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订制世界在线阅读 - 第五章 超高价的“废纸”

第五章 超高价的“废纸”

        但卫柘在这之前是真的不知道系统竟能监听自己的心理活动。

        吃一亏长一智,下次再得意他也的控制住自己的想法了。

        但当一个人要想东西的时候,是很难控制的。

        他还是希望能和系统打个商量:“系统,难道你不觉得监听别人的心理活动是很不道德的行为?我们能不能重视一下别人的隐私?”

        “本系统很重视宿主的隐私,所以才一直都没让你知道。”

        卫柘想了一会才弄明白这个不合逻辑的因果关系。你以为你是保险推销员——我非常尊重客户的隐私权,所以从不让客户知道自己的隐私被泄露了?

        他一头黑线:“你就不能关闭这功能?”

        虽然只有系统知道他想了什么,也不可能跟别人说。但想到自己想什么都有“人”一清二楚。这怎么想都觉得别扭!

        “对不起,这是本系统的基础功能。如果没有这个功能,本系统将无法与宿主保持绑定。因此无法关闭。”

        “QQ还有黑名单呢。信不信我屏蔽你?”

        系统还没说话。

        卫柘听到一个机械音:“是否确定屏蔽系统?”

        什么东西?

        他嘿嘿笑着问:“系统,如果我屏蔽你,会有什么负面影响?”

        系统沉默了一会,说:“……没有!”声音中满是不甘。

        卫柘哈哈大笑,连声说“屏蔽,确定屏蔽!”

        接下来他就听不到系统的声音了。

        “系统?”

        机械音再次响起:“系统被屏蔽中,是否解除屏蔽?”

        卫柘哼起歌:“我得意地笑,又得意地笑……”

        他终于松下心来,可以放心地区查刚找到的那些金币是不是古董。

        不过在查之前,他又想起那包方方正正的的东西。他好像还没看过里面包的是什么东西呢。

        系统说是纸,看着包得这么严密,说不定是好东西。

        他赶紧将东西取出来,将那层牛皮纸一把撕开了。

        这是什么?

        金元卷?五十两?1825?

        他取出一张。

        大小和现在的纸币差不多,只是材质差一点。

        他疑惑在网上查了一下‘金元卷’。

        得出的结果,让卫柘心里有一点激动……

        【金元卷:西华联邦内战技术后发行的纸质不记名黄金凭证。发行之初可以与金币同时流通,与金币等值……是西华元的前身。但有人认为此举联邦为了收缴民间黄金的一个阴谋。

        【一九二一年三月驶十五日,时任联邦总统***签发501号总统令,宣布在一九二二年一月一日前停止金元卷流通。要求所有持有金元卷的人必须在此之前按照时价兑换成西华元。

        【一九二二年三月十日,数百名持有金元卷却未能及时兑换的公民发起诉讼,要求裁决该总统令违宪。一九二三年十月九日,联邦最高法院九人法庭做出最终裁决。该裁决认定501号总统令违宪。最高法院认为金元卷是联邦与公民签署的信用契约,根据宪法,联邦政府有权宣布停止流通,但单方面宣布金元卷无效侵害了公民财产权。最高法院裁定,持有金元卷的公民,可以在任何时间去联邦银行进行兑换。兑换价应以兑换时前一日的黄金价格为准。】

        ……

        【直到一九四五年六月,联邦政府宣布发行的金元卷已经完成99%的回收兑换。认为依然没有兑换的那些已经遗失或损坏。但时任总裁表示将继续遵守最高法院的判决,随时兑换金元卷。】

        ……

        卫柘在网上查了不少关于金元卷的资料。

        查到最后,他的激动就不止一点了。

        按照时价兑换成西花元?

        这一包金元卷一共有十六捆,每捆一百张。面额都是五十两。

        这个“两”,应该是十六进的重量单位。

        一张就相当于六万现在的西花元。

        一千六百张,价值将近九千六百。

        一千三百万想买老子的别墅?

        给两千三百万都不卖。

        老子要留着继续享受。五辆超跑,开一辆拖四两,到大街上玩超跑列车……卖掉的那些金表也买……嗯……买不回来了。不过可以买更贵的,每款买两块,一只手戴一块……

        他越想越兴奋,实在没忍住将一叠金元卷抛上空中,好像只有天空中飘满绿色纸片才能释放他内心兴奋。

        他又叫又跳,好一会才强制自己冷静下来。

        九千六百万好像还要交税。

        这交税,他需要了解一下:挖到的宝藏,需要交多少税。

        这个好办,只要打电话咨询律师就行。

        律师是这样说的:“除非是直接挖到了大量钞票,否则无需直接交税。只有你将那些古董出售变现时才需要缴税。如果是在自己的土地挖到的东西,所有权归你独有。销售所得,按个税税率收税。”

        卫柘追问:“如果价值一亿,我需要交多少税?”

        “三千六百多万。”

        “那么多?”

        “去年更多。如果是去年,一亿就要交四千四百多万。”律师笑着说。“今年新总统上台,完成了减税。个税最高一档的税率从45%下降到37%。个税最高一档是年收入四十五万以上。另外,这种意外所得,无法用抵扣的办法进行减税。并且在获得之后的一周内必须申报交税。”

        作为红旗下成长的好孩子,不管穿到什么地方,都不能忘记‘纳税光荣’的觉悟——好其实吧,主要是因为不交税后果太严重。

        不过还好,这些金元卷如果成功兑换,交税后他还清贷款还能有一大笔钱用于投资那片沙漠。有投资才能有积分。

        想“黄金花圃”那样的事,系统应该是不会再轻易妥协了。

        他需要是真的的投资。

        有了积分他才能订制开发。

        他忍住兴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考虑了各种可能遇到的情况。

        想好了之后,他才打电话给联邦银行咨询兑换金元卷的问题。

        他想过很多可能遭遇的刁难或者拖延。但那些都没有遇到。

        他甚至不需要提供那些东西的来源证明,因为金元卷是不记名的,它本身就是凭证。他只需要确认自己兑换了那些金元卷。

        虽然手续有些繁琐。但在一天内,他还是拿到了所有的钱。

        然后他又请了律师帮办理交税的手续。

        他拿到钱后就直接将贷款还清,将抵押在银行的东西全部赎回。

        这次查尔斯·威灵顿恭敬了不少,笑着送他出办公室的门伸手说:“卫先生,希望我们下次能继续合作。”

        卫柘看了一下他的手,转身就走。

        这家银行已经被他排除在日后合作的名单。

        这次将金元卷全部兑换,一个是因为担心金元卷日后有变,二来他也需要钱经营那片沙漠——或者是经营系统。

        回收价值九千六百万金元卷,联邦银行当然要宣传一下自己信誉。

        几乎是当天,媒体就注意到这个新闻的价值。

        卫柘最近可是相当火热的新闻人物。

        首富私生子,跟的婚生子打官司争家产。又刚打输了争产官司,前段时间还到处找人卖房子,可见是近乎一无所有。

        这突然再次拥有了几千万身家,这是个大新闻。

        新闻本质上就是讲故事。故事能否吸引人,关键在于是否新(八)八奇(卦)。卫柘的故事就具备这样的本质。

        但卫柘对那些报道丝毫不在意。

        记者的采访要求,也一概不理。

        出名不是他现在需要的。他需要的是钱。

        人,可以否认钱是万能的,但你不能没钱。

        当你不名一文时跟人说:钱不是万能的。人家当你是傻逼。

        当你拥有亿万身家再跟别人说同样的话,肯定马屁如潮。

        那不是钱的问题,是现实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