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斗罗之我是阴阳师在线阅读 - 第101章:三舞开撕

第101章:三舞开撕

        第二天,黎明已至。

        一米阳光穿过木屋窗口,洋洋洒洒地投落出一片光影。

        沈岸躺在床上,闭着眼,揉了揉太阳穴,仿佛大梦初醒。

        昨天晚上太疯狂了,以至于他现在醒过来,看到睡在他怀里的朱竹清时,的时候,还感觉到一丝不真实。

        怀抱里,朱竹清似乎有所感应,也睁开眼,就看见了沈岸轻佻的眼神,对着她笑道。

        “醒了?”

        “嗯。”

        朱竹清动了一下身子,只觉得一缕酸胀从脚跟爬到胳膊,略显异样,不过很快就适应了。

        “沈岸,我有话对你说。”

        朱竹清咬着贝齿,从床上坐起来,满脸正经。

        “其实,我有未婚夫,那个人你认识,他就叫戴沐白。”

        “这样啊,其实我昨天来你这里之前,他告诉我了。”

        沈岸点着头,十分认真。

        “说实话,当时确定挺震惊的,也难怪第一次在玫瑰酒店看到戴沐白的时候,你那样对他。”

        “因为我对他失望透顶了!”

        朱竹清咬着牙,毫无隐瞒地把自己的身世过往全盘托出。

        “其实我来自星罗帝国,我父亲是帝国的公爵,皇室的股肱之臣。”

        “我们幽冥灵猫家族也传承了近千年,一直以来,都是皇室背后的另一支禁卫军,和帝国共进退,同生死。”

        “然后?”

        沈岸眉毛一挑,听着下文。

        朱竹清继续说道。

        “因为我们家族和皇室的亲密关系,到我这一代,就有和皇室联姻的传承,就这样,我和我姐姐,分别嫁给了星罗的大皇子和二皇子。”

        “所以,戴沐白就是二皇子?”

        沈岸打个哈欠,“想不到他混成这个样,居然还是皇子。”

        “嗯。”

        朱竹清毫不犹豫地认可了戴沐白的废物特性,继续道。

        “但是星罗皇室素来就默许支持兄弟姐妹之间的互相残杀,以此来选拔出优秀的星罗皇帝和皇后。”

        “再加上婚约关系,我们两对就必须死掉一对。”

        “所以,我和姐姐反目成仇,戴沐白也和他的大哥戴维斯互撕。”

        “那之后,戴沐白逃出了帝国,我以为他是卧薪尝胆,没想到……来天斗第一次见面就是他在玩女人!”

        朱竹清面露悲愤,“后来经历了这么多,你就都知道了。”

        “可以说现在,除了婚约之外,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沈岸微微一笑,“知道了,可是你还没有说,为什么会喜欢上我。”

        “我……”

        朱竹清捂住砰砰直跳的小心脏,满脸娇羞。

        “你知道,一直以来,我都活在追杀之中,所以我潜意识地尊崇强者,把他们当做我前进的动力。”

        “一开始,因为婚约关系,我们又是同病相怜,相依为命,我是把戴沐白当做我前进的动力。”

        “可是见到他都那么废物了,还在玩女人,我心态就崩了!”

        朱竹清咬牙切齿,然后看着沈岸,又露出温柔的一面。

        “可是你不一样,一开始我也只是佩服你,后来,就情不自禁地把你当成了我的另一半,来追随你。”

        “那真是我的荣幸。”

        沈岸眉毛一扬,“那你现在,有什么具体打算吗?”

        朱竹清摇着头。

        “我……是不想掺杂权力之争的,也厌倦了被追杀的日子,一切只是被逼无奈。”

        “如果可以,我现在只想留在天斗,默默地成长起来,保护自己。”

        沈岸揽着了她的腰肢,笑道。

        “放心吧,现在还有我,在星罗帝国我不敢保证,但在天斗,还有武魂殿,你在我身边就是绝对安全的。”

        “嗯。”

        朱竹清笑靥如花地靠在沈岸怀里,感受到满满的安全感,突然又抬起头,补充道。

        “虽然我和戴沐白有婚约,但我们都很小,没有完婚,也没有发生任何关系,最多也就牵过手……真的。”

        “我知道。”

        沈岸轻笑,“昨天晚上,你不是用实际行动跟我证明了吗?”

        “我……”

        朱竹清的脸唰一下红透了,扭扭捏捏半天,说道,“其实,昨天晚上只是我大姨妈来了而已……”

        “什么!”

        “开玩笑啦!”朱竹清扑哧一笑。

        “你完了,敢耍我!”

        沈岸作势把朱竹清抱了,惹得她一声惊呼,“这个时间,大家都要早起了,你要干什么……”

        “嘘,做早操而已。”

        ……

        一个小时后。

        做了两套保健操的沈岸心满意足地走了出来,熟练掌握了各种高难度姿势,意气风发。

        随后他进屋看了一眼戴沐白,昨天晚上之后,戴沐白就被胖揍一顿,鼻青脸肿,现在还在昏迷。

        “你们三个看好他,我没来之前,不要让他发出任何声音。”

        沈岸吩咐一句,就走了。

        早上八点,众人睡了个懒觉之后,起床吃饭,迅速集合训练场。

        沈岸容光焕发,站在队伍前面。

        朱竹清依旧一身黑色塑身猫尾娘衣服,化了个淡妆,气色饱满。

        随着她的走动,胸前的一对36D波涛起伏,差点晃瞎众人的眼。

        宁荣荣面露惊讶,“竹清姐,你今天看上去气色很好诶!”

        小舞也点着头,“嗯,感觉变得更加美丽大方了!”

        朱竹清腼腆一笑,看了一眼沈岸,不作回答。

        众人面面相觑。

        心思机敏的奥斯卡察觉到了什么,当即失声尖叫。

        “竹清,难道你……”

        “小奥,别大惊小怪的。”

        沈岸走过来,挽住了朱竹清的玉手,“我们在一起了,就在昨晚。”

        “什么!”

        史莱克炸了。

        马红俊和奥斯卡羡慕得要死要活。

        宁荣荣则是瞪大眼,一副变成寡妇的可怜模样,摇摇欲坠。

        小舞也捂住嘴,难以置信。

        她不过动作慢了点而已,居然被好闺蜜捷足先登了!

        她心态炸了啊!

        唐三看在眼里,关切地拉着小舞的手,“小舞,我们不也是这样吗?不用羡慕他们……”

        “滚啊!”

        十万年流氓兔小舞一巴掌把唐三扇飞,震惊所有人。

        “我跟你才不是一对,哼!”

        然后,小舞和宁荣荣对视一眼,心中暗道,失算了。

        她们两个鹬蚌相争,到头来被一直默默不吭声的朱竹清渔翁得利。

        她俩甚至现在就想成立妇仇者联盟,报复朱竹清!

        朱竹清则是一脸又惊又喜,没想到沈岸就这么公开了她的身份,顿时觉得这辈子没有找错人,安全感十足。

        同时她又看了一眼宁荣荣和小舞,歉意一笑,表示自己是正规渠道竞争成功,你们效率低只能怪自己咯!

        果然防火防盗防闺蜜就是好用。

        朱竹清露出胜利者的微笑,一脸娇羞地靠在沈岸肩膀上。

        马红俊和奥斯卡对视一眼,笑嘻嘻地站在小舞和宁荣荣面前。

        “两位美女怎么了,这不还有我们吗?考虑一下呗?”

        “滚啊,死胖子!”

        小舞一巴掌把马红俊扇飞,尽显流氓兔本色。

        “别烦我,老娘心情不好!”

        宁荣荣一脸烦躁地把奥斯卡推走,顺便补了个淡妆。

        烦死了,兄妹路线行不通,早知道就应该直接表白的!

        她本来还想着模仿唐三小舞那样,从兄妹到情侣顺理成章。

        好不容易进度条快拉满了,半路杀出一只幽冥灵猫!

        小舞也同样心情不好,看了奥斯卡,马红俊他们一眼。

        越来越觉得这些牛马没有一个可以指望上,扭头走人!

        “小舞!”

        唐三满脸急切地追了过去,在木屋旁边堵住了她。

        “小舞,自从索托斗魂场回来之后,你怎么对我爱答不理的,之前的事情,只是我的失误问题。”

        “够了,唐三,我现在不想看见你,从细节上你就已经不爱我了,说再多都没用!”

        小舞摇着头,然后冲进木屋,把那条大绿色内裤甩在了唐三脸上!

        “你的东西,还给你!”

        “小舞!”

        “够了,我不听我不听!”

        “不是,这个内裤不是我的啊!”

        唐三满脸震惊,举着从脸上扒拉下来的绿色,“这谁的啊……”

        “啊?”

        小舞一脸懵逼,有点迷。

        “不好意思,我的,上次走了之后,忘记拿走了……”

        沈岸突然走出来,把内裤从唐三手里拿走,笑道。

        “小舞姐,大师那边我已经帮你请假了,你好好休息吧,还有,谢谢你帮我把内裤洗干净了。”

        说完就大摇大摆地走人了,留给两人无比丰富的遐想空间。

        唐三一脸懵逼,摸了摸头顶,只觉得有点绿,大惊失色。

        “小舞,你跟他……你们两个!”

        “我……”

        流氓兔小舞满脸通红,好像明白了怎么回事,气得直跺脚。

        “对,我就是背地里给你戴绿帽子,怎么了,哼!”

        “我想跟谁在一起就跟谁,你管不着!”

        “砰!”

        小舞猛得把门带上了。

        唐三整个人都傻了,震惊心碎,拔腿就跑,冲进了厕所拉肚子,一泻千里,完事后,才流出了痛苦的泪水,因为这次他又忘了拿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