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带着厚黑学穿越的我 >章节目录第一百九十八章 血煞魔祖
在一次次巨大的灵魂痛苦中,林云志触碰那河中的血色河水的时间也在非常缓慢的增长。

    在不断地探索中他也试着用自己特殊的灵力试着去同化和腐蚀那血色河水以增强他的七魄之力,同时也期待着能早一天修炼出一丝轮回之力。

    不过不管是他耐受这血色河水的疼痛,还是试着同化这血色河水的力量都非常的缓慢,而给他的痛苦却是巨大的!

    不过总算有效,所以虽然痛苦的让灵魂都为之颤抖,但是林云志依然乐此不疲的日以继夜的努力着,他希望自己能够早一天出去。

    而就在林云志为自己能从落魂坡出来而努力之时,百里狼山之中的狄峃,也在一日一日的承受着更为难受的煎熬。

    也许狄峃在每天被那蜘蛛吸食他血肉的时候还没有林云志承受那血色河水的痛苦多,但是林云志是充满希望,自愿的,而狄峃却是被迫无耐的。

    狄峃浸泡在那血池之中,看着头顶之上的石洞顶部,哀叹了一声,现在他已经血气饱满,生龙活虎,不过从时间算起来那蜘蛛也很快就要来再次吸食他身上的血肉了!

    经过一次次的被那蜘蛛妖吸食血肉,然后再次从血池里补充血气,狄峃觉得自己已经能吸收更多且更快的吸收血池里的血气了!

    他觉得自己的力量越来越大,甚至比自己这些年内的修炼都要快不知道多少倍!

    这让他似乎又看到了一丝希望,他觉得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也许他真的有一天会强大到比这蜘蛛妖更厉害,也许有一天他能战胜这该死的蜘蛛妖。

    蜘蛛妖又一次将他从血池里拖了出来,不过让林云志觉得有些奇怪的是今天这蜘蛛将他拖出来之后,并没有直接吸食他的血肉,而是带着他,拖着那张网着狄峃的大网,朝着洞穴的更深处的另一个地方行去。

    洞穴的深处,一个更大的洞穴出现在狄峃的眼前,而在洞穴的中心,林云志发现居然盘膝坐着一个人,只是狄峃只能看到他的背影。

    这人身穿一件黑色的长袍,头上亦带着一件黑色的斗篷,那气息就如同数万年前的古尸,让人不禁新生恐惧。

    看到这个盘膝而坐的背影,这让狄峃心中为之大惊:“这人是谁,他怎么会在这里?这里又是什么地方?”狄峃在心里嘀咕着。

    很快狄峃就已经被拉到了那背影之后,然后停下。

    接着诡异的一幕出现了,那原本凶狠的蜘蛛居然在此时开始慢慢地变小,再变小,直到变成只有拇指大小,然后那蜘蛛妖就爬到了困住狄峃的蛛网之上。

    当那蜘蛛妖爬到困住狄峃的蛛网的中心,很快那蜘蛛妖居然与那蛛网合为了一体。

    接着让狄峃更加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那从来没有松动过的蛛网,在此时居然松动了,然后一点点散开,一种许久未曾有过的自由,让狄峃顿时觉得浑身轻松。

    在蛛网将他全部松开后,狄峃快速地一跃而起离开了原地。

    然后他再回头看着眼前的那蛛网,此时那蛛网和那蜘蛛一起演变成了一个小型如同精品的只有巴掌大小的网。

    而就在狄峃聚精会神的看那变化了的蛛网时,一个极为苍老却带着一丝嘶哑的声音道:“这张扑龙蛛网就送给你吧!”

    听到这声音狄峃一跃而起,然后很快的跑到了盘膝而坐的在这洞穴之中的人的前面。

    “啊!”看到斗篷下的那张脸,狄峃轻轻地叫了一声!

    他眼前的这个人,在他的斗篷之下居然是一个只剩下骨头,没有一丝血肉的白色之中带着一丝丝黑色符文的骷髅。

    接着更加奇怪的事情出现了,那白色中带着丝丝黑色的骷髅居然口吐人言道:“你是不是很害怕我啊!”

    “我,害怕......不害怕,不害怕......你,你......你是谁?”狄峃已经惊讶的语无伦次。

    “我是谁?我就是我,我就算是说出来,这个世界的人恐怕已经没有人知道我的存在了!”

    “......”

    听到这话,狄峃满是疑惑,“那蜘蛛和这蛛网是你的?”

    狄峃看了看地上的那融合了那只蜘蛛且变小了的蛛网!

    “是的,以后他就是你的了!”那骷髅说。

    听到骷髅的话林云志没有半点的喜悦,也没有敢伸手去拾起在地上的那张蛛网。

    “你修炼的是血煞魔功,可是你又知道真正完整的血煞魔功是怎样修炼的吗?”那骷髅悠悠地道。

    “你怎么知道我修炼的是血煞魔功?难道我修炼的血煞魔功不完整吗?”狄峃有些疑惑的问。

    “我怎么知道你修炼的是血煞魔功?我自然知道,因为我就是血煞魔祖!”那骷髅解释道。

    “什么?你......你真的是血煞魔祖?”虽然还没有得到这个骷髅的再次证实的回答,但是狄峃却已经噗通一声跪拜下来。

    狄峃乃是血煞魔域之人,修炼的也是血煞魔功,对于血煞魔祖是什么人自然是清清楚楚。

    血煞魔祖就是血煞魔功的老祖宗,是血煞魔域的创建人,也是血煞魔域最厉害的一位域主。

    不过相传血煞魔祖当年被龙在天战胜所杀。

    “我自然是真的血煞魔祖,我有必要欺骗你吗?”

    “可是相传你不是被龙在天所杀了吗?”狄峃再次惊讶地问。

    “哎!我并不是被龙在天所杀,而是被他欺骗到此地,并困在这里然后被他由大阵镇压,不过现在的我确实与死了没有什么区别了!”血煞魔祖叹了口气道。

    “居然龙在天是用如此卑鄙无耻的方法对付老祖你的?”狄峃惊讶地道。

    “呵呵,哪一位立派做祖的人物不是卑鄙无耻之徒,他龙在天也不例外,其实我本是龙在天最好的兄弟,为他我自愿坠入魔道,并为他我在魔道中做了很多的手脚,为了他的一统皓玄天的梦想,可是后来我得到了血煞魔功,我的修为直逼近他,我亦成为了魔域最大魔域的域主,所以他觉得我成为了他一统皓玄天最大的障碍之一,于是骗我说要我和他一起寻找那碧落墓地!可谁曾想他却是专门为杀我而在这里打造了一个弥天大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