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修仙之最强大佬(修仙从电视精开始)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故人

第十六章 故人

        处理好新鲜猪蹄,再美滋滋丢进几节白灵藕,下午一回到家,唐夏立刻用炖锅坐灶上熬煮起来。

        之后又他忙的出躺门。

        街尾有一家祖传裁缝店,到了那,按照电视精现在的尺寸,专门定制了一个大平板背包。

        照释空长老所说,那位故友瑞光上人是在隔壁湘北省,有点远,加上一个什么听仙大会,来回差不多得几天,担心电视精这期间出什么幺蛾子,他决定还是带着一起走放心点。

        九天小玄雷去梅溪岭那次,匆忙间用床单扎着太引人注目了,这次用个高档点背包,别人应该一眼看不出是台电视吧。

        等平板包做好,再采购一通回来,天色已然昏黑。

        猪蹄汤熬上、两三个小时,甫一推开房门,便觉香气扑鼻,有经验的唐夏知道这是假象,这会喝起来会淡的难以下咽,还需要放两瓶调味剂才行。

        取出炼气液,他又怔住,想起下午在法门寺的谈话。

        释空长老说法门寺也有小沙弥用白灵藕加炼气液一起服用,但也只是仅仅滴上一滴而已,滴多了就会出现不适,服用之后的效果,也只是比平时修炼快一点点。

        这和他状况,完全不同,难道不全是白灵藕的缘故。

        他和一般人体质不同?

        可他在遇到这倒霉催的电视精前,一直和周围普通人一样,还比别人更容易胖,除此外,就是那晚电视精提示绑定后,他晕过一段时间,醒来也没觉得身体零部件多了少了或者被换了。

        想了半天,没一点头绪,有道是头上虱子多了不愁。电视精、脑海屏幕、任务、怒气值、抽奖啥的不是一样没搞清楚,反正配上白灵藕,放两瓶炼气液对他来说是是刚好的,少放点不够味,多放点喝了不舒服。

        至于放多少对修炼速度的影响,他反倒是最不在意。一提到修仙,下意识反应就是动辄闭关几十年啥的,连炼气期都要好几年时间,有啥好急的。

        为什么执着的一定要煮猪蹄汤?

        这个问题问的好,在梅溪岭试过用别的来代替啊,就猪蹄最适合他口味,咋办。

        打开炼气液,唐夏再次顿住。

        按照陈少文所言,以及释空长老今天的语气,炼气液是比较贵重的,尤其是贴了清尘宗的牌子。

        想到这,唐夏就照脑袋拍一掌,可惜没刷出怒气值,看来真的有技能CD,他现在很懊恼在山里的胡乱测试,浪费了好几瓶,更糟蹋了不少猪蹄、排骨、腊肉……

        现在,手里只有陈少文临别送的四瓶了,按照他喝汤的用法,只够用两天的,那两天后呢?

        最近算一直在修炼,渐渐有了感觉,像修炼后小腹处化出的气流,用猪蹄汤配两瓶炼气液,生出的气体估摸是没喝炼气液修炼时的十几、二十多倍。

        下午在法门寺,释空长老说完白灵藕的事,听之前赠送的是他差不多一年的使用量后,他愣是没再敢提炼气液喝完的事,万一不小心暴露了电视精,谁知这仅仅见过两次面的便宜二师兄还可不可靠,一个搞不好,他会被整个修仙界逮去切片研究。

        然则除过释空长老,唐夏也没有别的门路搞到炼气液,找遍全海沙超市也没用。

        总不能直接跑去清尘宗,逮着陈少文说我是你救命恩人,你得报答我,再之后厚着脸皮要一些炼气液。就是能拉下脸,看陈少文拿出这四瓶时的肉疼样子,又能多个几瓶呢。

        更何况……

        正扑街!

        梅溪岭临别时,陈少文口口声声说有空让他去清尘宗,再做报答,好好招待云云,可这扑街仔连清尘宗的地址都没给他啊!

        想起就气,气的牙疼,想马上喝猪蹄汤。

        没炼气液,他还有一丸顶两瓶的炼气丹,效果怎样不说,但可以保证自力更生,以后只要作死的多找人刷刷怒气值,修炼不就有保障了。

        收起陈少文赠的炼气液,唐夏转手拿出炼气丹,丢进汤里,不刻便融化开。

        香郁四散,唐夏端起盛好的汤,轻轻呡一口,顿时想到下午在法门寺看的那场吃播秀,口舌生津啊,比以前放炼气液还美味,可能因为多了柠檬味吧。

        丢!味道好是好,炼气丹为什么是柠檬味的啊,这是修炼,这是修仙,不能严肃点吗!不是汤太香,真的一点都不想喝!

        一夜昏沉酣睡,唐夏已经习惯了这种修炼方式,觉得非常好,睡觉修炼两不耽误,白天还有大把时间,真是上班族和学生族的首选。

        伸伸懒腰,几乎能听到筋骨舒展开的声音,唐夏闭目感受,不但汤的味道更美味,小腹位置化开的气流比以往也更多了点,模糊觉察到,小腹的那块地方,好像有一半都化开了。

        早上点外卖,吃完红烧牛肉粉,唐夏打包行李。

        电视装进昨晚定制好的背包里,看起来有点像大画板,背起试一下,嗯,不错,很有艺术家的气质。

        兜里套出记着号码的纸条,拿出手机,等输入前几位数字,他就脸色就渐渐变了。

        不好的预感来了,这号码好像是他通话记录里的,恍惚记起一戒小和尚曾使用过他的手机,用他手机干啥了来着。

        “谁啊?”

        等听筒里传来洪亮招呼,唐夏才发觉电话已经拨通了,“……你好,我是唐夏。是我二师兄,嗯,释空长老让我打的这个电话。”

        “哦,你啊。知道了,昨天释道友发短信和我说过。你在家门口的路边等我,马上到。”

        啊?啊!在家门口路边等,还马上到,到哪里?

        唐夏转而打电话给巴米,交代不在的这几天,她多来客栈转转,又将一串钥匙交给门口看摊大婶,之后背着电视精,拎着大包小包,来到路口。

        很快一辆计程车停在面前,弯腰透过车窗看到重金属风皮夹克外套,唐夏头皮发麻,当看到探过来的大络腮胡时,不好的预感终于成真。

        卞岳,一个住在大青山精神病院的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