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祖是克苏鲁在线阅读 - 第四章 入门

第四章 入门

        嘶——就嘶——倒吸一口凉气好吗!

        李凡是真尼玛震惊了!

        震惊到顾不上吐槽这种时候系统还搁这拆台了!

        不是,老子诚心问道,只想修个正果,结果你们这些妖魔鬼怪,居然是在惦记着俺这纯真无暇的肉体!?还有正义吗!还有王法吗!呸!恶——心!

        望舒真人也只道小童子被吓傻了,轻声细语得安慰道,“清月无须担忧,需知道修行之事,本来就是逆天改命,损不足而补有余,有违天道。因此修行一途,从来都是劫数不断,灾厄不绝。

        当年修行界盛行后天仙道的时候,还不是有天地人杀劫,地水火风厄数,就算修士之间,也有玄魔之辩,正邪之分,不过都是找个大义名分厮杀,实际上只为了挣夺洞天福地,法材侣地而争斗不休。

        直到后来虚月当空,吾辈得了先天大道,情况反倒有所好转。

        只因天地所生,孕有灵根的道子,都能拜月问道,阴差阳错,见着了是物非物的凡胎,亦能有所感应。

        而越是那三尸未斩之士,业数横生之徒,心术不正之辈,闻得大道,就越容易暗生魔胎,境界修得越高,反而越容易走上歧途,化身是物非物的魔形。

        这些魔形走上歧途就绝不能回转,反而也要吃人修炼的。如此是邪非正的孽障,杀了也不用怜惜,反而吾辈也能从这些魔胎身上采伐修行资源。化作物的,可以炼化法宝。化作非物的,可以拿来饱腹。

        诸如我竹山,当年也不过是散修旁门,左道汇聚的蛮夷,如今却也借着参悟大道的机缘,成了镇压一方的大教,仅是日常堕魔的大修士,杀两个就足以供养一教的修行之用了。何况中土那些弟子众多的名门大派呢。

        因而如今的修行界,像过去那样各宗各教争夺道统,动辄绝户灭门的杀伐,反倒是少了许多。各派还经常派出门下弟子巡游天下,诛除散落于人间道的诡物魔形,也是替天行道,岂不美哉?

        所以清月,只要你恪守道心,谨记人型,有竹山的庇佑,修行自然顺风顺水,无需担心旁的。”

        不是,你这副病娇脸瞪着老子,总感觉说服力不是很大啊!

        而且说话的时候把口水擦一擦好不好?都喷人脸上了!

        ‘李凡的心情略微提升了1点’

        系统你给老子滚一边去!

        “咳咳,望舒仙子,小子懂了,那不如先教我几招法术吧,比如御剑飞天这种,遇到什么物非物的时候,小子打不过也能逃跑不是。”

        李凡强堆起笑脸,心里决定了,等一学会飞,立马找个机会从这妖魔鬼怪盘踞的魔窟逃跑。

        “咯咯,你一口真息都没化开,就想着飞天呢。”大概是被称作仙子,望舒一阵娇笑,起身把粉藕似的玉足往李凡面前一伸,“好好好,看把你急的,我这就带你去挑选练气筑基的功法就是了,搂着我的腿,别掉下去了。”

        ‘李凡的心情大幅提升了1点。’

        喂系统你听到啦!她叫俺抱大腿的好不好!

        李凡可不客气,把山主给的眼泪往兜里一揣,伸手就抱住望舒真人小腿。

        唉,虽然知道这是个红粉骷髅,不过这骷髅真的好软好香好滑啊……哎哟不行了……

        ‘李凡的心情大幅提升了1点。’

        ‘李凡的心情大幅提升了1点。’

        望舒也莞尔一笑,把双掌翻飞似得掐诀,左手一提就把坐下的白鹤收走,化成一支雕着鹤首的玉钗插在发鬓,右手往前方一指,串在右腕上的一道金镯,就入呼啦圈似得抖动跳跃起来,越转越大越转越大,金圈将两人绕在核心。

        接着李凡也顾不得眼前白花花的大腿,只看到周围的风景,烟霞彩云,都疾速往身后退去,速度明显比刚才骑鹤时要迅疾不知多少,迎面反而没有什么大风,只须臾间就如一道光华穿过各座仙山飞楼,就如刚才山主御剑飞行时的景象,大概就是所谓的御器飞行了。

        恩……老实说他一直以为飞剑是像滑板一样踩在脚底下遛的呢……

        只眨眨眼的功夫就落到一间大宅院里,一眼看去院子里有挺多人的,影响不好,李凡也恋恋不舍得松开大腿。

        ‘李凡的心情略微下降了1点’

        李凡翻了个白眼懒得和系统置气,往院落中看去,就见外院中央,摆着个长宽各有两丈的三足大鼎,鼎上有飞鹤青蟾,龙纹犀首的雕饰,张着嘴喷出丝丝袅袅的青烟。

        环绕丹鼎,内外三圈,分别摆着四,八,十六个蒲团,座上也有几个年青修士正打坐修行。从体型看,年龄大概不比李凡现在要大多少,都是裘衣短褐,用麻绳束着,足下穿着草鞋,穿着打扮倒是非常朴素。

        但一个个都细皮嫩肉,涂脂抹粉的,腰上麻绳还挂着金丝锦囊,手上腕上脖子上,也是穿金佩玉,挂的满满的,就像直播间卖货的老铁,分外的不搭调…

        “在洞天福地里修行,较之人间道一日千里,这些都是山外的朝廷宗室,世家门阀送来练气筑基的子弟。

        其中咸有道心合格的,可以留在内门侍奉。其实大多传授些后天仙术,在外宗记个名就打发了。他们也不是来求大道的,只不过是想借着竹山的名头傍身,寻一世人间富贵罢了。”

        见李凡关注,望舒真人随口提了一句,却一眼也不扫这群蝼蚁凡胎,牵着李凡就往内院中来。

        而那些王侯公卿的子弟,则一个个躬身拜服在地,根本不敢抬眼偷看这风华绝代的仙子大腿。

        看着那些王孙公子,大气不敢出得,拜神一般跪在地上的背影。借此一窥此间修行界与人间道实力差距的李凡也是若有所思。

        看来仙凡之别,差得很大啊。不过也是,之前见到金丹期的两个怪物,在上仙看来不过是寻常可以斩来下酒的小菜。但在凡人眼里,恐怕就和金刚大战哥斯拉似的。

        ‘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

        恩?又怎么了?

        系统突然的提示让李凡回过神来,才发现望舒真人牵着他,来到内院一间书阁前,那书阁门口空悬着一把剑,剑身好像抛了光,和一面明镜似得,反射的剑光晃在李凡的脸上。

        望舒真人看看李凡,放开他的手说道。

        “道祖所传的天书,至少要金丹期才能修炼。你就进去经楼里,随便挑选两部看中的道法好了。”

        李凡正要进去,下意识问了一句,“不知道仙子可有什么推荐。”

        望舒真人笑道,“后天仙道翻来覆去得衍化,也不出阴阳两仪,五行遁法,周天星数。实在是没甚么奥妙,入门筑基的功法更是不值一提。以前各门派的资源有限,可供弟子修行的道法也有限,才要左挑右拣的,如今早没有那个说法了。

        清月你既然见过道祖,大抵什么样的法诀都能修行了,不过需记得贪多嚼不烂的道理,学太多杂技并无半点用处,只会误入歧途。所以只随意取一部练气筑基,一部熬煞铸丹就够了。

        等待你金丹大成,褪去凡胎之日,我自会传你先天道法,指点你凝炼神婴的诀窍法门。”

        随便挑?

        看出李凡还有点犹犹豫豫,一副选择困难症的模样,望舒真人也不催促,咽了口口水道,“呵呵,非要现在就谋划一下日后的修行之路,倒也不是不行。

        你既然见过了虚星,大抵山主也传授过你太素六祖的真名了。

        但其实太素道祖,并非只有六祖,也并非六祖都有道法流传下来。很多时候只传了个名字,就足以让人悟道,而又以六祖最为有名罢了。

        但本界也却有道祖亲传的道统,其中流传最广的,还要数幽泉,黄天两道,且这两道都有合道大能所著的天书流传。

        如若清月你将来,也有意争夺太素天书,现在就可以留意书名中包含有,‘玄冥’,亦或‘紫霞’两字的道法。据说以此基础,分别修炼幽泉,黄天的大道,可以事倍功半。”

        “玄冥,紫霞。多谢仙子指点,清月记下来。”

        李凡点点头,看着望舒真人冲自己流口水的模样,暗下决心一定要完美避开这两个错误选项。

        于是李凡侧身避过门前悬空的宝剑,推开门进入经楼里。

        映入眼帘的,就是前堂里的神龛,但神龛中供奉的却不是什么怪形魔尊,而是白纸墨画的两个大字。

        一书‘天’

        一书‘鬼’

        卧的个天……这什么鬼?

        李凡犹豫着看看地上的蒲团,这是要上香拜拜天地也就罢了,天鬼是个甚么玩意啊……

        ‘李凡的心情大幅提升了1点。’

        啥?心前居然提升了?好吧,系统既然这么说了,那就拜一拜好了,管它甚么玩意,拜一拜吉利。

        于是李凡学着那些修士的样子,嘴里念叨着‘无意冒犯,无意冒犯’,稽首叩拜。

        而就在身后的望舒真人,见他走过了墨剑,又拜过了‘天鬼’,居然收起了面上的可怖表情,面色和煦得缓缓点了点头。眼眸里柔光流转,眼神不再是看一个‘非物’,而是在看‘人’了。

        当然李凡也没注意到这些,绕到后厅,却又是见到一副诡异的画面。

        算了,也别用诡异这种词了,还配不上,顶多是奇怪吧。

        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书架,书架上摆着一堆堆竹简,竹简皆是墨色,似乎就是用竹山的墨竹制成,得了,还真是上古时代的道法,不会连纸都没有吧……

        当然奇怪的不是这些竹简,奇怪的是在挑选道法的人。

        李凡能看见那些裘衣短褐的外门弟子,在非常谨慎缓慢得,小心翼翼得,伸手去拿架子上的竹简。可是在伸手的过程中,他们有的会突然烧起来,有的会冻成冰,有的会化成木头,有的僵成泥俑,最惨的,伸手就会被无形的利刃切碎剁烂,一截手臂只剩白骨。

        而看这些弟子们的表情,分明也是有感觉的,就痛苦面剧那种,完全难以忍受到脸部肌肉痉挛失控的那种。

        而真的忍受不住,收手放弃时,他们身上受到的伤痕,又会立刻恢复了原样,仿佛刚才只是单纯的幻术。

        可一旦尝试失败后,身体虽然复原,精神却明显遭到了非常沉重的打击,一个个外门弟子都脸色惨白,大汗淋漓得和生了重病一般,短期内决计是无法尝试第二次了,只能抱憾离开经楼。

        李凡在旁观察了一下也有点懂了,这可能是竹山设计来考研筛选弟子的某种法术。哪怕现在这些妖魔鬼怪追寻大道了,看不上什么后天仙法了,但这毕竟是正儿八经的仙法,大概也不能轻易授之于人。

        李凡背着手绕着书架转了两圈,看着那些竹简下的贴条,再通过旁边那些褐裘弟子身上遭的罪来推断,大概也推理出来了。

        真相只有一个!

        其实说白了也很简单,金木水火土,五行遁法,在这个修真世界,分别对应着神罡,紫霞,玄冥,赤煞,归尘五个称呼。基本上道法的名称里,都会带上这两个字来表明是什么属性的功法。就比如什么什么玄冥聚气诀,那就是水属性筑基功法。什么什么赤煞神丹功,那就是火属性金丹修炼法门。

        当然五行遁法是基础中的基础,占据了经楼里绝大部分的功法。真的是五花八门,还会搭配一些什么阴阳,天地,北斗,参合之类的前缀,增加高大上的感觉。只不过一长串名字最后仔细一看,哦,就是吐纳炼炁的……

        看来望舒那个变,态仙子倒也没忽悠他,初级功法么随便选一个就是了……

        然后李凡的右手伸出去,抓住了一个褐衣弟子刚从书架上拿下来的竹简。

        对方一脸懵逼得瞪着李凡。

        李凡一脸懵逼得瞪着右手。

        外门弟子抽了抽手里的竹简,没抽动,冲着李凡急了,“不是,你干嘛呀!这是本王先拿到的!”

        李凡大汗,“这……这……快放手!”

        “大胆!从来没有人能从本王手里抢东西!”这个大约不是中二病,而是正儿八经什么王爷出身的小胖墩大怒。

        然后李凡的右手‘嗖’得就把竹简抢过来,塞到李凡怀里,还甩手‘啪’得一巴掌扇得小胖王爷原地转了一圈,脸蛋肉一阵阵得抖动。

        王爷和李凡都傻逼了。

        “呃,不是,那个,你和我的手可能有点误会……”

        “师——傅——!”

        王爷捂着脸看了李凡一会儿,扭头大叫着跑了。

        李凡张着下巴呆了半天,扭头看着他的右手,“你干嘛呢系统!?”

        ‘玄天剑意主动为宿主推荐筑基功法’

        系统马上跳出来表示不背这个锅。

        然后李凡看到他的右手挥臂朝那边几个架子的五行遁法一扫,竖起食指摇了摇。

        ’玄天剑意表示那些不行’

        然后手指指指怀里的竹简,比了个大拇指,

        ’玄天剑意表示这个好’

        我他妈看的懂!

        有一瞬间李凡都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只好低头看了一眼右手抢回来的竹简。

        基础剑气入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