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祖是克苏鲁在线阅读 - 第二章 花非花

第二章 花非花

        什么物非物的?

        李凡咽了口唾沫,他只看到两个血淋淋的窟窿瞪着自己,血管和粉肉还一颤一颤的。

        正在他不知该如何作答之时,从身后闪过一道虹光,颅顶爆起一片雷响。

        老道松开手,把李凡扔回蒲团上坐着,虽然瞎了双眼,行动却全无半点阻碍得从他身边走过,把那亮得发光的赤剑往怀里一揣,双手掐诀作辑,弯腰叩首拜倒,

        “山主。”

        山主?

        李凡缩着脖子扭头望去。

        却见一个面如净玉,唇若丹砂,身长九尺的男人笑吟吟得望向自己。大概就是那什么山主了。

        他倒没有作道士打扮,袒胸露怀得披着身红袍,也未曾扎巾戴冠,就这么披头散发的,但也不显得怎么邋遢,举手投足间,倒颇为潇洒帅气,气度不凡。

        恩,果然这种事吧主要还看脸。

        “秦剑师,看着如何?”那山主向老道问话,面上依然笑吟吟得看向李凡,全然没有看到满地血肉狼藉似的。

        “回山主,”老道士告状似得,把手朝李凡鼻子一指,“这小子是个道种。”

        什么道种,怎么听着像是骂人的话哩。

        李凡皱眉,偷偷往一边移了一下,老道的手指也跟着他的鼻子移。

        靠,你眼珠子都扣掉了吧!这还看得见?

        “此子观星望月,居然能临渊入梦!入定时激起的煞气,把尊天魔都养活了!可一身道体却安然无恙,丝毫没有魔形显化的痕迹!连带神智都稳如常人,如此泰然自若的大勇气,这正是天生的求道种子啊!”

        您太客气了,泰然自若什么的不敢说,一脸懵逼倒是真的……

        但老道一边说着追随着山主,把脸扭过来的瞬间,却着实把正在心里吐槽的李凡骇得一阵心惊胆裂。

        只因那老道转头拜一拜的工夫,他自己抠得血肉模糊的眼眶里,居然又长出两个眼球了!

        而且明显就是刚才现长出来的!绿豆似的两粒,不知是从哪条血管肉芽里冒出来,被粉红青黑的神经突触缠着,虚悬在眼眶的正中央,一抖一抖,一颤一颤的,分外的……就那种……又吓人,又恶心,还特么有一点点滑稽……这种心情还挺莫名的……

        ‘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注意!李凡,心情,5/100,极度危险!’

        李凡也顾不得系统还在鬼叫,紧张得在蒲团上坐好。

        因为那个山竹,呸呸,山主,已经叉着腰,和个大红螃蟹似得晃荡到李凡面前,蹲在地上瞅着李凡,还凑过来和狗似的嗅了嗅。

        “恩!第一次拜月就能入定,难得!入定既能临渊,难得难得!而且居然还没骇出一身屎尿来,实在是太难得啦!果然是天生的道子!”

        山主一脸赞同得朝老道点头,老道也一副深以为然的表情。

        李凡就用眼睛斜他们,你们这旮旯只要大小便不失禁就能当道子的标准,是不是订的也太低了?

        然后山主也扭过头来,睁大了眼,两对眼白里上下翻腾,满满当当得聚集起六只瞳孔,一齐凑到李凡的面前问道,

        “那你看到什么了?是物,还是非物?”

        ‘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注意!李凡,心情,4/100,极度危险!’

        这一瞬间李凡真的吓尿了,一点点……

        不是,你们有病是吧!安安稳稳得长两只眼睛两只眼珠不好吗!而且不要一直川剧变脸似得一扭头就变一下啊!正常人哪个吃得消啊!!

        被吓到心里逆反,李凡也实在没啥好脾气得说道,“什么物非物的,我不知道,我只记得自己好像看到一片星穹,天上还漂着一串紫色的泡泡……”

        “啊——!不见不闻不说!不喜不怒不悲!不恐不惧不怖!”

        老道士突然放声大吼,一下子打断了李凡的话,足尖一点就跳出三丈开外,左足尖点在一节竹叶上立定,右腿虚盘在臀下坐稳,伸出双手捂嘴,伸出双手闭目,伸出双手塞耳,正正好好塞住眼耳口鼻七孔,所以还能匀出两只手来捧剑……

        恩,多出来那六只手是他刚才从道袍袖子里生长出来的……

        瓦特法克……这些都什么玩意啊……

        李凡没有听到系统开口,呵呵,大概是他现在自己都已经精神麻木到,见到这种场景也无所谓的境界了吧……

        倒是那个山主露出了一脸至福的满足感,就那种,憋久了蹲马桶上,一下子全身心放松输出的那种,至上的幸福感……

        好吧,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只有作死的宿主,没有给错的系统,搞不好这个世界的修行者,大部分都有严重的精神疾病和心里问题……

        “闻道可死矣。”山主捂着脸,泪流满面。字面意义的泪流满面,眼白里六只瞳孔,从眼角直接多溢出三倍的血泪,那些眼泪叮叮当当得滚落在地上,化成一颗颗红色的珍珠。

        “感谢小友助我修行,这些就是本座的答礼。”

        他说着抓了一把血泪凝结的珍珠,塞到李凡怀里让他揣着。

        李凡,“……”

        特码的谁要啊!不过李凡可不敢作死,他依稀记起刚才有个蒙面人说过,搞不过关要送去给山主下酒,大概就是指眼前这疯子,所以就硬着头皮捧着。

        随后山主站起身,冲李凡微笑着点点头,“小友拜月入道,第一眼就能临渊知命,果然是天生道子,前途不可限量,来,本座请你吃酒。”

        他把衣袖一抖,从红袍里洒出两道金光,一弹一跳,眨眼睛拉出两条金线,绕着两人身边,如两只长蜻蜓似得盘旋着打转。

        李凡眨眨眼睛仔细一看,那却是两把金光灿灿的小剑,总有四五寸长,和发簪差不多尺寸。顿时心里一突。

        对了!飞剑!他手心里还钻进来一把剑呢!可手上既没有伤口,也没有感觉,差点都忘了……卧槽,到底是做梦还是他自己也有点精神分裂了……

        这时竹林一阵响动,却是那三个蒙面的修士从墨林中跑出来,一见面前的狼藉都是咂舌,纷纷作辑拜道,“山主。上师。”

        老道坐在竹叶上封闭六识不回应,

        山主也不瞧他们,随口吩咐道,

        “秦剑师的坐忘的功夫还不到家,保不住等会儿要现形了。我要请这位小友吃酒,可没功夫管他,尔等在旁候着,若天亮前他自己收不回来,就请出墨剑斩了,把脑袋拿来给我们下酒!”

        嘶……不用客气了不用客气了,咱能吃点清淡得不,有点反胃。

        “尊法旨。”三个修士一齐拜服。

        山主则伸手把李凡右腕一握,牵着他的手臂轻轻一提,“金蛟白星,飞天。”

        然后那两支长簪大小的飞剑,便如暴走般环绕着两人加速,快到李凡完全看不清剑影,只看到他们周围,环绕起一圈圈风暴似的金环。

        于此同时,他只感觉到身子一轻,身边山主明明并未用力,李凡却被他带着飞腾了起来。只一息之间,便腾云而起,跃上明空,脚下的竹林和方寸的祭坛迅速缩小,举目望去,墨色的竹海随风起伏,就好像夜色下汹涌的波涛。而头顶上,两轮皓月当空,无穷无尽的荧光自云霄间洒下……

        哇,老子芜湖起飞了……

        ‘李凡的心情上升了1点。注意!李凡,心情,5/100,极度危险!’

        “小友!”山主扯了李凡一下,打断他的出神,“虚月当空之时,切忌修行,否则便有走火入魔的风险,你看那!”

        山主牵着李凡御风疾飞,身边金光环绕,只瞬息间就飞出十数里开外,远远得,李凡就看见一座山梁之上,有两头巨兽对峙。就像那页游广告上似的。

        一头是高达百尺的金目褐猿,生着鳄甲蝎子尾,另一边,是身长四十丈的独角青蛇,脊骨上长出四对鸟翼。

        一边如阳阳烈日,炽热逼空,一边则寒冰滚滚,冰雨扑面。两股妖风卷到一起,腥风阵阵,妖光冲天。

        但那两头巨妖似乎也不是单纯的野兽,反而颇有些人性,并不争斗厮打,反而纷纷扭头朝这边天际的金光看来,颔首行礼。

        “你看看,就算有金丹期的修为,虚夜还要双修,也难免把持不住现形,”山主微笑,“可惜了,我本想杀了他夫妻俩下酒,那下次吧。”

        李凡汗一个,咱能不能别老想着杀人下酒,而且……

        “山主,仙人,贵派,都是妖……妖仙么?”

        “哈哈哈哈哈!”山主朗声大笑,“是我的错,小友是人间道出世,对修行之事还一无所知呢,不急,先吃酒!”

        山主把右手往天外一指,金剑明显加速,周围的山光树影如腾挪一般往后飞退,可李凡居然丝毫没有大风拂面的感觉,只是呼吸之间,眼前突兀得一晃,突然柳暗花明,仿佛突然从阴间跳到了阳间,虚夜跳到了白昼,一下拉开了窗帘似的,眼前都亮堂了许多。

        李凡睁开眼,一座葱葱郁郁的悬空飞山映入眼帘,仙气袅袅,云霞彩霧,袅绕峰间,宫阙楼阁,荟聚其中,水榭亭台,琳琅满目,青鸾飞鹤,扶风起落。

        乍一看看去,倒是正正经经的仙家,光明正大的道宗。全不像外面那么妖风阵阵,阴间得很。

        ‘李凡的心情上升了1点。’

        李凡抬起头,没看见什么月亮,天幕中云霞倒卷,如悬盖倒扣,也不能望见什么星辰,大概此间,就是这山主所居的洞天福地,某种封闭空间之类的吧。

        破入这层空间后,环绕两人的金圈也逐渐散开,那两把金剑缓缓减速,游鱼似得钻入山主袖子里。

        而山主则张开袍子,大鹏般御风滑翔,牵着李凡落入这云海仙山顶峰,一间曲觞流水,满园桃花的院落里。扑鼻有芬芳香气,庭中亦有徐徐轻风,园景也颇为雅致,只是身入居中,便觉得气体舒畅,怡然自得。

        ‘李凡的心情上升了1点。’

        “小友稍坐,我去去就回。”

        山主松开李凡手腕,请他在席间落座,转身冲着院外喝道,“来伺候!”

        随即山主的人影一下子化作虹光远遁。

        而院外的溪水边,一阵清风拂过,卷起片片桃花,现出三个二八芳华的少女。

        一个是粉黛须眉,锦缎罗裙,一个是红颜娇娥,仙衿霞裳,一个是婵娟仙殊,青丝绕体。

        三人嫣然而笑,莺声燕语得一齐拜道,

        “侍婢见过小相公。”

        李凡咽了口唾沫。

        ‘李凡的心情大幅提升了1点’

        ‘李凡的心情大幅提升了1点’

        ‘李凡的心情大幅提升了1点’

        咳咳!男人开心就是这么简单!简简单单有什么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