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修仙之最强大佬(修仙从电视精开始)在线阅读 - 第八章 专业人士

第八章 专业人士

        “实在不行,送去大青山看看吧……”

        没等睁开眼,听到熟悉嗓音,唐夏就明白自身处境了。

        吴医生不断在床尾数落着小和尚。

        大概意思是,脑子不好喜欢乱摸东西,家里人就要严加看管,这一次……这两次是幸运,人没事,难保下次……

        送他来时,小和尚还不忘带上他的钱包和手机,这份经验,让唐夏有些心酸的宽慰。

        又一次办理好出院手续,他醒来明显感觉比昨天强了一点,身体不适感没那么严重,看,都能亲自把停在医院停车场的摩托车骑回去了。

        摩托车出医院大门,看路边走来的小光头上方冉冉升起的朝阳,再望向飘着几朵白云的天空,唐夏突然发愣,想起了那个惩罚。

        九天小玄雷。

        惩罚是这个名字,玄不玄不清楚,但确实是雷,照理说,劈过一次就没事了才对。

        可昨天在客栈后院,那雷电分明是冲着他来的,就是说惩罚没完,莫非这个九天小玄雷,指的不是自己想的那个九天,而是指天数?!

        夭寿了!越想越有这个可能!

        这真是,他眼睛一闭再一睁,小和尚光头又变黑了点,脸色都憔悴的灰不拉几,警醒的不时抬头乱瞅,到跟前时似有点犹豫,最终还是坐到了摩托车后座上。

        “唐大哥,这是怎么回事?”

        “我咋知道。”唐夏脑仁疼。

        一路回到客栈,他有点心疼,小摩托载着两个这么胖的人,很吃力啊。

        进门他就两腿打摆子,瞅着时间离中午没多久了,要真如猜想的,今天肯定也逃不掉。

        要不去隔壁街那家新开的火锅店去坐坐,那家店太黑了,上次去吃,东西不好吃不说,竟然还乱收费。

        扑街,还有心情想这个!

        连续被劈了两次,再劈一下,说不定就挂了啊,这是什么小玄雷啊,谁能保证下一次他还能完整……

        客栈一如既往的冷清,两人蹲在门槛边,啃着路上买来的几张手抓饼。

        “唐大哥,我们进去吃吧。”最后还是小和尚先打破沉默,“你现在修行到什么阶段,快渡劫了吗?”

        “咳,还没吧。”啥修行,就前两天晚上被鬼压了一次,对了,还就着猪蹄汤喝了两瓶假药,这也算修行?唐夏含糊的反问,“你呢?”

        “凝气期,师父说再修行两年,就可以开始准备渡一品劫……”

        ……

        六张手抓饼啃完,唐夏暗道一声罪过,从单纯的小和尚那里,套出了不少想要知道的。

        修行分好几个阶段,先是炼气期,又细分为化气、聚气、凝气。炼气期修成大圆满,丹田化气海后凝聚成气旋,便可渡劫入一品。

        再之后,品阶分九品,五品以上被成为真修,而九品后,气旋凝结成型,度过这一大劫,便可成就金丹,有资格被称为大修士。再之后,想是比较遥远,小和尚也言语不详。

        又据小和尚所述,炼气期入一品,以及后面每升一品阶,都得渡劫,会因修士自身实力、因果等,天劫威力大小也各有所异。

        按照这个来区分,唐夏明白,他应该是才摸到化气期的门槛,都不知道是不是能算刚入门,但他可以十分确定,被雷劈绝对不是什么一品劫。

        “你们唐门没长辈在附近吗?”一戒小和尚认定唐夏是修炼到了渡劫的地步,这才引起劫云外泄,否则没办法解释接连两天被类似劫雷劈中的状况。

        根本没个修仙的唐门好不好,想到之前巴米的说辞,再想到在外国旅游的二老,唐夏硬着头皮的应着,“没有。门内两位长辈都远游在外,只剩下我……和另外一名弟子。”

        而在一戒小和尚看来,唐夏表情的窘迫,恰是修仙小门小派的真实写照。

        门派人才凋零,长辈一旦远行或者闭关,门下弟子修炼资源和修炼遇到问题就都没法解决,无怪师父说很多小门小派必定会式微,渐渐破落,最后沦为世俗。

        “唐大哥,我有师兄也在海沙,修为很深,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请他来帮你看看。”

        到这会,唐夏明白在菜市场出手帮忙,纯粹是多余,见小和尚如此热心帮忙,不禁有点感动。

        还等什么!离中午没几个小时了,他连忙点头。

        修仙相关的东西,还是得请专业人士来搞定,不然这样连续劈下来,他都不知道能不能撑足九天。

        原以为小和尚会有什么高深联系方式,可看到他借手机来拨号时,唐夏对修仙世界幻想顿时有破灭的感觉,尤其是不久后,看到小和尚口中修为高深的师兄穿着满布铆钉的皮夹克从滴滴车赶到时。

        “师兄。”

        “一戒啊,被大师兄赶出来了?”皮夹克师兄年约四十多岁,脑袋上扎着青色头巾,一脸大络腮胡,腋下夹着个机车包,连讲话都带着浓浓的重金属味。

        “是大师兄让我出来入世修行的。”在这大胡子师兄面前,一戒不觉变成了孩童,过了下,他才反应过来的介绍,“唐大哥,这就是我三师兄。师兄,这就是电话里我和你说的唐大哥,前几天就是他帮我打跑的几个坏人。”

        进门,卞岳把机车包往前台一放,抱拳说道,“呵呵,谢过小哥帮助我小师弟。在下卞岳,不嫌弃,称呼我卞师兄即可。”

        “哪里,哪里。卞师兄。”对这重金属和江湖风随意切换的气氛,唐夏一时有些不适应。

        “唐小哥修行多久了?”卞岳看了看唐夏。

        卞岳现在是二品大圆满,离渡劫还有些时日,而对修行的人来说,有个三品探的潜规。没高出三个品阶,虽说炼气期都探查不清,但能隐隐能感觉对方溢散体外的修行痕迹,如电话里一戒所说,很可能是到了炼气期大圆满冲击一品的阶段而不自知,否则不会带着若无若有的雷劫气息。

        “没多久……”唐夏想着怎么搪塞这个话题,忽然听到手机调的闹钟响起,他不由嘴角抽动,马上中午了。

        “不好。”

        卞岳同时脸色一变,抓起机车包,越过二人先一步穿门跳入后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