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修仙之最强大佬(修仙从电视精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旧识

第二十三章 旧识

        在七砚山弟子的引路下,唐夏和卞岳来第六砚峰一处三层高木楼前。

        经过高高悬挂“逍遥堂”的牌匾,进门是个足有篮球场大小的客厅。

        一水大理石地板砖,豹纹的,长长仿虎皮高背大沙发,后面是装着一排排镭射小灯的摆设柜,上面陈列着各色古玩、奇石,墙角一块荒野气息浓重的巨大卧石旁,紧挨一张豪华的多功能按摩椅。

        趁着两层高吊下来的巨大水晶灯,风格杂乱,又金碧辉煌,简直想戳瞎眼睛。

        洞府呢,说好的瑞光上人的洞府呢!

        这幢木楼外观还说的过,可内部装修是怎么回事。

        巨大电视墙更是看的唐夏脑门直突突,平板背包里的电视,和墙上悬挂的最新100寸的曲面电视比起来,简直小巫见大巫。

        客厅长沙发上,背身坐着两个青袍道人,斜对面一张大办公桌后,是个五、六十岁的老人坐在沙发椅上。

        说是老人,但看其面前红润,精神奕奕,不是头发花白,勉强都称得上是中年人。倘若是只看装扮,说是年轻人都不为过,纯白中山装,一条龙纹金锁项链挂在胸前,手里不停盘着两个铁胆,不,看那金灿灿色泽,不定是一对黄金胆。

        “卞道友,你来了。”

        见门人领人进来,老人转脸,瞧见是卞岳后,脸露喜色的招呼。

        “见过瑞光上人。”卞岳微收整日挂脸上的玩世不恭,向瑞光上人见礼,手里凭空变出来一个半米多长的狭窄木盒,交给门子递过去,“师兄托我把这断剑归还。”

        瑞光上人接过木盒,看都没看,往袖笼一缩,木盒奇迹般的消失,“前辈他太客气了,桃剡剑能帮助到道友就好。”

        “卑鄙小人,你可还记得我!”卞岳和瑞光上人正寒暄,旁边沙发坐边上的一个半边脸赤红胎记的中年道人,忍耐不住噌地一下站起来。

        “呦,当是谁,这不是马闻信马道兄。”卞岳甩着头巾,外套上铆钉震的哗啦哗啦直响,“上次在武隆庵,道兄跑的可真快。”

        “卑鄙无耻,不是你小人作祟,我会被那群妖道堵住。”被称作马闻信的道人,听此不知想到什么,激动之下,脸上胎记血红欲滴,“我,我,看你这次哪里逃!”

        端坐沙发里面的身材瘦小老道人,忽然眼睛一睁轻喝,“瑞光上人在此,休得无礼。”

        “师父,请为徒儿做主。就是他故意引来妖道,我才丢了那颗四品伪丹,最后定是被他偷偷抢了去。”

        “抢走又如何。”卞岳乜着眼睛,一副懒得解释的神情,“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

        那日一行人相约进探寻古修遗迹,刚到武隆庵就被一群妖道给围住。

        用尽手段四散脱困,卞岳又悄悄潜回,这才发现是中途失踪的马闻信搞得鬼,后面跟到一处深水谭,见马闻信从谭底捞出一副遗脱,中间藏着一枚看起来就不凡的四品妖兽伪丹。

        众所周知,修士二品大圆满冲击三品,渡劫之时,除了必需的明华草,若是再配有一枚四品伪丹炼制,渡劫成功,品阶成色至少能提高三成之多。

        对渡三品劫早就轻车熟路的卞岳,自是明白四品伪丹的妙用,这时候不下手,难道还留着过年,何况对方是先小人,他不过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看你待会还能不能再嘴硬!”

        当日组队,马闻信知道卞岳还远未到二品圆满,短短年余时间,修行能精进到哪里,而他那时就是二品圆满境,多伪丹失败后便一直闭关苦修,不是这次要随师父护送门内弟子来参加听仙大会,他都不会出关。

        料想再至多闭关数年,大圆满境就有望,到时就得开始着手准备渡劫冲击三品,也由此可知,那枚珍稀四品的伪丹,对他是有多重要。光是打探这枚伪丹消息,他就在黑仙市花了不下数千灵贝,谁知功亏一篑,如今见到抢伪丹的本人,哪里还忍得了。

        瘦小道人斜眼眯起,似能看穿卞岳的真实修行,见他手中浮尘一甩,姓马道人随之跌回沙发,本踏步迎上来的卞岳也被一股无形之力推出几步远,“狂妄,我替你师门好好管教……”

        瘦小道人从沙发上起身,瑞光上人见这剑拔弩张阵势,忙从桌前绕到一旁,“慢着。”

        “上人这是?”准备动手的瘦小道人略一迟疑,都知瑞光上人早是五品真修了,他则是新晋,而这里又是七砚山,于情于理他都得卖个面子。

        “卞道友,这是重潭真人,谭海派掌门,五品真修。”瑞光上人面露为难之色,一边示意卞岳快收起手中暗扣的黑色符珠,一边又给瘦小道人介绍,“重潭真人,这位是卞岳卞道友,东林寺云阳大师的师弟。”

        “云阳大师。”重潭真人放下浮尘。之前听马闻信提过此人,说只是一介散修,而且看卞岳这装扮,也很难和寺庙联系到一起,“原来是东林寺,怪不得这么猖狂。”

        “原来真人是谭海派掌门,失敬失敬。”卞岳收起符珠,即使听到瑞光上人的介绍,仍没有丝毫畏惧,一副火爆无比的样子,“真人要替师门管教我吗,刚好,我师兄最近对佛经有新悟,还没闭关,随时恭迎真人上门……”

        “哼!”重潭真人脸色阴郁,转而向瑞光上人扫浮尘示礼,兀自往门外走去。

        马闻信本就不认为自己拿不下卞岳,后面见师父有出手的意思,更是心中笃定。五品真修,到哪里都是跺脚震三震的人物,可完全没想到瑞光上人会来阻拦。

        等到后面,看师父忍气吞声的样子,他虽对东林寺所知甚少,但也明白这是踢到铁板上了。

        想想才放出去的大话,现在要灰溜溜的避开,马闻信脸上胎记憋的发紫,他恨恨瞪了卞岳一下,转身走时,扫到进门就呆呆站在一旁的唐夏,眼睛一转的冷笑着拂袖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