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祖是克苏鲁在线阅读 - 第九章 受箓

第九章 受箓

        李凡是真他妈服了,出门转一圈,给人把店里的菜谱揭了,是不是有病?

        更绝的是剑意发泄完了就装死,系统也装哑巴,就坑了李凡一个。

        得亏来吃饭的修士都是专车接送直到顶楼,门口排队的都是些普通人,而李凡还戴着‘不知面’。这眨眼工夫也没人反应过来,居然教他把揭下来的贼赃收到玉佩里,猫着腰从可山斋侧门溜出去了。

        不过后脚回到商会,还是给抓了个正着。

        “咦!清月你这一身是怎么了!掉沟里了?唉,怎么这么皮呢,小孩子真难带……”茯苓也是无可奈何,手里变出个莲蓬朝李凡一洒,顿时小雨淋淋,清风袅袅,绕着他周身一阵冲洗,把墨臭给冲淋干净,还隐隐有股荷花的清香。

        “你就跟着我身边,不要随处走动,我还有一会儿就把正事办完了。”

        这倒也好,李凡当即乖巧得跟在茯苓身后,看着她查账点货。不一会儿就听到对街逐渐喧闹嘈杂起来,不时有修士飞天经过,天际里虹光遁光一片,云霞彩电,直往可山斋那边落下。大概是事情败露了……

        李凡就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得装死,假装自己就是个纯真无邪的童子,什么叼事都不知道。

        “隔壁是怎么了?闹得这么大动静?”连茯苓都被惊动了。

        “禀告仙子,可山斋门口的梅妻奉宴图被人偷了。正请人盘查呢。”姜记商行的管事也去看了热闹回来说道。

        茯苓皱眉,“啊?哪个有病的去偷菜谱……”

        李凡也连连点头,“就是就是,区区一张菜谱罢了,再画一张不就完了,大惊小怪。”

        “那倒也不是,那张梅妻奉宴图我倒知道,可不是什么凡品,而是可山斋主,封印其夫人梅氏,所成的‘物’。”

        茯苓瞥眼看到李凡一脸懵逼,于是又解释道。

        “我们修行仙道的就是这般,假如突破金丹不成,道体崩解,天人五衰,走火入魔,都有可能。假若没得机缘兵解重修,又不想化为灰灰身死道消,就只好选择移魂化身。所以斋主将梅夫人收在画中,镇魇化‘物’。

        那奉宴图是束缚梅夫人魔形的结界,也是她依托化形的居所。倒也算是半个,修士所化之‘物’了。

        不过真是奇怪,梅夫人资质不足,那奉宴图尘封百年,‘物’形都不能显化,挂在门口也就能招揽些客人罢了,也没听说甚么反应,知道此是‘物’非画的人也不多,到底是什么人偷去的呢……”

        李凡装作好奇得问,“那可山斋主,能把妻子化成物,可是非常厉害?”

        “厉害倒也不厉害,这对道侣也是依附竹山的散修,斋主见妻子突破失败也生出心结,在金丹门槛上蹉跎许久了。不过斋主的厨艺是一绝,我亦自叹不如,竹山外门的修士和附近的散修,都有不少与他交好,梅夫人托身的画卷也是从竹山请来的。”

        人脉关系挺广的呵,那行吧,那这贼赃还是得在手里藏一藏。

        于是茯苓那边把事情收拾完毕,又牵着李凡带到船里细细打理了一番,这才带着他驭起轻舟,往那边高达三十丈的外门道塔边落下。

        这边就基本都是修士了,除了皂衣褐袍的竹山外门弟子之外,还有些打扮花里胡哨的散修。绝大部分都是练气期的弟子,筑基的也有不少,但像茯苓这样,站在金丹门槛上的修士,还是屈指可数。不过这随便往外门总坛都能见到几个,数量也不少了。

        李凡仰望高塔上《墨竹山娄观道》的牌匾,跟着茯苓进入前殿。

        前殿是三座神尊仙像,好似三清般排列,但扮相却截然不同,正中是一位睥睨天下的仙帝,左手是一名素面纤纤的仙子,右手居然是一尊青面獠牙的魔头。

        茯苓介绍道,“这三位是本界合道飞升的仙尊,玄女,神主,为吾辈开辟太极仙道修行之路的尊师,也分别是仙宫玄门神教三大派的创教始祖。

        他们三大派当年互斥对方为魔道,争斗不断杀伐不止,自然是各拜各的。我们这些旁门散修可谁都得罪不起,都要拜一拜的。你去上三柱香吧。”

        李凡依言取了三柱香,正要下拜。

        ‘玄天剑意说,吊那俩臭逼,拜玄女。’

        李凡,“……”

        喂剑意你别太过份了啊。

        ‘玄天剑意表示,宿主拜过玄女,就传你北辰剑宗秘要,做中兴玄门剑祖,弑神诛魔证道’

        嘿那你早说啊。

        于是李凡干脆利落得折过身子,对着玄女三拜,把三柱香给她面前插上。

        茯苓一阵傻眼,“你又瞎搞什么。”

        李凡憨笑,“只因这位神仙姐姐长得漂亮。”

        茯苓抚额苦笑,赶紧拉着他往里走,“出山了可别这么乱说,凭白得得罪人。”

        这李凡当然知道,不过得罪人是以后的事了,得罪了玄天剑意,天知道它又要搞什么幺蛾子出来。

        他是真的对剑仙的脾气有数了,一言不合就‘叼你妈剑来!’酒味不对就‘日你娘剑来!’不拜玄女就‘淦你祖宗剑来!’

        真的是一群神经病,难怪被灭门……

        还好拜过玄女了玄天剑意就不闹了,真是想不到系统随便抽一个奖都这么有个性……哦,系统还能抽奖呗?

        ‘抽奖系统需要十二个时辰冷却’

        我擦,这么垃圾骗氪的网游设定你倒是全学去了……

        身负两个坑货外挂,李凡也没得办法,就跟在茯苓屁股后面,在道塔宫阁间转过来转过去得办证。

        恩,正儿八经的办证,拿的是竹山道发的道牒法箓,就是类似修士的文凭身份证。

        虽然竹山是乡下门派,这种证件三大派那边倒也认的。至少说明人家名门正派承认你在这山沟沟里的自治主权,出去行走江湖也不会被当作散修野术士轻慢,凭借这道牒,还可以直接到人家山门洞府里打尖住店。

        依附竹山的散修和外门弟子,大概也就是冲着这张文凭供奉的。毕竟能同时被三大派认可,随意行走天下的宗门还真的不多呢。

        不过李凡可不算外门那种花钱记名的弟子,像他这样天资妖孽的道子,还是山主亲点,元婴真人座下,侍婢亲自领来登记,当然有特殊待遇。

        于是一上来就是正儿八经的内山门传道弟子,直接受箓传经,由道塔里坐镇的金丹法师,题字画书,最后给李凡拿到了一枚墨玉玉珏,正好和双鱼玉佩一起串着佩在腰间,也是个储物空间,大概只能由竹山弟子打开。

        还有一本写着《墨竹山娄观道传度受箓法碟》的小册子。就是十打十的道书法牒,拿在手里都感觉的到灵炁四溢,檀香扑鼻。一展开来撒金宣纸上用朱笔写着封文敕书,门规戒律,画章盖印。

        也就是说从今天开始,他李清月就是墨竹山娄观道的受道弟子了。

        “内山道传弟子的月俸是两千金,不是黄金,是神罡金钱,拿来买些日常用度倒也够了。大道修行不要太过追求身外之物了。”

        李凡看看身边穿金戴玉的茯苓,虽然知道这个道理,但她来说教就蛮没有说服力的……

        茯苓也看出他的眼神,伸手在李凡脑门弹了一下,“你可上点心吧,要是修后天仙道,只求一世的富贵,不说结侣双修,就算娶妻生子,到人间道建国立业都没人管你。

        但要追求大道,就给我记得持身慎行,可不要太贪慕虚荣,落了执念很容易入魔的。”

        李凡也笑呵呵得,把领来的度牒和金钱揣到储物玉珏里,“多谢茯苓姐提醒。清月明白的,就是瞅着你好看,多瞅两眼。”

        “油嘴滑舌。”茯苓没好气得捏了李凡脸蛋一把,“不用急,月奉例钱不够,可以从山门领差事做。我去替你打探下,寻个好活计。你先去那边阁楼坐着,喝点五仙汤。”

        “五仙汤?”李凡也看到了,那边阁楼好似是墨竹山外门的食堂,有不少练气期的弟子和散修来来往往。看起来皂衣的内门弟子可以自由出入,褐衣服的外门弟子就得交纳一块块墨色竹牌,而不属本门的散修除了竹牌还得花钱。

        茯苓忍不住白了他一眼,“五仙灵炁大补汤,修行仙道的哪有像你这么快的,吐纳练气之外还得服丹,不过练气期体脏六腑还是常人,可消化不了正经道丹,经脉也承受不住,那只能先喝点药材熬的补气汤暖胃。这味道可不怎么样,就当练功喝药,硬灌一碗试试吧。”

        什么叫像老子这么快!老子还用得着喝补汤?等再长大点咱比试比试,保证持久到你下不来床!

        李凡在心中腹诽着,还是点头称是,跟着些修士走进食堂。

        门口的外门弟子看李凡道衣盖面,腰佩墨珏,也知道是内门弟子,自然也不遮拦。还给了他一个玉碗,指着堂厅里一尊扑腾扑腾热气沸腾的大鼎,示意他排队等候。

        这食堂里的模样还真是和李凡想的不大一样,所有的修士就拿着碗在那大鼎排队盛汤,然后环绕着大鼎往席案蒲团上坐着,端着碗入定坐下,然后轻轻抿一小口,接着眉头大皱,苦着脸吞息吐纳。一个个都戴着痛苦面具,喝毒药似的,看来还真都是来练功的。也难怪那家可山斋菜品那么一般,居然还人满为患,是咖喱还是屎,都是尝过才能比较出来的啊!

        很快轮到李凡也打了一碗,炉鼎旁边有某种机关机括,从青铜鼎由上至下,分别有毕方,蟾蜍,蟠龙,玄龟,狻猊五首雕饰,依次张口喷出一道仙泉,大概就是所谓的五仙补气了。

        只不过混合后的汤碗还到李凡手里,那汤都浓成墨绿色的了,闻着就一股中药的怪味。看起来就不好下咽。

        ‘李凡的心情上升了1点’

        瓦特……什么鬼,系统你是不是坏了?

        ‘玄天剑意表示这个还可以的。系统也表示赞成。’

        李凡还表示他也知道这五仙汤还可以好吗!苦口良药呗,可又不是你两喝!

        不过没法子,修行嘛,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更何况周围这么多人一起吃苦,又有两个挂双重肯定,那也没啥好担心的了。

        于是李凡找了个蒲团坐下,调整呼吸,坐好心理准备,小小抿了一口……

        恩……

        ……恩?

        砸吧砸吧嘴,这味道……就很微妙……再来一口……

        咕咚一大口灌进嗓子眼里,李凡感到仿佛吞了一团烈火,沿着肚腹直落入炁海中,随后轰得一下,将他内景中那一团小小的气旋点燃了,浓烈的气旋直冲周身经脉,周天真炁运转的速度一下子增加了十几倍,之前就是行走呼吸节奏的溪流,此时变成了奔腾的江流,全身经脉炁窍都散发出阵阵暖意,浑身都有使不尽的力气。

        ‘李凡的心情大幅上升了1点’

        “哦哦哦~~~”李凡都忍不住呻吟出来了,好舒服,好畅快,而且,真好喝啊!

        很难形容从味蕾传回来的感官,明明只是浓稠的温汤,闻起来也是满鼻子药味,但这丹液从他的舌津流过的时候,就好像润滑的丝绸,轻柔包裹着味蕾,并把唇齿间都甜舐一遍,仿佛恋人深喉的湿吻……妙啊,妙,妙不可言……

        一口咕咚咕咚得把五仙汤喝完,李凡发现周围的褐衣弟子就挑着眉毛看他,有的把手里的汤都洒了。

        李凡也不和他们一般见识,一群人啥也不懂,砸吧砸吧嘴,意犹未尽……再来一碗!

        咕咚咕咚咕咚!

        再来一碗!

        再来一碗!

        再来一碗!

        再……

        “诶诶诶诶!你哪家的童子啊!你家师长都没告诉你吗!五仙汤五仙汤,一日五碗升仙汤!你赶着飞升成仙呐!”李凡还想卡队再打一碗喝,却被个老头子揪着领子提留回来了。

        食堂里围观的修士也是议论纷纷,只道竹山不愧是鬼才辈出,这一股子怪味的玩意也有人能一口气连喝五碗的……

        “我,嗝!”李凡一口嗝出个泡泡,喝胀了……

        老头拿出李凡的脉搏按了按,眉头一皱,“嘶……气旋转得这么快!你这傻小子可别死在老夫的地头上,尽给我惹事……走,带你去消消火!”

        于是也不等李凡回话,就提着他走出食斋,踏地飞天,呼啦一声化作长虹,滑过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