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周昏君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一十一章:辽东军自乱阵脚

第五百一十一章:辽东军自乱阵脚

        计划很美好,但现实却往往很骨感。

        就在赵宸烽做着拿下锦州府,一举攻破山海关的美梦的时候,却不知道,在辽东被面,韩笑已经带着扶余、泰宁、朵颜、塔山、海西以及建州六魏三万余铁骑直扑辽东。

        赵宸烽更加不知道,辽东巡检司主官巡检使郑安民在赵宸烽率兵离开辽东之后,就开始暗中联络辽东各地巡检并军中不愿跟随赵宸烽造反的中下级将领。

        巡检司的职能相当于后世的警察部队,所以拥有一定的武装。

        而郑安民这位辽东巡检司的头头,虽然是内阁首辅郑永基的远方亲戚,可以前却一直不显山不漏水,所以赵宸烽并未将其放在眼中。

        更何况,在赵宸烽掀起反旗的时候,郑安民可是答应了赵宸烽一系列条件,其中最关键的一条就是郑安民与赵宸烽联姻,让自己的大儿子与赵宸烽的小女儿定亲,以此来稳住确保自己的地位。

        要不然,郑安民也不会这么安然无恙。

        赵宸烽数日安出身皇族,可郑安民也不是什么酒囊饭袋,要不然他也不会成为辽东巡检使了。

        更何况,赵宸烽也是想要以此来向内阁首辅郑永基并其他朝中大臣发出一个友善讯号,那就是他反的只是张凌阳这位伪帝,并不会对朝中大臣动手。

        至于郑永基并其余朝中大臣接不接受这一‘友善’讯号,那可就另一说了。

        不过在赵宸烽率十三卫主力离开辽东之后,郑安民马上开始联络辽东巡检司各部。

        对于郑安民的一系列反常行为,虽然引起了十三卫中有心人的主意,可此时郑安民已经与赵宸烽结成了准亲家,所以他们只是以为郑安民是在趁机掠取权力,并未放在心上,也没有派人细查。

        这么一来,郑安民就很顺利的,在最快的时间内将辽东巡检司各部的力量集结在一起,最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一举拿下自在州这位赵宸烽的大本营,并控制住了所有辽东中高层将领的家眷……

        “报!”一骑快马闯入盘山脚下。

        “自在州急报,巡检使郑安明突然造反,一举拿下自在州!”

        刚到辽东军营大门,这名士兵就匆忙下马,大喊着闯入直奔赵宸烽的营帐而去。

        随着这名士兵的大嗓门,军营里的十三卫将士开始慌乱起来。

        自在州可是辽东都司所在地,同时也是十三卫的大本营,如今这边战争才刚刚开打,老巢那边就出事了,还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听到消息的将士,谁能淡定得了?

        昨天刚刚与锦州四卫发生接触战,赵宸烽大概了解了一下锦州方面在盘山的兵力和火力部署,现在正在和不下探讨明天的进攻战术,不想这个时候竟然听到这么一件噩耗,登时就两眼一黑,险些昏倒下去。

        所幸部将反应及时,第一时间就将赵宸烽搀扶住了。

        幽幽醒了过来,赵宸烽盯着报信的士兵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启禀将军,就在前天深夜,巡检使突然发难,控制住了自在州的城门并诸位将军的家眷!”

        “郑安民他哪来的兵马?”赵宸烽还是有些难以置信,“据老夫所知,巡检司在自在州的人马总共也不到五百人。单凭这一点人马,他如何控制得了整个自在州?”

        “郑安民早就串通好了辽东各巡检司的部下,并将他们秘密调入自在州,这才……这才一举拿下整个自在州!末将也是昨晚趁巡检司不注意的时候,偷偷跑出城来的!”

        闻言,赵宸烽倒吸了口冷气,好久才缓过神来,算是接受了这个难以接受的事实。

        “将军,咱们赶紧回师吧!”

        “是啊,将军,只怕现在下面的兄弟们已经无心作战了,咱们还是赶紧回师吧!”

        ……听到这个噩耗,众人七嘴八舌,无一不是劝说赵宸烽回师的。

        赵宸烽呢?

        在营帐内来回的踱步,直到众人都停下了话语,才停下脚步说道:“整个辽东巡检司的人马加在一起,也超不过一万人,而且他们只是经过一些简单的军事训练,算不上精锐。

        这样,老夫带两万人马回师自在州,剩余的五万人马留下来继续攻打盘山,务必要在老夫灭了郑安民之前拿下盘山,知道了吗?”

        “末将听令!”

        在赵宸烽看来,郑安民不过是一只跳梁小丑,两万人马足以灭了他了。

        如果不是因为其占据着自在州的城池,赵宸烽甚至都不想带着这两万人马,只带一个卫的兵力,就足以剪灭郑安民麾下的巡检司了。

        人倒霉的时候,连喝凉水都能塞住牙缝,如今的赵宸烽就是这个境遇。

        刚刚率领两万大军到达自在州城下还未来得及安营扎寨的时候,又一个噩耗传来。

        “你说什么?”

        “韩笑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还在北面上蹿下跳?”

        “还有建州卫那边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完颜烈亲手将韩笑的头颅给砍下来的吗?怎么又和韩笑勾搭在一起了?”

        当听说韩笑已经率领扶余、朵颜、泰宁、塔山、海西、建州六卫一共三万大军南下,已经到达铁岭卫的时候,赵宸烽有些难以置信,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呢!

        当再三确认之后,气愤之下,赵宸烽一剑将这位报信的斥候给砍了脑袋。

        现在赵宸烽脑子已经乱成了一团浆糊,铁岭卫距离自在州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中间就隔了一个沈阳府。

        不说现在无论是铁岭卫还是沈阳府都兵力都已经被调遣至盘山脚下,就是没有调遣,以韩笑现在的实力,也能在迅速到达自在州城下。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韩笑率领的六卫都是骑兵,大可绕过沿途的城池直扑自在州。

        现在,赵宸烽就是再调遣盘山脚下的五万大军回援,时间上也有些来不及了。

        从盘山到达自在州,骑兵只需一天的路程,可步兵的话至少要三天的行程才能赶到。

        而从铁岭卫到达自在州,距离上来说,与盘山那边一样,骑兵也只需一天的行程。

        好死不死的,韩笑率领的六卫又都是骑兵,而辽东十三卫中,除却已经投靠韩笑的建州卫之外,剩余的十二卫八成以上都是步兵,这让赵宸烽如何办?

        现在赵宸烽如同一只无头苍蝇一般,脑子里想不出一个有效的办法。

        咬了咬牙,赵宸烽还是下达了调盘山脚下五万大军回援的命令……

        而此时,韩笑已经率三万铁骑到达了沈阳府城下。

        看着前方的城池,韩笑直接下令绕过沈阳城,直扑南面的自在州。

        不是韩笑不想趁机拿下沈阳城,而是因为现在时间紧迫,韩笑想要打赵宸烽一个措手不及。

        还有另外一个因素,那就是韩笑对自己现在率领的六卫将士不大信任。这六卫将士常年游走于白山黑水之间,与野兽搏斗,可以说十分的悍勇,可相对而言纪律性也是十分的差劲。

        如果韩笑此时攻下沈阳府,只怕等自己离开之后,留守这里的士兵就会化身为官匪,对城里的百姓动手,抢夺他们的财产,甚至将沈阳府变成一座废墟也说不一定。

        所以韩笑要时时监督这六卫人马,以防他们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虽然韩笑麾下还有还几名锦衣校尉跟随,可除却韩笑之外,麾下那几名锦衣校尉并不能威慑住这些骄兵悍将。

        主要原因,是一因为韩笑官职足够大,能够震慑六卫指挥使,让他们好好统御部将。二是因为韩笑足够心狠手辣,一言不合就会拿出绣春刀砍人脑袋。

        就好比此次游说六卫南下的时候,海西卫的指挥使在表示会全力支持朝廷剿灭赵宸烽的时候,海西卫的副指挥使却表示不愿与建州卫合作,并让韩笑从两卫之中只能选取一卫。

        韩笑是二话不说,直接将那个副指挥使的脑袋给砍了下来,最后海西卫指挥使也只是脸色黯然了一下,不敢对韩笑有丝毫的违背。

        当然,这主要还是要归功于如今大周的国力足够强盛,能够让边疆各部族畏惧。如果放到张凌阳刚登基那会,韩笑敢这么做的话,只怕早就被人剁成肉泥了。

        类似的事情,并不只是发生在海西卫,在朵颜卫,朵颜卫指挥使想要坐山观虎斗,同样被韩笑给砍了脑袋,并临时任命副指挥使为正指挥使,并许诺诸多好处。

        就是在这样胡萝卜加大棒的组合拳之下,六卫很快就被组织起来并一同火速南下。

        韩笑这边绕过沈阳府,只用了半天的时间就赶到了自在州城下。而赵宸烽这边,送信的斥候才刚刚到达盘山脚下。

        这两天,盘山脚下五万辽东将士战心全无,在没有赵宸烽的督促下,只是象征性的向盘山上的锦州将士进攻了几次,就退了下来。

        如今人心惶惶的不仅是下面的将士,就连十二卫指挥使,也是同样的心神不宁,要不然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手下将士放水而无动于衷了。

        “你们说,咱们是不是用不了多久就要掉脑袋了?”定辽右卫指挥使沈从向铁岭卫指挥使吴三尧问道。

        “可能吧!”吴三尧心情同样的沮丧,“早知道这样,老子就不跟着……”

        “慎言!”见吴三尧有些急恼,沈从急忙使了一个眼色。

        “都这个时候了,还慎言个屁啊!”吴三尧恼道,“真要败了,只怕老子是第一个被砍头的……早知道现在的情况,老子说什么都不会去建州卫督促完颜烈杀了韩笑。

        等朝廷大军一到,你们的家人或许还能够保全,只怕老子的九族就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悔不当初!悔不当初啊!”

        盘山驿这边,周安已经收到了辽东巡检使郑安民偷偷拿下了自在州的消息。

        “真是一群乌合之众!”看过这两天的战报,周安对盘山脚下的辽东将士讥讽不已,“嘿!这才遇到了一点逆境,辽东那边就自乱阵脚了,辽东十三卫里都是些什么王八东西!”

        周安心里很不满意,虽然现在辽东都司是自己的对手,是自己的敌人,可看到他们现在的反应,周安还是高兴不起来。

        再怎么说,这些辽东都司里上上下下的将领,可都是军阁提拔上来的,如今竟然如此不堪一击,周安又怎么能满意?

        甚至,这个时候周安还在想:“也许,大周一十八行省,比辽东都司还不如的大有人在也说不一定!

        看来回去之后一定要写一份详细的章程呈送给陛下御览,彻底整顿一下各地卫所……”

        就在这个时候,锦州卫指挥使突然来到周安这边求见,“周军阁,盘山脚下的辽东军突然拔营了!”

        “什么?”周安一听心里一阵疑惑,急忙起身道,“随老夫一同看看去!”

        说着,周安就快步走到盘山山顶,透过望远镜看着山脚下正准备向后撤退的辽东军,心中猜想道:“肯定是辽东发生了老夫还不知道的大事,要不然辽东军不会全部撤回的!”

        越想,周安就越觉得有这个可能,就对跟在身后的锦州指挥使下令道:“你现在就带着五千人马下山试探一番,看辽东军到底是真的撤退,还是只是做做样子,引我军上当?”

        “是!”

        回了一声,锦州卫指挥使就带着麾下五千将士悄然下山……

        盘山山顶之上,锦州卫将士的一举一动全都看在周安的眼中。

        透过望远镜,周安看到锦州卫将士距离辽东军越来越近,很快就发生了遭遇战。

        不过很意外的是,周安发现辽东军的撤退很是坚决,对于后面的锦州卫基本上不大理会,只是略一反击,待锦州卫将士稍微后撤一些,他们就果断调头撤退。

        “这里面有问题!有大问题!”

        看着两军交战的画面,周安隐隐猜测出了一些,急忙对山上剩余的三卫指挥使下令道:“传令下去,山上所有将士全部下山追击辽东军,务必要缠住他们,不给他们回辽东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