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斗罗之我是阴阳师在线阅读 - 第102章:疯狂的大师

第102章:疯狂的大师

        这边,虽然唐三和小舞相爱相杀去了,但训练场的任务还是要继续。

        大师手握教案,严肃道。

        “即便是回到了学院,你们也不能懈怠,今天的教学任务依旧是跑步训练,从这里到索托城,十圈。”

        “沈岸,你来当队长,进行合理分配,完事之后到办公室找我。”

        “没问题。”

        “啪!”

        突然,一坨鸟粪从天而降,青睐地掉到大师头上,纯天然便便发型。

        “哈哈哈哈!”

        本来郁闷的众人哈哈大笑。

        大师一脸烦躁,不知道怎么回事,从斗魂场回来后,他一直没遇到啥好事,反而各种小毛病不断。

        昨天吃饭不小心把罗三炮的萝卜当成饭吃了,睡觉的时还做噩梦,早上醒过来宿便发现没拿纸……

        大师走了之后,沈岸淡淡一笑,“大家想干嘛就干嘛,散了吧。”

        “老大你真好!”

        “给你点赞!”

        “老铁没毛病!”

        “今日正能量!”

        在众人的喝彩声之中,大家一哄而散,纷纷咸鱼躺去了。

        马红俊是彻底不指望学院里面的美女了,他还是喜欢他的怡红院,泄邪火一回事,主要还是玩儿。

        奥斯卡犹豫片刻,不甘心,深吸口气,拉住了准备离开的宁荣荣。

        “荣荣,我……喜欢你!”

        “然后呢?”宁荣荣一脸平静。

        “啊……”

        奥斯卡面露尴尬,“荣荣,从你来学院第一天,我就喜欢你,不如试着跟我在一起吧。”

        宁荣荣嫣然一笑,“没问题啊!”

        “真的吗!”奥斯卡欣喜若狂,“你不会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是你先开玩笑的!”

        宁荣荣直接变脸,果断道。

        “奥斯卡,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不会喜欢你,是,你天赋是不错,人品也甩那个胖子五条街。”

        “但是,我的未来夫君必须是战斗系的天才,所以就算你是先天满魂力二十级,也跟我没有可能。”

        宁荣荣拿出一个令牌,淡然道。

        “本来呢,我是打算以普通人的身份和你相处,现在看来没必要了。”

        “这是我的身份令牌,我不是七宝琉璃宗的随便一个小喽啰,我是宗主之女,宁荣荣!”

        “如果你想加入七宝琉璃宗,我非常欢迎,但是做我男朋友,这辈子都不可能,你死心吧。”

        宁荣荣说完,潇洒地扭头走人,同时握紧粉拳给自己打气,“勇敢荣荣,不怕困难!”

        奥斯卡原地可怜弱小无助,心碎了一地,无处安放。

        现在他才知道,不论身份地位,还是你情我愿,他们是没可能了。

        身后响起脚步声,沈岸轻轻一叹,给他打气。

        “小奥别灰心,你会拥有更好的,你配不上荣荣。”

        “噗!”

        奥斯卡悲愤欲绝,“兄弟你……太丧心病狂了,你不是荣荣她哥吗?你帮我劝劝她吧……”

        “这是她的终身大事,我不可自作主张,小奥施主,告辞。”

        沈岸拍了拍他的肩膀,闪人了。

        来到办公室,一屁股坐在了大师对面,喝了口清茶。

        “大师,训练场的事情都办好了,你接下来有什么安排吗?”

        大师挠着所剩无几的头发,满脸苦恼,就像便秘了好几天。

        “我想了又想,想要研究你的魂环,武魂奥秘,突破口还是在于你的式神,可是……”

        沈岸眉毛一挑,点着头。

        “是我给大师添麻烦了,不过,这些天我也想到了其他办法。”

        “是什么!”大师两眼放光。

        “我之前说过,他们三个式神都有自己的性格,你只要投其所好,或者另辟蹊径,应该就可以顺利沟通。”

        “比如,祢豆子不喜欢除了我之外别的男人碰她,但是女人可以啊!”

        沈岸给出了灵魂指引。

        大师激动得拍桌子,直接把二手货桌子拍烂了,大笑道。

        “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还有,少羽大天狗喜欢捉弄别人玩乐,但是你可以让他捉弄其他人,等他高兴了,试试看呗?”

        “又或者,你找一批飞行魂师,以朋友的身份专门和他比赛飞翔,时间长了,然后套话,一两句不就有了。”

        “我特么!”

        大师激动得把桌子再次捶烂!

        “还有奶切,就更简单了。”

        “你一个人战胜他的确难,但只要找来一大批辅助系魂师,给你叠加各种增益效果,应该有希望吧?”

        沈岸循循善诱,沉稳有序。

        “好家伙,都是干货!”

        大师把捶烂的桌子踩在脚底下,露出狞笑,“这次我一定要成功!”

        “那我静待大师的研究成果。”

        ……

        “小刚,你到底干了些什么啊!”

        刚进入办公室的弗兰德看着碎成渣的桌子,心痛到无法呼吸。

        “你知道这是我在二手市场批发价淘到的紫檀木桌子吗!”

        “行了弗兰德,快点现在就写信,让柳二龙回来!”

        大师满脸激动,呼吸喷洒在弗兰德脸上,差点把他熏晕。

        “二龙?小刚……你怎么突然会……”

        弗兰德震惊之余,欲言又止。

        “别废话,让她快点回来,我有事情需要她帮忙。”

        大师满脸不耐烦。

        “好吧,我安排一下……”

        第二天。

        听说玉小刚主动找自己,柳二龙早上起来精心化妆三小时,来到了史莱克办公室,推门而入。

        “二龙!”

        大师扭过头,看着浓妆艳抹成妖怪的柳二龙,又惊又喜。

        “小刚!”

        柳二龙无法掩饰自己的情绪,几乎扑倒在了他的怀里,嘤嘤哭泣。

        “小刚,你知道这些年,我怎么过来的吗?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了今天……”

        “好了二龙,我有事找你帮忙。”

        大师推开了她,指着祢豆子,这就是他找柳二龙的原因。

        毕竟长期实验学生有训练任务在身,靠不住。

        再加上因为唐三太废的缘故,导致其他人都看不起他这个大师。

        “帮忙,帮忙,你都不问问我这些年怎么过来的,小刚你真的铁石心肠,你一点都不爱我!”

        柳二龙怨气横生,呜呜哭泣。

        大师莫名烦躁不已,然后不负责任地说道,“行了,只要你做完,我就答应跟你在一起!”

        “真的吗!”

        柳二龙虎躯一震,难以置信。

        “当然是真的。”

        大师冷笑,对他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震惊武魂界,名扬大陆,其他的一切通通都只是利用手段。

        然后,柳二龙来到祢豆子面前,摸了摸她的头,笑道。

        “小姑娘,告诉姐姐你多大了,好吗?”

        “唔!”

        祢豆子这次没有展现暴力,但也只是唔了一声,因为她本来就这样。

        大师瞪大眼,吐了,所以跟祢豆子沟通完全没必要啊!

        他真是昏了头了,居然之前就没有想到这一点。

        大师满脸失望。

        柳二龙则是笑容满面,盯着大师,暧昧靠近。

        “人家都帮你做到了,你之前答应我的,要和我结婚,跟我回蓝电霸王宗见家长,生孩子,一百年不会变,变了是小狗。”

        “什么鬼啊!”

        大师怪叫,“你帮了什么!而且我什么时候答应你结婚了!”

        “小刚你不能出尔反尔啊!”

        柳二龙义正辞严,抱紧了大师,“你可知,为了这一天,我究竟等了多少年?”

        “二龙……”

        大师挣扎片刻,然后就看见,柳二龙对着他,启动了烈焰红唇!

        “呼……”

        大师深吸口气,决定还是先稳住柳二龙再说,也默默地靠近,闭着眼,对着柳二龙的烈焰红唇,然后突然下意识地……打了个嗝。

        “嗝。”

        时间都静止了。

        一片死寂。

        反应过来的柳二龙眨眨眼,确认大师对着她打了个嗝,还是在她准备接吻的时候,顿时暴跳如雷。

        “玉小刚,你就算真的不爱我,也不能这么羞辱我!”

        “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不要逼我!”

        柳二龙火冒三丈,化身魔女,眼中放射出的毁灭之光仿佛下一刻就会毁灭整个斗罗大陆!

        “我不是,我这几天特别倒霉,二龙你相信我没有……”

        大师满脸慌张,连忙摆手。

        “够了!”

        柳二龙几乎哭化了妆,看上去比妖魔鬼怪还离谱,吓大师一跳。

        “小刚,你打嗝就算了,结果还是韭菜鸡蛋味儿的,你太过分了,呜呜呜,这日子没法过了!”

        柳二龙捂着脸,夺门欲出。

        玉小刚大惊失色,拉住了她,哭成了狗,“二龙你别走啊,我只有你了!”

        柳二龙转过头,凄惨一笑。

        “可是我的人生不止你一个人啊,小刚,你的不注重细节,毁了我好多温柔!”

        “再见吧,堂哥!”

        柳二龙毅然决然地转过身离开了,一边哭,还一边补着妆。

        大师的天都崩了,整个人扶着门,摇摇欲坠,然后打了个嗝。

        ……

        回到房间之后,沈岸若有所思地取出一张神秘符咒。

        “反正11张,先抽一发也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