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祖是克苏鲁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拜月

第十一章 拜月

        “张九皋带你去林子里打猴子?这他也想得出来?”

        回到望舒小居,茯苓一副气冲冲得模样,上来就拧着李凡的耳朵,“走就走罢,这老道也不先知会一声!真急死我了,还以为把你丢了!还有清月你也是,仙汤灵药,就那个味你也一个劲往嘴里灌呢!”

        “小子知错了……”

        李凡借机装嫩,抱着望舒仙子的大腿蹭,不蹭白不蹭。

        ‘李凡的心情上升了一点。’

        望舒真人也笑吟吟得不介意,“好了茯苓,反正没跑丢,寻回来就是了,如何,让你办的事可都办完了?”

        “是,小姐。我从山门请来一小截尾巴,正在锅里炖着呢,”茯苓正色回道,又把手一抬,取出一面旗,一把剑,捧在手里,“另外还替清月请了道牒法箓,替他寻了个牧龙童子的差事。”

        “牧龙童子?”李凡好奇得看着茯苓手里的旗与剑,一时都没留意到晚上的菜色很不对劲。

        旗是三角灵旌,黑底红边,上边用朱砂画符,写着认不出的密咒。剑是四尺长剑,剑身用铜锁扣着,锁在鞘里,封口用黄符贴着,看上去像是某种仪式的利器,不似拼杀之用。

        “牧龙童子不错,”望舒真人颔首,指指令旗法剑朝李凡道,“竹山养着不少灵禽珍兽,其中有四条小龙,老在山涧里关着不行,得定期放出去溜风,需找人看着。”

        什么……

        牧龙?字面意义上的?

        李凡一阵傻眼,“你说的这个龙,就是我知道的那个龙?”

        茯苓白了他一眼,“龙不就是龙,哪里还有这个那个的,放心吧,也不止你一个童子伺候,明天跟我去就是了。看两遍就会的,而且可以随便出山,薪俸也不低,跑一趟能给五千金呢。要是遇上什么事,直接撕开黄符,祭起法斩了罢了。”

        被她直接把令旗和法剑塞到怀里,李凡还是有点傻眼。

        不是,你说的倒轻巧,这是牧龙,不是遛狗啊姐姐!

        ‘玄天剑意表示宿主不用担心,龙很好吃的。系统也表示同意’

        不是,你们吃过啊?这一届的龙都混得这么没排面的?

        “这些琐事,明天你再和茯苓请教吧,”望舒真人看看天色,朝李凡笑笑,“天色不早了,今晚我带你出去拜月,等会儿回来正好饱餐。”

        听到要拜月,茯苓似乎禁不住打了个寒颤,先告退离开了。

        ‘请宿主在拜月前做好心理准备。当前心情,100/100。’

        连系统也这么认真,再回想到之前一秒一点得掉心情,李凡也咽了口唾沫。寻思着要不要专门准备些甜点饼干什么的顶不住可以嚼一嚼。

        望舒仙子似乎看出他紧张,微笑着,“不用担心,这次主要是教你修行大道,我就不入定了,在旁边照看着,如果情况不对,你又有落到道祖那里去的迹象,会把你及时拉出来的。”

        李凡咽了口口水。

        他现在稍微也对这个世界神经病修道法有一丢丢的概念了。仔细回想起来,第一次拜月的时候其实非常之凶险,就拿这个心情值来说,100点,平常心情都很少有往下掉的时候,很快也能涨回来,可当时那真是滴滴答答分分秒秒的在心情下降,哪怕是有镇静一点的天赋撑着都快掉得见底,最后还是被玄天剑意刺破了掌心扎醒的。可要是再来一次,还有没有机会活着醒过来呢?

        李凡抱着望舒仙子的大腿随她飞出洞天,偷眼望望还在不住舔着嘴角的望舒真人。

        他李凡也不是傻子,只不过有的时候会被这具年轻肉体旺盛的荷尔蒙分泌所干扰,不由自主得把优先思考权下放一点点罢了……这能怪他吗?这是激素决定的呀!

        咳咳,总之李凡当然看得出这个仙子对自己食欲大发,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了,只是一直在强行按捺着,大概是想着留着以后再吃滋味更佳营养更好分量更足。

        但假若李凡等会儿真的有入魔的风险,甚至现出一点魔形来,望舒仙子看在眼里,还能不能压抑出食欲把他救回来,还是会忍耐不住放任他魔化然后大饱口福,都是说不准的。

        只能赌一赌了,赌望舒真人能按捺住对他的食欲……依靠更大的食欲……

        这一次飞得就比较远了,一路飞到深山老林里,望舒真人才带着李凡落在墨竹林深处的一处法坛里。

        和之前秦剑师值守的法坛规制基本类似,也是中间一处魔尊石像,四面各有四十九个蒲团摆着。只不过那魔尊的扮相明显有区别,不是八臂六首人身,而是个……也看不出是个啥,你说是触手吧也不像,你说是蛇吧也不对,就和一团纠缠在一起的蚯蚓似的,好像白水里煮烂的大肠团在一起了……

        ‘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

        哇噻,真的是看一眼都觉得反胃。

        “尊天魔,”望舒真人指指法坛上那团恶心的线虫,“这些是用一时心气紊乱显化魔形,又及时在月落天明之前,恢复道体人身的真人遗蜕,制作而成的神像魔体,是用来侍奉天魔,感应煞气的。

        一旦有人拜月出了岔子,临渊入梦见着了脏东西,就会激起虚空中的煞气。平常入定很难看出来,但尊天魔被煞气感染就会复活,那个时候我就知道该把你唤醒了。”

        李凡似懂非懂得点头,有这么种闹钟似的预警机制在,多少放心一点。想来之前秦剑师也是这样把他拉出来的,但想象眼前的这玩意居然会活过来,实在是……

        望舒仙子看着那尊天魔出神说道,

        “拜虚月,本来要金丹的底子,用神藏法修成神光护体再修行才算保险,但金丹本就难求。为了突破门槛,不知有多少修士冒险一试,化身成魔的,甚至有练气期就开始偷偷冒险的,其实也不算少见了。

        只是清月,你拜过月也该知道,天道可不是常人能把持住的,万一心生执念,就有魔形显化的危机。更何况你这种第一眼就能看到道祖的幸运儿呢?

        所以哪怕法坛上都有一座尊天魔,与一名元婴真人守着。拜月入魔的人,其实依然多的很。就连你们那一批童子,本来也没有人教你们入定,不过是走个过场,叫尊天魔感应一下有没有暗藏煞气,伺机潜入我山门捣鬼的魔胎罢了。

        想不到,反倒是查出来你这个道子,还正好碰上虚月当空,呵呵,时也命也……”

        想到和自己一齐进山的其他二十个童子,李凡也不由得默认。

        望舒仙子摇摇头,朝李凡展颜一笑,引着他在蒲团上坐下,“再过半个时辰,双月伴生,如果不是虚月当空在上,那你就可以正常修行,说白了也很简单,只要看着月亮吐纳入定,依旧修行在练的后天功法就是了。

        入定后修行的速度会巨幅提升,但依然有临渊入梦的风险。这在后天,就叫做神识外游,感应天地,就是所谓的‘悟道’。

        但在先天,神识是与太素天道相合,悟性越高,反而越有可能,会见到深渊虚空之中,是物非物的先天怪形,甚至是太素道祖。

        当然,大多数时候,大多数人,其实资质愚钝,在虚空之中什么也看不到,但万一看到了,那就有入魔的风险。

        因此只有极少数人心如磐石的道子,或者金丹以上修过神藏法,抑或是有大毅力大恒心的修士,才能在被大道沾染现形后,依然能找回本心,恢复道体。

        但倘若等月落日生,天色大亮,依然不能记起自己的人型的话,魔形就收不回来了。”

        仙子笑眯眯得在李凡笔尖刮了一下,“那个时候,就成了吾辈修士人人可杀,且食之大补的,魔胎。”

        李凡被她一碰,简直是毛骨悚然得想跳起来。

        ‘李凡的心情上升了1点。’

        妈的这玩意肯定是坏了。

        望舒也不继续逗他,咯咯笑道,“后天仙道时期,各派再是精妙绝伦的功法,精彩绝艳的道子,全力供养的栽培,那也得要一个甲子的苦修才能突破金丹的门槛,两百载都修不成金丹,只能求得一世富贵的,多如过江之鲫。

        就算一粒金丹吞入腹,也不是真的就我命由我不由天了。其实延寿也只得三五百载,到后面修行更慢,侣材法地的争夺也愈发激烈,倘若没有一点个人的机缘,金丹境也就到头了。只不过到了金丹期,勉强也有了兵解重修的法子,前世为宗们立下大功,转世后就可以再请师们重新引自己回归山门,算是从小少走些弯路罢了。

        因此大抵古法能修到元婴真人的,其实都经历了五百载以上的苦修。再往后化神,悟道,羽化仙的境界,那动辄就是千年修为,几乎都是中原三大派开辟的仙途,上古而今的玄门正道才能参悟的天理,可旁门散修,迄今都没再听说过哪位大能,新推演出其他突破境界的法门的。

        当然,到这种层次的古往今来也都寥寥无几,大体上化神期间的大修,就足以开宗立派,悟道境界的大能,已经是统率一方势力的巨擘。登仙合道的传说,至今也不过区区数起而已。

        如此,清月你了解先天大道的优势了吧。”

        李凡若有所悟,“快?”

        望舒仙子点点头,“快。快到所谓的修行关隘,突破门槛,全都一冲即破!

        我记着当初茯苓花了十年才开辟内景,你只拜了一拜,入定坐了一会儿不错吧?哪怕她资质差你再多,也没有这般差距的。这就是先天与后天的差距,就是如此鸿沟之别。

        我资质愚钝,修行至今,也不过花了三个甲子的光阴,突破元婴境界,还是大致一百年前的事情,而倘若我能再得些上等的魔胎服用,三百载内突破化神境界,也绝非不可能的事情。

        这才是真的通途大道,后天仙道这种旁门,如何比得?”

        ‘玄天剑意表示,卧槽还不到两百年已经有如此修为,不能比真的不能比。’

        李凡瞥瞥嘴,“可这么修行有风险的吧?”

        举例来说,后天仙道是攀山越岭,有的地方天险绝壁,翻不过去那就是翻不过去。

        而先天大道的确是一条不限速的高速公路,可以一脚油门踩到底,可路上时不时横一个物非物过来,刹也刹不住,岂不是直接车毁人亡么?

        “哈!风险?做什么事没有风险?”望舒仙子朗声一笑,“后天仙道没有风险吗?那可还要资质和资格呢!你可知当初三大派的金丹元婴修士,为了争夺资源,为了兵解转世,为了在宗门立功建业,为下一世打下个好根基,当年的斗争是何等的血腥惨烈!

        修行界内部的争斗杀伐都不必细说了,你可知道当年被仙魔之争波及的人间道,是怎么尊称他们仙宫玄门神教的么?

        是魔宫!魔门!魔教!

        于此太极左道相比,先天太素大道不过是身体有轻微变化,只要谨守道心完全可以收放自如,有甚么不好的!简直好极了!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玄天剑意表示,这女娃说的也对。伐心中魔总好过斩他身魔。’

        喂,你个后天仙道最善杀伐的剑仙倒先被说服了是什么鬼啊!

        “哎哟哟不好,得意忘形了,克制克制。”望舒仙子收起笑音捂着嘴含笑,就背着手绕到李凡的身后,远远得蹲着看他,

        “当然,我这也确实是占了宗门的便宜,有历代山主整理的先天大道修行法门,还多亏了运气不坏,才能一帆风顺,魔形不显。

        不过清月你就不知道了,拜第一下就见道祖,拜第二下能见到什么呢,真是期待啊。好了,月亮出来了。”

        李凡艰难得咽了口唾沫,他也有点心虚……恩?

        然后李凡就看到一道白光从袍子底下掠出去,飞窜到那具尊天魔背后阴影里躲着。

        咦?那是……剑意?

        ‘玄天剑意表示它实力大损,要是再见道祖实在是吃不消,这次麻烦宿主自己顶了,下次它教两个剑宗秘法给你赔罪’

        卧——槽——!你个签约道具临阵跑了可还行!你枉称太上无极玄天剑祖啊沃日!!

        哎呦……心累……

        ‘叮,抽奖冷却完毕,充能完毕,系统建议宿主先抽一波,若投送到服务区之外,奖品可能无法送达,也可避免抽奖充能被浪费。’

        哦!还是系统你靠得住啊!不过听起来你是不是也有点虚?唉不管了!赶快抽抽抽!

        李凡赶紧用鸵鸟战术,把眼睛闭起来免得看到月亮。

        ‘抽奖完成!’

        哦哦哦!

        恩……李凡手抓了抓,啥也没有。

        恩?系统?

        ‘奖品正在投送中,请稍后……投送失败,宿主不在服务区。’

        哈?

        于是李凡睁开眼,看到自己坐在一片广阔的,充斥着灰色淤泥的海洋里。

        于此同时,耳边再一次响起了那之前听到过的,好似男孩声线的,连续的尖鸣声。

        ‘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

        ‘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

        ‘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