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国旗舰 >章节目录第一百八十九章:合同陷阱
    对此蒙建业还是看得很清楚的,而且在跟秦教授满欧洲交流期间,他不是没跟身在港岛的母亲沟通过。

    结果正如秦教授所说,一下子动用几千万美元,他老妈那边的确很困难,至于奋进厂,蒙建业更是连考虑都没考虑。

    没办法奋进厂上面的婆婆太多,别说几千万美元,就是几十万人民币要起来都费劲。

    于是如今的蒙建业与无奈放弃的傅光启一样,都在钱上卡住了。

    所以现在唯一的突破点就是奥地利的MOTOL公司,希望他能高抬贵手能把价格降下来。

    然而人家奥地利人又不傻,虽然设备有破损,可终究是条完整的曲轴生产线,怎么可能白菜价出售?再说了,你们中国人不买不代表别人也不买,在国际造船业向亚洲转移的大背景下,日本和韩国的手笔可比你中国人打得多得多,所以MOTOL公司根本不愁销路。

    正因为如此想用常规办法让奥地利的MOTOL公司把价格降下来根本不可能。

    然而蒙建业能来到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不凡的,他又怎么可能会用常规的办法?所以奥地利的MOTOL公司价格不降,那就想办法把它打下来便是。

    于是蒙建业就把自己的想法跟秦教授说了一遍,秦教授不听还好,一听之下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奥地利的MOTOL公司几个高管他又不是没接触过,什么都好说,就是在价格上跟吃了秤砣的王八一样,就是铁了心的不让步。

    所以秦教授只能长长舒了一口气,拍着蒙建业的肩膀安慰道:“我知道你的心情,可有些时候咱们还得要实事求是些,价格上的事根本就没有回旋的余地,这次机会放弃就放弃了,咱们等下次。”

    如果能有下次机会,蒙建业也就不用在这儿劳心劳力,问题是你想要,别人未必给,更何况还有韩国和日本在哪儿虎视眈眈,未来那大型曲轴卡中国脖子的就是这两个国家,而如今他们跟中国一样,也在欧洲大肆引进船舶工业技术,正因为如此在某些方面一旦把握不住机会,在想得到就比登天还难。

    只不过这些事蒙建业无法跟秦教授明说,否则秦教授非得把他当成神经病不可,然而不解释不代表蒙建业没办法说服秦教授,于是便点点头:“理儿是这么个理儿,不过现在的奥地利的MOTOL公司自己能说了算嘛?

    估计那几个奥地利的高管早成了德国MTU公司的提线木偶了,还别说,现在一提到德国MTU公司我心里就一肚子气,前几天你不是拿了他们公司提交的技术转让文本,让我看看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

    当时我看了后就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儿,可却没想出来,这几天跟着你听了几堂船舶租赁中的金融衍生的学术讲座,终于算是想明白了,原来德国MTU公司在合同里提出的‘滑动式提成’那就是个坑!”

    原本听着蒙建业东拉西扯,秦教授脸色还有些不太好看,可听到最后,秦教授却有些傻眼,他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蒙建业竟然扯到德国MTU公司与中国正准备签订的船用柴油机技术转让的合同上。

    傅光启临回国前交代过,德方的合同起草完成后,先让秦教授会同几个驻欧洲各国的商务参赞作个初步的审核,然后再向国内汇报,在这期间蒙建业便见到了德方合同的全本。

    几个人花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除了找了几个无关紧要的漏洞外,并没看出有什么不妥之处,于是交由德方修改后,将全文发往国内,只等国内有关部委审阅后,双方便可以正式签订。

    哪成想今天蒙建业冷不防的又把这事儿给拎出来,还信誓旦旦的说这里面有坑,尽管秦教授很清楚这不过是蒙建业转移话题的手段,可涉及到价值数亿美元的合同,秦教授也不得不谨慎的问一句:“怎么就有坑了?”

    语气有些不情不愿,可蒙建业却毫不在意,回答的那叫一个痛快:“当然是‘滑动提成’了,什么事滑动提成,是指在按单位产品固定金计算提成费时,许可方担心被许可方国家发生通货膨胀,造成技术使用费收入减少,要求按签订合同时的工资和原材料物价指数,调整单位产品提成费金额的做法。

    这几天的讲座您也听了,光看看这概念,您还不清楚这里面的猫腻吗?”

    闻言秦教授先是一怔,旋即一双眉毛便紧紧的拧在一起,虽说这今天的讲座是有关船舶租赁中的金融衍生品,但里面却涉及不少当代金融的前沿理论。

    所以只被蒙建业这么一点拨,秦教授立马便意识到其中不对的地方,抛开什么国家通货膨胀率,或是按签订合同时的工资和原材料物价指数确定基准价格,这些玄之又玄的专用名词。

    其本质就是技术授权国利用这些东西不停的去割被授权国的韭菜。

    什么?不让割?

    那好,你的国家通货膨胀了,咱们的技术转让费按合同规定上浮30%

    什么?你说你们国家没通货膨胀?美元都TM贬值了,你还好意思说没通胀?糊弄鬼呢?行,你们没通胀,我通胀了行不行?所以价格还得上浮50%。

    如此无礼的借口,再加上能把人看晕的复杂计算公式,就组成了一把锋利无比而又毫无道理的快刀,只要你国家的韭菜地里长出一茬好菜,就毫不犹豫的割下去。

    总而言之,这就是西方公司的长期饭票,只要上了贼船,就别想再下去。

    “NND,难怪当时德国人西方技术转让费以提成的形式,每年支付,搞得我们还觉得是赚了,没想到竟然是存着这个心思,真是把人算到骨子里去了。”

    想通里面的关窍,秦教授粗口都爆出来了,哪里还有心思去管曲轴加工设备的事,立马转身:“不行,我得赶紧去趟大使馆,跟国内知会一声,几亿美元的事情,可不是小事!”

    蒙建业一看秦教授要走,赶紧急步跟上,意味深长的道:“教授,您可想好喽,这事儿可不单单涉及咱们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