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巅峰仙道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五十二章 虚极的手段(一更)

第一千七百五十二章 虚极的手段(一更)

        澹台绝情回到了绝情宫,坐在了熟悉的宝座上,看着下面稀疏的人,嘴角带着阴冷的笑。凄冷的朝堂没有多少的声音,虚极也懒得废话,只用了一句很有水平的话结束了纷扰。

        “那就全杀了吧。”

        虚极的话震惊了朝堂在内的所有官员。

        姬元一面色苍白,却不敢说一句话,直至朝会结束,姬元一才清醒过来,连忙求见虚极仙帝。

        冰冷的宫门挡住了姬元一的去路。

        虚极没有见姬元一的打算。

        姬元一无论如何哀求,那扇门,自始至终都没有开过,泪如雨下的姬元一跪在门外,高声喊道:“仙帝,您曾经答应过臣下,只要我将白羽书院的动静告知,便留下白羽书院!如今叛乱平定,还请仙帝留下白羽书院,留下那数万人的性命!”

        没有人理会。

        姬元一想起了白羽书院院长,自己的师傅白发,他死在了绝情宫外,那最后的眼神,不是生命的绝望,而是人性的质疑,那是给自己的,死的凝望!

        背叛了白羽书院,背叛了师傅,将白羽书院所有的行动都告诉了虚极仙帝,只是因为姬元一知道澹台啸尘不会成为最后的胜利者,只是因为姬元一陪伴了虚极几千年,早已知道这个人的可怕与力量。

        姬元一清楚自己说服不了白发,改变不了白羽书院这一支已经射出的箭,只想通过虚极的保证,来保住平叛之后的白羽书院!

        可现在跪着的姬元一才清楚,自己被忽悠了。

        虚极仙帝给出了一个口头保证,可没有落实到白纸黑字上,姬元一想打一次维权官司都不太可能。

        宫门最终还是打开了,只不过来的人不是虚极,而是暗九四,只对姬元一传达了一句话:“仙帝说了,有什么事,明日再议,丞相大人请回吧。”

        姬元一看着又关上的宫门,心灰意冷地走出了皇城,闻到了极为浓重的血腥味,抬眼看去,满目都是人头滚滚。

        虚极仙帝在杀人的问题上没有半点马虎,白羽书院、一言堂、乌夜宗等为首宗门,全灭,资产充公,参与叛乱的世家与家族,全灭,资产充公……

        对于这惨烈的一幕,史书只用了简短的两句话作了说明:

        【叛乱及其所属势力,斩绝。大中型宗门、家族,大抵皆灭。】

        一句话,虚极仙帝趁机灭绝了东部仙域所有存在威胁的力量,无论这些宗门、家族有没有参与叛乱,虚极仙帝都没有放过。

        自此之后,东部仙域再没有任何具有影响力的宗门势力,倒是出现了官方性质的虚极学院,并命令帝国内所有宗门、家族,但凡修为达到大乘期的,必须进入虚极学院,违背者,灭九族。

        虚极仙帝以残暴的手段绞杀了所有反对自己的人,又以强制的手段,强迫所有修士为自己服务,并通告仙域,不日起即将闭关锁国,无论是任何势力的人,要么搬到虚极设置的聚贤馆里住着,要么就回到自己的老家住着去,不允许到处闲逛,否则后果自负。

        不得不说,虚极仙帝一连串的动作令人目瞪口呆。

        如此雷厉风行的手段,如此全面的政策,有序的安排,只在虚极仙帝回到绝情宫之后几个时辰就发了出来,这让人不得不怀疑虚极这是早有打算。

        无论虚极是什么时候想好的这些治国之策,但虚极的影响与统治是不争的事实。

        虚极帝国从帝国为主干,宗门为枝,家族为叶的格局,发展为了帝国为树,其他人都是土壤的格局。

        一枝独秀,一家独大。

        虚极再也不需要考虑什么宗门的想法了,也不需要考虑宗门的利益了,更不用看那些所谓的利益代言人    的反对了。

        只要是虚极的安排,那就是绝对的圣旨,没有人再违背,也再没有反对的声音。

        独裁式的帝国,是虚极想要的结果。

        虚极仙帝看望了一眼澹台啸天,澹台啸天却只能瞪大眼,声嘶力竭地哀嚎着,尊仙丹的反噬本就是一种酷刑,何况这种酷刑还被叶长天用生机种子给放大了!

        澹台啸天想死都死不了,因为虚极不允许他死!

        安排人看好澹台啸天,虚极仙帝走到庭院时,暗九四匆匆走来,汇报道:“仙帝,姬元一在白羽书院自杀了。”

        “哦?”

        虚极只是漫不经心地发出了一个疑问词,捎带了一句:“他的家人还在吗?”

        暗九四眼神一凛,这句话的含义已然很清楚,既然草死了,那还是需要把根给刨掉的。

        暗九四拱手道:“臣马上去安排。”

        虚极不置可否,问道:“南歌子惨死在叶长天手下,让我失去了一个好的帮手啊。调查出来没有,叶长天为什么会出现在南湖洲?”

        “尚没有消息。”

        暗九四有些惭愧。

        虚极不再说什么,暗九四施礼之后便退了出去,没过多久便又跑了回来,连忙回道:“仙帝,白羽书院、一言堂、乌夜宗等各大宗门,甚至包括几个世家,都被洗劫一空,储备几千年的资源,都不见了!”

        “什么?”

        虚极愤然而起。

        自己干掉白羽书院、一言堂、乌夜宗的人,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光明正当地吃掉这些资源,现在你说我白忙活了?

        暗九四有些不安地说道:“仙帝,是叶长天带人洗劫了这些宗门。”

        “叶长天!”

        虚极滔天的杀气爆涌而出,这个该死的虫子,竟然让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受挫!

        咬牙切齿的虚极问道:“朱格的舰队还多久能到中部仙域?”

        “还需要五个时辰!”

        暗九四连忙回道。

        虚极仙帝紧握着手,喝道:“不要再追澹台啸尘,命令朱格直逼中部仙域,率领征星军,占领乾元、天门总部!若是隐士塔出手,那就来一场雷雨吧!”

        兵贵神速,如果赶着澹台啸尘去中部仙域,时间实在是太慢。但若是直线前往,那将节省不少的时间!

        星空之中,祖暮与赵无仞都改变了方向,在祖暮接应到赵无仞之后,拖着巨舰飞向了齿魅星。祖暮十分不甘心,这一场面对圣灵族的战争虽然取胜了,但天门却要失去总部,不得不来一场大撤退!

        但叶长天的命令是明确清晰且不能违背的。

        砰!

        祖暮愤怒地踢了一脚舱门,气呼呼地喊道:“虚极当真是可恶,竟然违背四方仙帝条约,悍然将战舰派向中部仙域!”

        赵无仞听到了祖暮的不甘,回道:“凭借我们当下的实力,是根本无法与之抗衡的。我们撤出中部仙域,却将拥有整个星空,这一笔买卖,并不吃亏。”

        祖暮想了想也是这么一回事。

        叶长天在布局天门、乾元与格物院的时候,都采取了一个理念,那就是风险分散。

        格物院的生产线并不是完全集中在中部仙域,更多的生产线分散在了齿魅星、北庭星、伏冷星等不为人知的星辰之上,对应设置了格物院三十个分院。

        舍弃格物院总院,不过是搬了一次家而已,将人员、资源、设备转移出去,随处选个地方,都能成立格物院总院。

        如今格物院的研究成果一个接一个的更新,二代凌星舰也在不断生产制造,只要给天门一些时间沉淀与积累,那整个星空都将成为凌星舰的后花园!

        “以你对门主的了解,他接下来会做什么?”

        祖暮沉静下来,询问道。

        赵无仞淡然一笑,轻轻说道:“门主是一个令人揣测不清的人,他的想法与行动,伴随着随机,看似是没有任何目的的行为,但回过头来看,他已经完成了布局。随机,是没有办法预测的。”

        祖暮眯了下眼。

        随机是没有办法预测的,但随机导致的结果却是可以预料的。从这个结果来分析叶长天的行动,应该不算是难的。

        叶长天现在最想要的是什么?

        独孤浅语已经被他带走了,他对于仙域的牵挂与在乎,似乎突然之间消失了。

        虚极携两万战舰大举进犯,而叶长天选择了撤退,而不是应对,很明显他想保住力量。

        他希望这些力量变得更强大。

        “我想,我们应该消失一段时间了。”

        祖暮沉吟道,眼神中闪烁出智慧的光芒。

        乾元总部,一切如常,护卫还是那些护卫,招待还是那些招待,甚至连进行中的拍卖会都没有停止。

        拍卖堂内,一位老者坐在包厢之中,审视着拍卖台上敲木锤的蓝酒,从戒指中拿出了映魂石,看着朱格的虚影,说道:“大舰长,乾元这边没有任何异动。”

        老者受到了嘉奖,切断了映魂石,优哉游哉地翘起了二郎腿。

        “消息传过去了吧。”

        “是啊,传过去了。”

        老者顺口回道,陡然浑身一冷,艰难地转过头,看着一脸微笑的叶长天,刚刚起身,一只灰色的手便洞穿了心脏!

        叶长天看着倒在地上枯萎的老人,招了招手,一枚戒指便落入手中,拿出了其中的映魂石,微微一笑,说道:“辛苦你了。”

        一扇空间门打开了,唐染云走了进来,将老者丢到了空间门里面,说道:“长天,格物院已经准备就绪,随时可以撤退。”

        “天开物可还好?”

        叶长天拉着唐染云坐了下来问道。

        唐染云轻柔地笑了下,靠在柔软的椅子上,说道:“天开物是见过风云的人,这点事对他并没有什么影响。”

        叶长天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澹台啸尘已经被放弃了,朱格大舰长带所有战舰直扑中部仙域而来,给我们留下的时间不多了。你们再去检查下格物院,确保没有任何遗漏就撤向齿魅星。”

        “好。”

        唐染云打开了一扇空间门,离开了房间。

        拍卖还在进行,但乾元的撤退准备并没有半点拖延。相对天门、格物院而言,乾元总部的撤退可以说是最轻松的,原因便在于乾元的重要资源、资料与储备,都在空间法宝之中,整个乾元总部,便是数个独立的空间法宝构成的。

        “虚极,这一次我们算不算打平了呢,我刚去你那搬了家,你就来帮我搬家了。”

        叶长天审视着手中的映魂石,眼眸幽邃的自言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