住一起的。

        到最后,瑞光上人干脆让弟子全搬到第五砚峰,剩下第四砚峰也留作客房使用。

        唐夏和卞岳跟着去的,就是位于第四砚峰的客房。

        人没走近,远远就看到葱郁满眼,林间错落有致建了不少雅致的四合院,还有几排相隔了潺潺山溪的竹楼,据说能来这里入住的,要么是实力雄厚的大门大派,要么是背景很强的散修。

        四合院大多安排给各派带队而来的掌门、长老等,竹楼则是给弟子们的,唐夏和卞岳被引往一处略显小巧的四合院。

        卞岳在修士间小有名气,但瑞光上人如此安排,唐夏觉得,大概率是冲着东林寺云阳大师的面子。当然,按照瑞光上人提起释空长老的语气,如果不是卞岳在,他也能被安排住到阁楼里,现在是沾了卞岳的光。

        路过一处竹林,顺着摇曳林竹往里看,见里面露出一幢白墙青瓦的别致院子,没等细看,忽听一阵喧嚷从身后传来。

        一行五、六名青春少女,统一着荷叶罗裙,手执带鞘长剑,只剑鞘上面有奇怪孔洞,古香古色,犹如画中走出。

        少女们后面,是一位翠霞裙梳高髻的女子,见她弯眉颦黛,脸覆轻纱,颀身玉立,行走间裙裾如扫落梅。

        山路上闲人顷刻多起来,唐夏身边不知从哪里冒出几位仁兄,站在路口一边练着块,一边眼睛频瞄的八卦着。

        “兄逮,这些是什么人?”

        “垣音门啊,没看她们都带着音剑,看到最后面那个没,垣音门沐卉仙子。”

        “啊,她就是沐卉仙子!快,别挡着,让我看看,九个月前在巨鹿山一剑斩断谭海派长老胳膊的那个吗。”

        “不是她还有谁,一个四品伪丹的蛇精偷进垣音山门,当天就被剥皮扔后面海里了……”

        “真的,假的?”

        “还真的假的?垣音门最快修成四品的仙子……小声点,注意姿势,她们看过来了。”

        四品?后面这女子也就不到三十岁的样子,竟然已经是四品修士了,粗略了解过品阶修行的艰难后,唐夏对此表示震撼,同时在这些人的八卦中,也给他建立起一个嫉恶如仇的仙子形象。

        垣音门一行人走到路口,觉察到后面的沐卉仙子顿住,前面几个少女也都纷纷停下,转过身,又齐刷刷顺着视线看向唐夏这边。

        呃,咋回事,发现电视精了,要斩妖除魔,会不会连累我……

        唐夏鬓角冒汗,被那道深幽目光望着,有点发虚的托了托背身后的平板包。

        ?愁绪挥不去,苦闷散不去,为何我心一片空虚。感情已失去,一切都失去,满腔恨愁不可消除。为何你的嘴里总是那一句,为何我的心不会死,明白到爱失去,一切都不对,我又为何偏偏喜欢你……?

        等等!

        哪里来的背景音乐,还是带着歌词的。

        太玄幻了吧,这是仙侠啊。

        唐夏揉揉耳朵,试图证明这是幻听,可是看到不光旁边的几个八卦兄弟,连对面一群罗裙少女都惊异的四下寻找。

        正在这时,忽觉一凉,唐夏转头。

        一个长衣儒衫男子,背身飒飒站在一块巨石之上,面向远方苍茫云海。

        男子背手而立,长衫被山风吹拂飘动,他深沉轻吟,“红颜远,相思苦,几番意,难相付,十年情思百年渡,不斩相思不忍顾……”

        又一阵冷风吹过,唐夏稍稍清醒,发现山石之上男子的儒衫变成铆钉夹克,背身站在上面的卞岳,正缓缓的转过身。

        “卞郎。”

        沐卉仙子脱口而出的称呼,加上情不自禁的趋步上前,让唐夏听到方圆一里内的所有心碎声。

        望着深情走近的两人,他使劲摇摇头,不敢相信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