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修仙之最强大佬(修仙从电视精开始)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修行不易啊

第十四章 修行不易啊

        “电视坏了,我顺便带去修。”

        “所以说,花里胡哨功能多了也不好,修什么修,谁还看电视呀。”看唐夏终于收拾好东西,巴米蹦跶着爬到前台柜上,嘴里讨着好,“表哥,你同学那伙食不错吧。”

        什么意思?

        旁边有个放饮料的小冰柜,借着屋内灯光,唐夏刚好在外层玻璃上照到自己。

        雷劈了几天,昨晚和今天早饭都还没怎么吃,人怎么还胖了啊!

        “来自唐夏的怒气值+1”

        瓦特?!

        脑海刷出的怒气值让唐夏怔住,之前测试过,同一个人不是只能刷一次怒气值吗。

        难道和时间有关系,像技能冷却?

        他咳嗽一声,“巴米啊,这几天你家里伙食也挺好啊。”

        “啊?啊~”巴米一把抢过唐夏递来的自己“血汗”薪水,小马尾一甩往外小跑,“我讨厌你。唐胖子!”

        十分钟后,保持静止的唐夏颓然坐下,确定不是脑海屏幕卡机或信号不好。

        巴米的怒气值竟然没有收到。

        如果刷怒气值要技能CD,巴米的也应该有才对。是什么问题?

        他和巴米隔了一样多时间,究竟有什么不同,太奇怪了。

        之前在山里,蜈蚣精就刷出2个怒气值来,真是让人头大。还得多试试才行,毕竟怒气值现在很重要,能兑换东西,还能抽奖。

        如巴米说的,离开这几天,还真有一批十多人办入住。一人一间,旅馆十多间房子刚好住满,查看电脑入住记录,在他回来前一天这些人就全部退房了。咦?身份证有点统一啊,定向招来的群演吗,竟然都是同一个地方的。

        难怪巴米会尾巴翘上天,这确实是大半年来生意最好的几天,倒对得起这周发的薪水,希望小丫头能再接再厉。

        唯一可惜的是,如此人畜无害的小丫头,竟然只刷出一次怒气值。

        怎么办,他总不能老逮着自己薅吧。

        一是太慢了,几天才刷一点怒气值出来。二是这样长期薅下去,情绪肯定会影响到心理,别搞得他最后跟一戒小和尚和卞岳一样要去大青山。

        是的,从梅溪岭回来路上,他曾想过是不是去找下一戒小和尚,以及那个重金属风的卞岳,可一想起那天告别时两人蹬上的专车,他觉得还是断绝联系的好。

        过了几天野人生活,又被雷劈几天,而今回到家,没了后顾之忧,唐夏中午洗漱换身新衣服,出去大撮一顿,便回来美美补了一觉。

        电视精重新挂到电视墙上,打开,屏幕上除了怒气值变成了6,别的没什么改变。当然,插上电视盒依然没法收看节目,这电视算是废了。

        晚上临睡前,几天习惯下来,唐夏不自觉就开始修习《炼气基础心法》。

        没雪藕,猪蹄汤搭配再多东西,等炼气液滴入两滴后,如陈少文嘱咐的,喝下一口小腹就撩烧难忍,真的有气涨感。

        最后只得小心的滴了一滴在口里,这才顺利的修炼下去,完全没之前那么的顺通舒畅,第二天醒来,也没以往体内气流增加的那么明显。

        至于从电视精那里兑换的两粒炼气丹,他就更不敢尝试了,舔一口都不敢。炼气液只是滴两滴,还那么大的一锅汤,喝一口都有问题,这炼气丹舔一下谁知会不会等同吃下几天的量。

        早上起床,唐夏就注意到,天气有点不好,多云。

        硬是在院里呆坐半天,每当上空飘过一片阴云,都唬的他两腿发颤,没雷劈习惯,不代表他愿意他喜欢啊!

        好不容易挨过中午,确定那九天小玄雷是真正渡过了,他才敢骑上小摩托去麓山,准备找做吃播的播主释空长老,也是他的便宜二师兄。

        去看能不能再要些雪藕,哪怕买也成,为此他还特地多冲了些钱在手机账户,释空长老虽然年纪大,但作为一个吃播,扫码收款应该不在话下。

        此外,再关于修行和炼气液这些,陈少文虽然说了点,但他有自己的特殊性,有些也对不上号,既然释空长老让他喊空师兄,问些问题应该可以吧。

        其实这些问题,找一戒小和尚的那个卞岳应该也能搞清楚。

        可想想两人最后去的地方,他就有点发憷。接触多了,他指不定也得怀疑自己脑袋,当然,他的怀疑一直就没停止过。

        最近发生的事,不但颠覆了他二十多年形成的现实世界观,这又发布任务,又是怒气值、抽奖的,也超脱了想象中的修仙世界观好不好,一旦这些曝光,不光是现实世界,搞不好连修仙界都要烧了他。

        轻车熟路,很快到麓山后谷。

        依然是那个卖门票的小沙弥,依然找来了另一个领路的小沙弥,唐夏跟着走到寺庙后的凉亭,依然是正在吃播互动中的释空长老。

        正赶上时候,释空长老换了身老伯装,半蹲在篝火前,一边来回翻动架起来的竹筒排骨,一边拿着油刷涂往上抹着黄灿灿蜂蜜,烤的外焦里嫩。

        瞧见小沙弥领唐夏过来,释空长老颔首示意下,接着转过身,继续对着直播手机互动。

        “……整整十五斤排骨,全用竹筒穿着烤,蜂蜜也刷好了。看,滋滋的冒油。等等,我尝一下。这一口下去,满嘴爆香,爽!”

        十五斤排骨,不一会变成一堆泛着油光的干净骨头,旁边刚吃过午饭的唐夏,都给又看饿了,难怪释空长老会一边啃骨头一边不断喊感谢这个老弟送火箭,感谢那个老妹送飞船云云。

        ……

        “修行不易啊。”

        不知是不是因为两次都撞上吃播现场,搞得像个吃货,释空长老不无感慨的随口解释一下,可唐夏觉得这个解释根本不成功好不好,什么修行不易,没听过修行要搞吃播的,还是说吃播都是在修行?

        “师弟次来,所为何事?”

        或是做吃播都这样,即便是佛门高人,也都一副随和模样,释空长老洗完手,找牙签剔剔牙,接过小沙弥适时送来的清水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