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国旗舰 >章节目录第一百七十二章:今儿个高兴
    贺城自打从京城回来,蒙建业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成天浑浑噩噩的,问他只是说前段时间太忙,身子不舒服。

    蒙建业也是一大堆的事儿,也就没继续深究,哪成想这货突然搞了这么一出,想必从京城回来时就已经开始准备了。

    “小蒙呀,怎么样?能知道他去哪儿了?他那时说跟一个大女学生好上了,我当时也没在意,觉得自家是个男娃子不吃亏,哪成想,这小子竟然……早知道这样我就让他断喽。”

    闻言,蒙建业也不禁叹了口气。

    其实他早就提醒过贺城,他跟任霞未必合适,毕竟人家任霞家里那才是真正的高干,就算任霞看得上贺城,她家里人也未必认可。

    可惜,正处在热恋阶段的贺城根本就听不进去,现在好了,人家把闺女直接送到国外,看你还怎么追!

    蒙建业只觉得脑仁儿疼,但还是安慰着贺晨东:“贺爷爷,您别着急,我在京城也认识几个朋友,我让他们帮着看看小城是不是真出去了。”

    “好,好,好,小蒙那这事儿就拜托你了!”

    贺晨东就仿佛抓住救命稻草一样,一把就抓住蒙建业的手,一双老眼泛着泪花,就差没留下来,蒙建业很理解贺晨东的心情,说贺城是他命根子一点儿也不为过,所以蒙建业免不得又是一阵好劝,这才送走了贺晨东。

    等再回到办公室,蒙建业皱着眉想了半天,这才望着窗外汹涌的海浪深深叹了口气,旋即跟人事部请了个假,借了一辆厂里的车,便跑到当地县邮电局,向着京城发去了一封电报……

    ……

    京城,某处普通的四合院儿里,一位头花花白,但精神看上去却很不错的老者正一脸便秘装的拿着手里的象棋,盯着棋盘上的局势喘着粗气,良久之后,他重重的把手上的棋子扣在对面的老将头上:“一步到位,你死了!”

    “我说老袁,你这是什么意思?又耍赖是不是?”对面一位温文尔雅的老者正等着对方出招好一举将式对方,哪成想对家竟然来这么一套,当即就不干了。

    “赢就是赢,输就输,我犯得着跟你耍赖嘛?啥也不说了,两瓶茅台,一滴也不能少!”

    前半句话说得还想那么回事,可后半句一出,差点没把温文尔雅老者的鼻子给气歪喽,立即快吹胡子瞪眼道:“老袁,你到底讲不讲理了?明明是你输了,还管我要茅台,你这老脸皮这几年是不是又见长了?用不用我那刺刀给你片一片?”

    “哎呀,敢跟我论刺刀,你个林小个儿当年我一个让你两个,现在我一个让你仨,警卫员,去海军总部后勤处,让他们拿两杆带刺刀的56半,我今天就跟林小个儿练练。”

    一旁正在值班的警卫员都快哭了,这两位离休的老首长什么都好,就是弄着弄着就开始顶起来,往往一言不合就要舞刀弄枪的来上一场。

    可他一个警卫员哪敢真让两位拿着刺刀拼上一场,真要如此的话,不出五分钟他就得被海军警卫局拉过去教做人。

    可要是不听……两位老首长……

    “行了,你们两个老头子就别难为人家小赵了,来,来,快吃点儿西瓜降降火气。”

    就在警卫员小赵左右为难之际,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妇人端着一盘刚切好的西瓜走进了小院儿,警卫员小赵一看来人赶紧抢前几步把拖盘接过来,放到小石桌上。

    说来也怪,不但警卫员小赵见到老妇人是松了口气,两位势同水火的老头儿也跟被柔风拂过一般,瞬间变得融洽无比。

    特别是被叫做林小个儿的温文尔雅老者,更是起身相迎:“哎呦,黎大姐,您可慢着点儿,我家那口子一直念叨着您呢,就是这几年身体不好,要不她早就跟我过来了。”

    老妇人坐下后也不禁叹了口气:“自从小蒙去了后,李家妹子的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本来我们还准备什么时候去你那儿看看,现在你们也搬到京城来了,我们也就方便了。”

    也不知为何当老妇人说出这番话后,两位还有些没心没肺的老头却不约而同的沉默下来,也不知过了多久,林姓老者方才方才打破沉默,看着默然不语的袁姓老者问道:“老袁,你跟总部哪里走得近,就没打听打听,那任务什么时候结束?”

    袁姓老者依旧沉默,那张沉寂的脸就仿佛二十多年前的那个夜晚,面对两位即将执行绝密任务的年轻人一样,将决然展漏无疑,但却把不舍与眷恋深深埋藏于心。

    “你看看我,老了老了,这嘴也开始没把门儿的,怎么把话说到这上面去了?来,来快吃瓜……”

    一旁的老妇人看着气氛尴尬,赶紧给林姓老者递了片西瓜,然后继续说道:“老林,你还不知道吧,小蒙和我们家袁莉的孩子现在很不错,在粤省的一家造船厂担任厂长助理,听说前不久把海军的军舰改装都弄到手了。”

    一提到孩子,两个老头的脸上都露出难得的温情,只不过林姓老者的脸上在温情之下更多的却是玩味。

    袁姓老者那双眼睛也不是白给的,当即摆手:“你别这么看我,里面的事儿我可半点儿没参与,具体怎么搞的,我也是一脑门子浆糊。”

    “真的?”林姓老者还是不信,别人不知道,可他却很清楚,袁姓老者对海军的影响力究竟有多大。

    “千真万确,那孩子自从知道了他父母的事后,就变得越来越孤僻,到最后甚至离家出走,别人怎么帮他都行,可我们……唉……”

    老妇人言语间尽是无奈与叹息,林姓老者默然,不禁抬眼看了看对面的袁姓老者,嘴唇蠕动了一下,终究是没说出来。

    于是沉默再次笼罩下来,便在这时警卫员小赵拿着一封电报快步走过来,递给袁姓老者:“首长,粤省的电报。”

    袁姓老者不禁皱眉,难不成粤省那边又出了问题?于是赶紧展开一看,严肃的脸顿时变得哈哈大笑起来,进而把电报递给林姓老者:“你以前是搞情报的,查人是你的专长!”

    说完便长身而起,林姓老者看了电报后,脸色也涨得通红,一看袁姓老者要走,便急忙问道:“你干嘛?”

    “拿酒,茅台酒,今儿高兴,就喝个痛快!”袁姓老者笑着,声音比以往还要嘹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