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逍遥驸马爷在线阅读 - 第140章 雪中送炭

第140章 雪中送炭

        没想到未来的武朝大帝这么快就陷入了人生的低谷,不知为何,苏程竟然隐隐有些高兴。

        怎么能有这种心态呢?这是不对的,苏程暗暗鄙视了自己一下。

        不过,这不正是雪中送炭的好时机吗?

        “武珝姑娘被赶出国公府后住到了哪里?打听到了吗?”苏程问道。

        “公爷,小的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打听到呢,武珝小姐和她娘住到了昌明坊。”

        苏程听了很是诧异:“什么?住进了昌明坊?”

        “是的公爷,小的初听也觉得不可思议,小的跑了一趟昌明坊确定过了,武珝小姐确实住进了昌明坊!”

        昌明坊很破落,多是小商小贩甚至无业游民的聚集之地。武珝好歹是国公府的小姐,国公府也不可能只有一座宅子。

        虽然知道武珝被武元庆兄弟赶出了国公府,苏程也以为是搬到了别的宅院去住了。

        万万没想到,竟然搬去了昌明坊。

        难道国公府还在昌明坊有宅院?不可能啊,堂堂国公府怎么可能在昌明坊买宅院?再说,昌明坊也没什么好宅院啊。

        “国公府还在昌明坊有宅院?”苏程疑惑的问道。

        “没有,武珝小姐所住的房子是赁的。”

        苏程听了不由倒吸一口凉气,武珝母女这是窘迫到了什么程度,竟然去了昌明坊赁了个房子住着。

        这还是国公府的小姐吗?不说财产,就是老国公这些年给置办的头面首饰衣服也不可能沦落到这种地步啊。

        只能说,武元庆兄弟们太狠了!好歹也是自己妹妹,竟然如此刻薄无情,怪不得后来武则天登上后位之后第一个收拾的就是自己兄弟。

        “带路,我去瞧瞧!”苏程刚刚迈步突然又停了下来。

        去账房取几根金条?

        直接送金银似乎不妥,虽然只见过两面,但是能看的出来武珝这丫头是个骄傲的姑娘。

        “去,吩咐管家,绫罗绸缎各准备几匹,马上就天冷了,木炭也准备一车,上好的米粮等家用的准备一车,再准备些金银首饰……”

        “公爷,大手笔啊,不过,武珝小姐确实是美人胚子,公爷这是雪中送炭啊,公爷定会赢得美人归……”

        苏程听了不由一脸黑线,赢得美人归?

        把武则天收入房中?

        我疯了?

        嫌日子过的太太平了?

        嫌命太长了?

        苏程直接抬脚一脚踹了过去:“胡思乱想什么?赶紧让管家去准备!”

        二十几骑簇拥着几辆沉重的马车缓缓驶入了昌明坊,引起了不知道多少人的注意。

        整个长安城里骑马的人并不鲜见,但是在昌明坊却十分罕见,因为这里住的都是穷苦人。

        “公爷,就是前面!”

        果然是一座破败低矮的小院,只有区区三间房,和一个窄窄小小的院落。

        让苏程有些意外的是,院子门口还有几匹马。

        是谁来看望武珝了?

        苏程走到院子刚刚下马就听到了里面骂骂咧咧的声音。

        “你们这些贱胚肯定窝藏了我们国公府的东西!”

        “我们出府的时候你都检查过了,我们除了一点随身的衣物,哪带着什么东西?”

        “衣物?你们身上船的都是我们国公府的!”

        哐啷!

        哐啷!

        “武元庆,你住手!”

        “你个贱婢!本公子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

        啪!

        “你娘是贱货,你们也是贱货!玷污了我们国公府的血统!”

        原本苏程还打算依着礼节拜访,但是听着里面的动静实在不像话,苏程径直迈步往里闯。

        在哭哭啼啼的声音中,两个锦衣男子正带着下人往外走,手里还提着一包衣物。

        苏程的眼睛顿时眯了起来,不用想这两人就是武珝的两个兄长,武元庆和武远爽。

        就在苏程打量着武元庆和武元爽的时候,他们俩也在打量着苏程。

        一看苏程的穿着就不像是普通人,他们俩眼中闪过一丝狐疑,这人是谁?

        以这人的穿着怎么也不像是会来昌明坊的人!

        “你是谁?”武元庆傲然问道。

        “把东西放下!”苏程淡淡道。

        “哈,你知道本公子是谁吗?”武元庆傲然道。

        “猪狗不如的畜生?”苏程淡淡道,既然毫不犹豫的站在了武珝的这边,那苏程自然不会客气。

        武元庆顿时大怒:“你说什么?你找死!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即将承袭应国公!”

        武元爽也怒声道:“你是不是武珝那贱人请来的帮手?我告诉你,这是我们应国公府的家事,识相的就少管!”

        苏程淡淡道:“我还就管定了!”

        武元庆和武元爽顿时有些狐疑起来,明知道这是国公府的家事竟然还敢插手?

        “你是谁?”武元庆谨慎的问道。

        “苏程!”苏程淡淡道。

        人的名,树的影,听到苏程这两个字,武元庆和武元爽的脸色立即变得凝重了起来。

        “原来是安康郡公,久闻安康郡公的大名,愚兄即将承袭应国公爵位,相见即是有缘,不如一起喝两杯?”武元庆挤出笑容笑道。

        “对着你们的丑恶面孔,谁能喝的下酒?对不起,道不同不相为谋!”苏程淡淡道。

        武元庆兄弟脸上刚刚挤出的笑容顿时僵住了,这也太不给面子了!

        大家在外行走,最重要的是什么?

        脸面!

        猖狂!不过是新近的郡公而已,他武元庆即将成为大唐的国公呢!

        竟然如此不给他面子!竟然如此无礼!

        武元庆冷哼道:“这是我应国公府家事,父亲亡故,长兄如父,她们母女犯了错,我身为国公府的继承人,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就算说到朝堂上,理也在我!”

        “所以,安康郡公还是少管我们国公府的事!”

        在国公府这三个字上,武元庆特地加重了语气。

        说罢,武元庆就要错身而过。

        苏程一把攥住了他的胳膊,淡淡道:“我说了,把东西留下!”

        武元爽气道:“苏程,你不要太过分!别仗着你安康郡公的身份在我们面前撒野!我们是国公府,我哥即将继承应国公的爵位!”

        “郡公见了国公要见礼的,你知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