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豆家媳妇在线阅读 - 719 小怪人

719 小怪人

        叶田卓一直和岑溪农白乎,又说他在南方认识的顾洪飞和闵志豪。

        “他俩差不多大,比你大一岁,等你能出门了,我介绍你们认识。见到他们,我想起胖球了,不知道他在辽西过得如何,有没有孩子。他可比我成亲早,备不住有了。这会我有闺女了,了解那会胖球他爹为何不让他娶娜仁花。太远了,虽然他不是上门女婿,可是跟上门女婿差不多。我闺女我可不让她嫁的太远,几年都见不着一回。我大姐还没嫁到辽西哪,那也是十年才回来见我爹。所以我以后找女婿,就得找跟前的,超出一百里都不行。要不就给我当上门女婿。”

        岑溪农笑了,说道:“你闺女还没周岁,你就想这个问题。”

        叶田卓道:“那得提前想好了。难怪有的人定娃娃亲,提前物色好,我这一阵子都在想,我得瞅一瞅看有没有合适的。先瞅着,等个几年再下定。不是说孩子三岁看到老吗?三四岁的时候或者五六岁赶紧下手,女婿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我提前当老丈人。对了,就像那个刚荆,想一想焦大人聪明,找徒弟就是找女婿。刚荆对焦大小姐多好,让他往东不敢往西。”

        岑溪农说道:“你不是说他俩总吵架吗?刚荆说话一点儿都不让焦大小姐。”

        “表嫂说了,那是他们的沟通方式。他俩要是不吵架那就麻烦了,越吵感情越深。反正他也打不过焦大小姐,把焦大小姐惹急眼了,让她的小红咬他一口。对对我又想起来了,我也得给我闺女找个动物,表嫂给阿金找了一个小狗,那个小狗可真绝了。吃东西只有阿金和表嫂喂才吃。只认阿金,比保镖还忠心哪。”

        岑溪农早就知道大姐从辽东带回来的小狗,三胞胎说,虽然那个小狗小,他们养的大虎看到小狗夹着尾巴躲老远。

        肖正还说小宝不跟他们,不然带来给二舅看看。

        “原河,等我大姐成亲,你到时候过去。不过我爹说不请客,不请客也自个家人要坐着吃顿饭。你是我兄弟也是自个家人,到时候一起去。”

        岑溪农答应了。

        叶田卓说的差不多了,告辞回家抱闺女。目前他什么事也没有,得等太子成亲之后,看看上面怎么安排他。

        今年他不想出门,媳妇孩子才回家,过了秋天入冬,他打算要明年把媳妇孩子一起带上。

        这就八月初了,家户户准备中秋。

        付昔时等身上的亲戚走了之后,开始张罗着送过节礼。

        陶姨姥过来说韩炳的媳妇杨氏生了个闺女,付昔时跟着去看看,正好也把给罗庄夫妻准备的中秋礼物和一些生活用品送过去,再看一看他那需要什么添置的,回头让管家来安排一下。

        韩炳和陶福运住隔壁,自从那次受伤之后,他没再出去做事,一直养着身体。

        陶福运有空陪他说说话,韩炳也经常看望陶姨姥,他是陶姨姥看着长大的。陶姨姥对他也像自己儿子。韩炳快四十才成亲,成亲后有了儿子韩羽,现在又添了个闺女。

        有了自己亲生的一儿一女,陶姨姥对丈夫说,总算放了心。今年回家给大炳爹娘烧烧纸,告诉他们喜事,让他们不要惦记。

        陶家正准备这两日回陶家铺,等着杨氏生了之后就走。

        付昔时去看了杨氏,见她比以前胖了。是生活好吃的胖,不是虚胖。杨氏肤色白皙,眉眼如画。原本长得就俏丽,胖了之后更有一番风韵。

        她带来的女儿韩秀就长得像她,所以杨氏一直拘着韩秀不出门,好在她后面嫁给韩炳,有韩炳照顾,如今日子越过越顺心。

        韩秀也定了亲,有个不是上门女婿的女婿,以后跟着娘家过,杨氏也放心。一心一意照顾受了伤的丈夫,没想到又怀了,生了一女。

        付昔时看了杨氏之后又去了罗庄那里,罗庄住的离韩家不远。夫妻俩人关门自己过日子。

        何秀姑一直在调养,比以前好多了。罗庄那也是一步不离开。

        出去办个事买个东西也会把何秀姑带到陶福运家,让陆氏帮忙看着。

        现在他认识了陶家和韩家,知道是大姑奶奶的亲戚。把他们安置在这里就是有个人照应。罗庄对大姑奶奶很感激,一门心思在家研究织法。

        何秀姑逐渐清醒,慢慢也能想起以前的事情。拿起棉线绳会编织像腰带一样的长条。

        罗庄给付昔时拿了一个东西,付昔时惊喜,那是一个板凳大小的一块地毯。

        罗庄说他根据妇人的纺织做出来的。

        付昔时大力表扬他,说道:“你有什么想法,要添置什么东西,就去我那儿找管家,想出什么就做什么。”

        罗庄憨厚的笑了。

        他现在的日子做梦也没有想到,住的房子又大又宽敞,吃喝不用发愁。他说要买什么,豆家的管家从来不多问直接给他拿银子。

        罗庄就想好好报答大姑奶奶。

        现在有人帮着看着秀姑,他想着法去琢磨编织法。先是用棉线去,他知道大姑奶奶想用羊毛编织成能用的物件。

        付昔时看着他编织出来的地毯,回想前世见过的挂毯,说道:“怎么想办法把上面变成毛茸茸的?好像是怎么打结,对对对,是在这个线上打结,一定要结实,然后把线剪断,上面就是一层毛茸茸的。如果成功了,编织大块儿可以铺在地下,让孩子们玩耍,也可以垫在椅子上。”

        她想到这不就是西域的手工地毯吗?

        哎呀,怎么没有想到这个?应该去信问一下辽西的娜仁花。羊毛可是他们那的特色。

        不过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这不罗庄一个大男人自己也研究出来了,要是有现成的,那就省时间。

        有了东家的肯定,罗庄信心百倍,说一定会好好的研究。研究这个词是大姑奶奶经常说的,让他在屋里研究,研究可比死干活费脑子,所以工钱高。

        付昔时说这话,是因为见罗庄总是忐忑不安,觉得白拿薪水。

        付昔时给他留下了一张银票,说需要什么买什么,给秀姑好好补补身子。

        罗庄感激万分。

        想到娜仁花,付昔时打算明天亲自去给冯家送礼,正好也好久没见冯二叔,不知道他在忙活什么。

        第二天她和豆渣去了冯家,没带孩子们,三胞胎要上课,四胞胎太闹腾,到哪都是他们叽叽喳喳。

        没想到到了冯家,看到一个人,意外。

        “胖球啥时候回来的?”

        冯高奎站在正院门口迎接他们,笑嘻嘻说道:“昨天才到,准备歇两天去看大姐。”

        付昔时见他比早的时候瘦太多,个子没长,现在看着就是一健健壮壮的年轻男子,身上一点赘肉没有。皮肤黑,脸上脱皮像风吹雨淋了似的。付昔时问道:“娜仁花呢?”

        “抱孩子在屋里哪。”

        付昔时惊喜:“是儿子还是闺女?”

        “儿子,刚刚八个月。我这一路赶啊,就是赶回来和我爹娘过中秋。”

        “你爹娘高兴坏了吧?”付昔时和他边往正院走边说话。

        冯高奎道:“我娘高兴的直哭,我爹是伸手想拍我,说把爹娘老子都忘了,这么久也不回来。”

        走到正屋大门,娜仁花在门口笑盈盈。她本来叫格根,可是这里的人都叫她娜仁花。走的时候她自己都说自己娜仁花。

        付昔时上前拉着她的手,像以前那样晃两下,“你可回来了,我想死你了。”

        娜仁花说道:“我也想姐姐。”

        “刚胖球说你儿子都八个月了,你们速度真快,田卓的女儿才五个月,前两天见到他还聊起你们哪。:

        两人拉起手进屋,冯夫人抱着一个小男娃,付昔时上前接过来亲了一口说道:“长得像娜仁花,叫什么名字?”

        冯高奎咧着嘴笑道:“幸亏长得像他娘,要是长着我这样小眼睛,将来万一胖了眼睛都找不着。名字还没取哪,回来让我爹娶一个,在那儿叫巴图。”

        付昔时把孩子放下,夫妻俩先给冯卓力夫妻行礼,又问道:“冯二叔哪?”

        冯卓力说道:“一大早跑了,说是要给侄子买礼物。”

        冯卓力很高兴,儿子提前都没来信,突然回来了。

        付昔时走哪从来不像别的妇人只和女眷打交道,她向来都是直接和男主人聊天说话,反而女眷是陪衬的。

        冯夫人抱着孙子舍不得撒手,也问了问付昔时家里长辈的情况。

        礼物送了又见了胖球他们,聊聊天,付昔时说道:“等过了节,把当初一起玩的小伙伴们约到六六顺,咱们大伙好好乐呵乐呵,田卓知不知道你回来?”

        冯高奎说道:“我还没给他去信,想着歇两天。”

        冯卓力说道:“这几天你就在家好好陪陪你娘,等过了中秋,你再约那些狐朋狗友们出去玩吧。”

        付昔时看冯卓力的眼神,还是心疼儿子,别看以前对儿子又喊又打的。

        冯高奎夫妻送付昔时夫妻出门,互相挥手说过阵子再见。

        回去的路上付昔时给到豆渣说道:“你也多说说话呀,别每次跟着我出去像个木桩子似的。”

        豆渣说道:“我不知道说什么,你们说的我又插不上话。”

        付昔时心想,狗肉包子上不了席,不过也别强迫他了,他是这样的性子。

        看见豆渣脸色有点不好看,付昔时伸手在他脸上糊了一把。

        “以后不说话就笑,进门问好,出门后邀请人家去你那吃饭,这个会说吧?”

        豆渣笑了,很愿意听媳妇说去你那吃饭,证明他还是一家之主当家男人。

        付昔时也发现了,豆渣现在越来越在意他是豆家当家男人的这件事。特别是酒楼开了以后,一直都是他在忙活。酒楼现在推出了新的菜,还有辣椒做的火锅,这个月的营业额暴涨。

        豆渣每天回家笑的了合不拢嘴,付昔时一表扬他,他头昂得高高。

        这一点好,豆渣从来不留私房钱,每天收账回来都是交给她,一点不藏私房钱,只在乎面子。

        付昔时就把功劳全推给他,银子我,要功劳给你,反正外面人都知道我是付东家,背后才是豆东家。

        夫妻俩过日子没必要斤斤计较,实惠拿着了就行,总比有的男人有俩钱就去养真爱强。

        没两天叶田卓又跑过来,他知道冯高奎回来,跑来给付昔时说。

        又说九月份原河出门要不要给他办一个露面会,边说边笑。?

        付昔时说道:“你安排,以后有事就在咱六六顺,不用你花钱,你就跑腿就行。”

        叶田卓说谢了,又神神秘秘的说道:“表嫂,我觉得原河要是找美珍公主挺合适的。虽然原河没有说,但是我知道这三年他和美珍公主一直书信来往。”

        这件事情付昔时也知道,她笑着说道:“你是不是做媒做上瘾了呀?”

        叶田卓说道:“对头,我觉得美珍合适,不是因为她是公主,我不希望原河当驸马。只是美珍公主就像表嫂说的那样,让人温暖,她还给我闺女送了两次礼物。”

        付昔时一直很喜欢美珍公主,觉得她做事很贴心。

        她送东西,有的时候不是用贵重来衡量,而是觉得这个东西好。她也经常给家里的孩子们送礼物,有吃的用的玩的。这么多的亲戚和认识的朋友,她好像都照顾到了。

        对于一个公主来说真的很难得。

        付昔时说道:“你可别拉郎配,别给原河说。你不说他们还自自然然地当朋友,你要是说了,原河没准就疏远别人了。”

        “表嫂,原河现在长大了,就是话少,我看他接触人接触的太少,等他出门,我天天带他去玩,呆在家里都呆傻了,没有小时候的那份灵气。以前说话可有意思了,现在说话像个大人。

        付昔时道:“你也不想一想岑家这么大个家族要落在他身上,他能不长大吗?还像小时候那样,谁服他?谁听他的?”

        她不知道原河早就把岑家人镇住了。

        叶田卓说道:“表嫂别操心这个,原河做事向来出人意外。他敢接下来自有办法,他要是不想接,谁也不可能强迫他。”

        付昔时点头,“那倒也是,他是个小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