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修仙之最强大佬(修仙从电视精开始)在线阅读 - 第四章 真香

第四章 真香

        清尘宗,坐落在湘南靠近湘北省界的一座深山里。

        应该是规模较大的一个门派,门下光内门弟子就有二、三十名。

        陈少文提到的真芫镜,唐夏随后也在巴米的八卦下跟着看到。

        巴掌大小的铜镜,上面隐现几个若有如无的红点,其中有一个较红的红点,说是导入真气进去,能在一定范围内找到适合修士的落脚点,是当今修真人士(注:菜鸟修士)出行必备之物,为落霞门所制。

        有落脚点为了招揽人气,还会派人特地区域落霞门注册认证。

        一经认证,进入范围后,该地点就会变成较红的红点,一般修行人出门在外都会去这样的地方落脚,有些则无所谓。

        也有些是误打误撞的,就比如刚刚背着行李去客房的陈少侠,只是唐夏搞不懂,唐门客栈怎么会出现在这镜子上,不会是走错路了吧。

        有意无意的打听,对巴米而言,是这位酷帅男孩沉浸角色中无法自拔,还体贴的搭了对手戏。

        可经过这一整天发生的事后,唐夏反而将信将疑,或者说是信了绝大部分。

        打发走巴米,他急匆回到后院家里。

        客厅电视机黑着,通电后,开关遥控器都没反应,看来不是随时能唤醒的,想久违的看个电影综艺什么的也估计没戏。

        唐夏把仍到茶几下盒子里的口服液摆出来,越细看,越觉得是假药,想想吃播长老和那位陈少侠,又勾起了他极强的好奇心,都已经这样了,再坏能坏到哪里去!

        打开瓶盖,细颈玻璃瓶里是晶莹的淡蓝色液体,气味倒是蛮好,呃,有点像新出的某神花露水。

        举起瓶子,他迟疑的滴了一丁点在嘴里,味道一点点麻,没等回过味,就觉得小腹如火烧,又犹如那里有什么在融化。

        坏了,不会食物中毒了吧!

        吃面包、饼干、软糖,狂喝水,一系列猛如虎的操作都没用,喉咙到小腹一路火烧,口腔里甚至有了焦糊味道

        许久,唐夏脑袋一沉,眼前浮现之前看过的四方格简笔画。

        不觉中,他双腿盘坐,双手起势作印,感觉有股暖气顺着简笔画箭头导向行走。

        十多分钟后,体内流动的暖气就被什么堵住,火烧感竟减轻了大半,又过了一会,气感消散,身体也终于随之平复。

        唐夏睁开眼,心有余悸的望着打开和旁边堆起的口服液,这不假药也胜似假药了,喝下去烧的整个人都要蒸发似的。

        得了教训,他不敢再喝了,本来还想试试那个铁头功啥的,现在也很犹豫。

        搞不好,铁头功没练成,人要进医院看脑科。

        直到肚子咕噜乱叫,唐夏才想起一天惊吓,连中午饭还没吃,这会注意到,顿时觉得饿的前心贴后背。

        再饿也不能将就!

        除过睡觉,吃好,是唐夏的另一个人生追求。平时在家没事,除了去外面几家好吃的饭店打卡,偶尔也会自己做些好吃的。

        飞快把米饭煮上,冰箱里拿出昨晚炖一半的猪蹄。提到吃的,不能不想到做吃播的便宜二师兄,自然也会想到对方送的一大盒莲藕,外面的菜市场和超市,可找不到品相那么好的莲藕。

        洗完,越发觉得这莲藕色泽雪白晶莹,唐夏欢喜的又多洗了节,剁把剁把全丢到猪蹄汤里,随后炒个彩椒肉丝。

        趁等饭熟的空挡,他用手机搜起了清尘宗、真芫镜、练气口服液,抽奖修仙……

        然而顺着搜索,他越看下去,心里越没底,搜不到一点有用的信息,也没搜到哪里有电视机成精的。

        搜抽奖修仙,倒是出来一大堆的推送,什么上古门派收徒报名仅需988,什么缴费1988修仙秘籍马上送到家之类的。

        最后,唐夏死心的放下手机,虽然搜不到,但估摸着真芫镜和那个清尘宗少侠差不多是真货。

        饭煮熟,他下意识转头,看到趴窝的电视机,想来就算开机了也应该不会吃东西吧。

        饭菜勾着肚里馋虫,手却不听使唤直接先盛了碗汤,端到面前,香气更加浓郁,似从未有过的香甜。

        唐夏几乎是眯着眼睛,享受的抿上一口,等味蕾发挥作用,他差点吐了出来。

        明明诱人的香,喝到嘴里却异常平淡,淡如清水,不,比清水还淡。不是说难喝,而是淡的连咽下意愿都丝毫生不出。

        他起身添了点盐和作料,抿了下,依然如此。

        不对,就是不加别的,单单他这道独门秘制猪蹄汤都很美味的,不然这身膘哪里来的,可现今加了这么好的莲藕,怎么反而喝不下了。

        忽然,火烧呛喉的感觉回返,唐夏把那瓶打开的口服液重新拿了出来。

        犹豫再三后,滴了一滴,他轻轻再抿一点汤。嗯,好像有了点味道,再加一滴……

        说出来可能不信,四碗猪蹄汤,硬是配了两瓶口服液才喝完,味道竟然异常的好,也没有一点之前的火烧感。直至喝光汤啃完猪蹄,他才发现饭菜还没动一口。

        捧着微隆起的小腹,唐夏心满意足的摊在客厅沙发上,美食裹腹的满足,让他觉得今天所有事都没什么大不了。

        他也有点恼火,这段时间一直下决心要减肥来着,昨晚还发了誓以后每顿吃个八分饱,然后七分饱,六分饱的这样减下去,结果今晚把一锅汤都灌下去了,还是猪蹄这么油腻的。

        恼火归恼火,怒气值还是没刷出来。

        真香,猪蹄汤配上莲藕太好吃了。

        不是,加了莲藕,煮出来是一点味都没有,是后面放了口服液才有,难道那不是假药,是汤料?

        嗯,太好喝了,明天上午再去买点排骨回来试试,得多买点,今天喝没够啊……

        不知是不是撑着了,他脑袋渐渐变得有些浑噩,模糊间,脑海又显出那副四方格简笔画。

        几乎是下意识,他双手掐印盘腿坐到沙发上。

        体内堵住的隐隐气感,变得清晰,渐渐汇成气流一路前冲,顺着简笔画中的箭头导向汹涌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