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修仙之最强大佬(修仙从电视精开始)在线阅读 - 第六章 出家人不打诳语

第六章 出家人不打诳语

        唐夏身材高大不错,但上学时期,极少参加打架斗殴的课外活动。

        这会儿看到人凶猛扑来,他下意识就绕着摩托车躲闪。

        扫一眼地上打滚的金链子,想想体内奇怪的气流,以及每运转一圈就好像增加的精力,他隐约觉得应该和这有什么联系。

        “你特么给我站住!”花褂子绕着摩托车,追了几圈没抓住人,气的一脚把小摩托踹倒!

        我这暴脾气!小摩托是大四时自己勤工俭学买的,平日宝贝的不行,现在被踹成这样。

        唐夏一上头,不躲了。

        花褂子见此反倒愣住,过了几秒,才重新酝酿起凶狠情绪,跳起一脚踹去。

        现场又是一片安静。

        唐夏迷茫看着被拉住脚后单腿跳的花褂子,刚才对方跳来的瞬间,动作仿佛一下子变慢。

        发生了什么。

        我什么时候有这么大气力了,拧住这花褂子,有种要扔铅球的冲动,金链子刚刚真是用手给扇出去的?

        唐夏眨巴眼睛,望着对面那张由狰狞到痛苦,再到求饶的眼泪鼻涕齐飞的大饼脸,明白这些肯定是体内古怪气流的缘故。

        恍惚中,察觉一个黑影迅疾落下,他抬眼,就见一根棍子迎头砸下。

        要扑街了!

        混混不能像港片里古惑仔一样讲点江湖规矩吗,看不到他现在两手没空,五个对他一个,竟然还搞偷袭。

        “砰!”

        很大一声脆响,唐夏发誓,这是棍子敲中铁盆的声音,可明明是砸到自己脑袋上。

        一阵轻微眩晕,他怪异看向手里只剩下半截棍子而呆住的混混。

        瞅着这混混要回过神,唐夏也着急,双手不听使唤,越想把花褂子丢开,越是做不到一般。

        蓦地,他气血上头,感觉有什么堵在了喉咙,不吐不快!

        “铁头功(初级)!”

        拿半截棍子的混混飞出几米远,当场昏厥。

        虽然附近只剩下这几个小混混,以及一个似乎至今没搞清状况的小胖和尚,唐夏还是很想死。

        撂倒金链子,制服花褂子,他隐约觉得自己成了高手,可突如其来的铁头功是什么鬼,用头把一个混混给撞昏出几米远,竟然还大喊出来,还带那个“初级”,太羞耻了。

        人呐,就是这样。

        一件事,第一次做感觉很羞耻,多尝试两次就感觉没那么重了,再多重复两次……

        对,再多重复两次,就会像眼下,他两手拧着花褂子的腿脚,小混混上来一个就是“铁头功(初级)!”给撞飞。

        哈哈!再来一个,再撞飞!

        当剩下最后一个长发混混在远处踟蹰不定,唐夏反而有些跃跃欲试的摇摇立功了的脑袋。

        “误会、误会……”长发混混连忙丢开不知从哪里撬来的板砖,瞅着连老大在内躺一地的兄弟们,他两腿发软。太凶残了,活了三十年,第一次见人用铁头功打架,沾上就飞,这会好几个都倒地上直抽抽。

        “施主,小僧是不是早说了。”

        小和尚不知是脑壳有问题,还是见惯了大场面,他面不改色,托着铜钵,施施然走到瘫坐地上的长发混混面前。

        “对,对。”又扫一眼地上的几人,长发混混嘴脸抽搐,不等小和尚反应,他脑袋往铜钵上一扑,牙酸的闷响,头在抬起时,鼻血长喷,“是血光之灾。”

        小和尚静了静,接着发出无不敬佩的感叹,“师父说的对,出家人不打诳语。”

        这叫出家人不打诳语,你师父谁啊。唐夏还没来得及吐槽,就听脑海里“叮”的一声,“支线任务失败。”

        什么?!

        不是救下小胖子了吗,咋就支线任务失败了,哪里失败了,不是阻强扶弱,避免弱小遭受伤害吗……

        等等。

        看着一副志得意满托着铜钵的小和尚,再看着五个滚在地上的混混,唐夏陷入沉思。

        “谢谢施主。”小和尚托着金闪闪铜钵到跟前,看到唐夏的表情,解释道,“这是我师门相面术,路过这里,我看到他们印堂发黑,必有血光之灾,好心告诉他们,他们反而恩将仇报。师父说的对,外面真是江湖险恶。”

        “……”

        唐夏不怎么该怎么接话,忽然,天色一下暗淡下来,抬头,看见天空不知何时堆满了阴沉乌云。

        “咦……”小和尚仰头,又在铜钵里闻闻,他转身道,“我观天相,有不好的预感。”

        大爷的,不好预感就不好预感,为什么盯着我看啊,难道要像那群混混一样,来个血光之灾。唐夏现在很是怀疑,支线任务之所以失败,是不是对强弱的理解他给搞差了。

        慢着,唐夏停住扶起小摩托的手,连忙查看脑海屏幕,只见被盖上失败的支线任务已经变淡消失。

        他仔细回想,刚刚提示支线任务失败,后面那个奖励和惩罚的框框好像又跳闪一下,而这次比较亮的是那个“惩罚”。

        没错,像之前猜测的,任务成功可以到电视精那里换取奖励,那失败了,有惩罚也很有可能,可这惩罚会是什么呢?

        “不好!”

        听到一声大叫,唐夏连忙抬眼,见小和尚五体投地的麻利扑到地上,金灿灿铜钵则罩到了光头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觉得眼见白光一闪,头顶犹如遭受巨力重击,四肢百骸都散架一般,伴着一股焦糊味,他便没了知觉。

        ……

        艰难的睁开眼睛,身体里像有千万只蚂蚁在爬。

        好一会唐夏才适应,随后视线慢慢聚焦,看到他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你醒了。”床头站着一个矮个子医生,敲着手里查房病历板,“身体没大碍,休息一会就能办出院了。不是我说你,小伙子,再好奇,也不能去摸电门啊,多大人了……”

        “来自吴建立的怒气值+1”

        唐夏奋力挣扎的坐起,搞不明白了,他摸电门,这医生刷什么怒气值。

        不是,他摸啥电门了,明明站在那里动都没动,就是天上突然乌云滚滚……

        转脸瞧见病房门口一个探头探脑的光头,还有那简直闪瞎别人双眼的好奇目光,唐夏把话咽在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