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修仙之最强大佬(修仙从电视精开始)在线阅读 - 第九章 劫云外泄

第九章 劫云外泄

        碧空如洗,烈日如瀑。

        转瞬,天空就被片片飞涌来的阴云遮掩,铅色翻滚,如狂风在云层里搅动撕扯。

        唐夏没有多害怕,反正都被劈过两次了,倒是很想应景的喊一声,打雷了,下雨收衣服啊。

        “师兄,这……”

        “是劫云,但不是劫雷?”卞岳皱眉端详,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他从机车包淘出十几块刻着铭文的银色扁石,在小院踱步两圈,按方位摆好,又从怀里套出一颗黄色木珠扣在手中,“一戒,你带着唐小哥进去。”

        如扯线木偶,唐夏被一戒小和尚拉到小院的中央,然后看卞岳往一戒小和尚托着的铜钵上一拍,铜钵立刻腾空而起,滴溜溜旋转的悬在两人头顶之上。

        对这反重力现象,他都懒得吐槽了,马上可就要被小玄雷劈第三次了。

        “这是接印珠,没想到师兄二品就能炼出玄阶法珠了……”夸了几句师兄,一戒小和尚才入正题的给唐夏介绍,“就算是渡二品劫,玄阶的接印珠都能抵挡住一道劫雷,现在只是炼气期大圆满勾动的劫云外泄,根本不用……”

        毫无征兆,铅云翻滚,一道雪亮的闪电蜿蜒而出。

        “去。”

        卞岳身上的铆钉皮夹克无风而鼓,手中那颗接印珠急速射出,正迎上怒涛而至的闪电。

        无声无息,接印珠骤然自燃,再而爆裂开,变弱一些的闪电没有停顿,紧接着击中下方的铜钵。

        这一刻,唐夏不知自己是不是产生了幻觉。

        仿佛慢动作,他看清闪电击中铜钵,喷雪飞溅,无数道细小闪电在小院上空疾射,摆在四周的铭文石头同时被映照的雪亮,等其中两块爆裂开来,这些铭文石头和闪电全暗淡下来,便石最终成了灰黑色。

        被闪电刺亮的小院,重新恢复昏暗,不等想就近给小和尚捡起铜钵的唐夏有反应,就见天空又是刺眼一亮。

        一道更粗的闪电射至小院,一分为三,其中最大的一道,射中了只来得及抬头看向天的卞岳。

        全身麻酥燥热,皮下犹如撕裂着,倒在地上的唐夏惊奇发现,虽然疼痛难忍,头晕眼花的想吐,可竟然没晕过去,当然,他现在的感觉还不如晕过去好受。

        “来自卞岳的怒气值+1”

        ……

        落雷时一阵狂风大作,想来没多少人会注意闪电击中的具体位置,反正等了好一会,唐夏也没见有邻居过来八卦。这事要搁邻居家里,又接连被雷劈中两次,他是怎么也要去凑凑热闹的。

        “唐小哥真的没大碍?”

        “谢谢卞师兄,我现在感觉好多了。”被扶进屋,唐夏瘫坐了一会,等黑色皮肤恢复如初后,他就好了。

        刚刚在院里,被雷当场劈倒,让他很没面子,感觉多忍忍,其实是可以像卞岳一样挺住的,他觉得更多是被那闪电声势给吓到的。总之,想了半天,也没找出最佳借口,“你没事……”

        “俺莫事。嗯,莫事。”卞岳冒出一句家乡话,见他双手掐印运气,口中又吐出一口淡淡的黑烟。

        卞岳此时和一戒小和尚一样,露着灰黑光头,先前在院子里,头巾被最后那道闪电劈的粉碎,身上皮夹克也由重金属往乞丐装风格演变。不是看他手哆嗦的把铜钵递给胡吃海塞薯片压惊的一戒,唐夏还真以为他没事。

        “师兄,这是怎么回事?上次时,威力都没那么大,这次还来了两道。”一戒小和尚瞅着对面师兄的络腮胡嘟囔,嘴里薯片渣乱飞,好像要以此弥补刚才的损伤。

        一戒两次被闪电溅射到,除了皮肤变黑,今天两个眼圈也都黑了,反观唐夏,被劈后皮肤焦黑的更厉害,可恢复了也极为迅速。

        “绝对……差不多……应该是唐小哥的应劫云,只是有点古怪。”

        卞岳又吐出一口淡淡黑烟,闪电下来时,他承接了最粗的那道,伤害也最大,脑袋上戒疤都红肿起来。

        刚刚从小院过来,卞岳一个劲的咳着黑烟,真是吓死个人,应该说是吓死了唐夏,一戒小和尚倒是见多识广的样子,见怪不怪,这反而让唐夏更担心,修仙之路似乎并不是那么的美好。

        “唐小哥。”瞧唐夏走神,卞岳又喊了声,继续道,“你的外泄劫云很古怪,可能是马上要渡劫一品了,如有外力影响,反而让威力增大。就之前,若不是一戒在你身边,那天劫雷威力应该没有那么大,刚才你也看到,我横加插手,劫雷威力对应变得更强,遭到的反噬也最大。”

        一戒小和尚难得停下嘴巴,“那怎么办?”

        “开始只当是普通的劫云外泄,现在看来,不是。渡劫也是应劫,皆有因果线,唯有唐小哥一人承受,可以看作是锤炼唐小哥的修行。”

        不是焦黑的毛脸,以及一身乞丐装,卞岳这时还真有一代宗师的范儿,他边吐着淡淡黑烟,边说,“应劫之时,同道中人在旁,劫雷就会对应增强。为今之计,唐小哥不如找一清幽之地闭关,暂时别急着渡劫冲击一品,先稳定下来修行,不至劫云外泄。”

        “谢谢卞师兄。”

        唐夏自知自家事。

        什么劫云外泄,严格说起来,他只是修炼了一晚,还是那种简装版的心法,哪里到什么大圆满渡劫冲击一品的地步,这不过是电视精因为任务失败给的惩罚。

        九天小玄雷,看来真的要被劈足九天才算完。

        不过,若如卞岳说的,身边有修行人会导致雷击威力增幅,那只他自己的话,似乎没那么危险,之前不就是挺过来了。

        “师兄,我……”

        “你什么你,留在这里,你也会连累唐小哥。赶紧跟我走,等唐小哥稳定了修行再说。”

        卞岳立刻打断一戒,似担心劫云卷土重来,连一口水都没喝,就领着一戒告辞。

        临别之际,他赠与唐夏一颗拇指大小的棕色珠子,言道是雷符珠,以报答一戒小和尚提到的相助之恩,说是让他危险时导入真气便可,等同一品修士的全力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