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封号白胡子,震碎神格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板砖在手,天下我有

第三十六章 板砖在手,天下我有

        梦神机看到水月仍然无动于衷,也只好继续问道:“水月,现在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水月听闻,眼睛微闭,随即睁开,看向梦神机,道:“三位教委大人,学生没什么疑问了,需要下去修炼了,这就告退。“

        说完也不管三人反应,便直接离开了教委大厅。

        梦神机见状也是摇头叹息,随即看向梦神机和智林,道:“那晚的动静,你们怎么看?那震力,那破碎的虚空,和他的力量如出一辙”

        “虽然我也如此认为,但是这小子现如今的实力,恐怕还差点意思;不过,他总给我一种神秘感,似乎有些古怪。“智林也是如实回答。

        白宝山点头,道:“恩,我也发现了,这次的事件,很不简单。“

        智林与梦神机两人纷纷点头,表示也都是同样的看法。

        总之,这小子很诡异。

        ……

        “那晚你是没看到,天空崩碎塌陷,强光阵阵,我还以为是世界末日到了。”

        “瞎说什么大实话,有那么恐怖吗?不过就是地震而已,摇两下就得了。”

        “不过,我听说是人为造成的,不知道真假。”

        “别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人类引起地震?我看不太像。”

        “………”

        此刻,皇斗学院之中,还有无数学员在议论那晚发生的事。

        “千仞雪、雪崩、唐奥....”

        而从教委大厅离开后的水月,根本没有理会,而是一路思考着,双眸之中也满是凝重与思索之色。

        还真是奇奇怪怪呢!

        到底是谁呢?

        皇室的水真有这么深吗?

        自己好像什么都没做,就引来杀生之祸了。

        不得不说,这次离死亡,基本上是擦身而过了。

        想到那一幕,心里也是有些庆幸。

        “果然,拳头大才是硬道理,等有朝一日我足够强大,再收一堆儿子,到那时又岂容一群宵小之辈可以肆意妄为。”

        紧握双拳,水月也是喃喃自语。

        可不能让别人扼住命运的咽喉,自己的命运只能够自己来决定。

        “呼呼...”

        水月深呼吸了一口气,将内心的情绪平复下去,现在需要做的,便是强大己身,只有实力足够强大了,才能够掌控一切。

        修炼,变强才是王道。

        春去秋来不相待,半年时间很快便过了。

        半年里,上午修炼、下午打铁、夜晚冥想,生活过得颇为充实。

        有了老爹白胡子的天赋之后,水月的境界提升很快,魂力基本上是一月一提升,已然达到二十八级。

        同时,水月利用自身武魂特性,开发出了新的自创魂技。

        武装色霸气的运用也更加成熟,已然达到了缠绕的程度,可缠绕在器物上进行硬化。

        而震震果实能力的开发,自然是最为显著的。

        随着震力运用越发熟练,现如今,水月基本上可以精准释放震力,所消耗的魂力也再度减少;同时,震力可以在他的控制下,身躯任何一个部位都可以释放,还可以附着在武器上。

        不仅如此,水月更是开发出了爆裂震撼、双震爆闪等招式。

        当然,见闻色霸气和霸王色霸气依旧没有摸到门路。

        不过,刻苦修炼没有白费,进步是巨大的,现如今水月的实力已经同日而语。

        ………

        午后,水月在午休小憩之后,也是踏出房门,准备前往天斗城。

        “水月,水月.....”

        可没走几步,却是听到身后传来了叫喊声。

        蓦然回首,来的两人不认识。

        不过水月两个字,肯定是叫的自己。

        看着眼前的两人,水月眉头微皱:“你们找我?“

        两者点了点头,而后就亮武魂了,俨然是两名魂尊,显然是要大打出手的模样。

        对此,水月眉头顿时一皱,自己刚刚从死亡边缘走回来,现在正烦躁,若真是来找自己麻烦的,那也就怪不得他了。

        只见一人眉头一挑,一脸不屑道:“我家三少让我带句话给你,让你离黎星佟远点!”

        “三少?这又是谁?”水月皱眉道。

        毫无疑问,又是爱恨情仇惹得祸啊!

        但是,他跟黎星佟有个屁的关系呀!

        甚至,这个叫做黎星佟的人到底是谁都不知道。

        “沈三千。”

        “哦....”水月恍然大悟的样子,自己都快以为自己知道沈三千是谁了,道:“那是谁?”

        那人眉头一皱,道:“沈晏民和沈京兵的弟弟,现在知道了吗?”

        闻言,水月淡笑道:“这下知道了,邪兄的弟弟嘛,门儿清。”

        说完,水月转头就走,懒得搭理,简直耽误自己打铁。

        “等等!“

        见水月不理睬自己,那高瘦男子怒吼一声,猛地向前一跨,拦住了水月。

        “你再挡道,我可要动手了。“

        水月不耐烦的看着他。

        “我再说一遍,黎星佟是我们三少的未婚妻,不许你染指。“高瘦男子一脸冷意,双目中更是闪烁着凶狠的光芒。

        水月眉头紧皱,这两个逼实在是太烦了。

        “啊、哦、呀、疼.....”

        校园内想起了一震凄厉的惨叫声。

        ………

        当夜,水月一日铁匠生活结束。

        从天斗城严龙大师铁匠铺离开,迈上了回归学院的道路。

        再一次踏上之前遇袭的湖南街道之时,一抹危险的预警袭上心头。

        我尼玛。

        不会又有暗杀吧?

        要不要这样!!!

        恐怕此处称之为罪恶之路也不为过。

        水月加快脚步,向学院的方向赶去。

        没走两步,水月停住脚步,脸色陡然变得阴沉起来。

        下一刻,他便隐没于黑暗之中。

        此时,昏暗的路灯照亮着四周,街道上未曾有任何异常的情况出现,水月的眼眸却是死死地盯着左右两旁的建筑物,目光中闪烁着凌厉之色。

        难道说是我太敏感了吗?

        不对!

        绝对不对!

        啪啪~~

        就在此时,一处阴暗的角落,传来了无比诡异的啪啪声。

        水月的瞳孔骤然紧缩,暗道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奔放吗?

        竟敢如此大摇大摆!!!

        虽说现在的水月身体年龄只有十岁,但心理年龄连三十都绰绰有余了。

        秉着学习的人生态度,他也是悄无声息的摸了过去。

        果然,两个光膀子大汉正蹲在阴暗的角落处,不断的驱赶着蚊虫叮咬。

        “阿四,你说那个家伙会走这条道吗?”此时,其中的高瘦男子开口问道。

        闻言,头发长的跟个艺术家一般的男子强忍着心虚,一脸笃定的开口:“必须的,那小子每次打铁回学院,这里是必经之地。”

        “那你说那个小子什么时候会到?我们都守在了半个月了。“

        闻言,张三子一阵犹豫,眼珠子滴溜溜乱转,似乎很怀疑。

        见状,阿四一阵气急,抬脚踹了一下张三子的沟子,怒道:“三子,能不能像我一样,成熟点好嘛?要有耐心!“

        “呃~~“张三子被踹的直接趴在地上,脸色憋得通红。

        “你们俩在这等谁呢?”

        一道声音顿时从两人身后响起。

        张三子和阿四异口同声的回答:“水月。”

        可刚说完,两人便突然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两人齐刷刷回头,看向身后突然出现的家伙,一脸疑惑道:“你是谁啊?”

        “水月。”

        说罢,水月一手一块偷袭利器(板砖)便向两人头顶拍去。

        “握日~~”

        两人顿时进入了眩晕状态,板砖都碎成渣渣了。

        果真,板砖在手,天下我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