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国旗舰 >章节目录第一百一十一章:最简单的办法
    一听成了,焦大林一个箭步就奔了过去,可他还没等抬眼去看探伤仪的屏幕,就觉得整个人忽然腾空起来,低头一看,原来兴奋得跟个孩子似的郭怀胜一个熊抱就把他抱起来,一边抖还一边的大叫:“这下可成了,这下可成了……哈哈……”

    周围的男工见到这一幕都集体傻了眼,要不是知道抱厂长的是新来的军代表,这几位估计分分钟就能把郭怀胜送到精神病院去。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郭怀胜为了焊缝裂缝的事差点儿没愁白了头,要知道如果389号扫雷舰无法按时交付,不单单是奋进厂的责任,更是他这个军代表责任。

    在如今裁军的浪潮愈发汹涌的时候,他这个年龄、职衔都压红线的人,能有现在的职位已经算是烧高香,可不想因为一个技术原因导致他这身军装没喽。

    所以郭怀胜在焊缝的问题上比焦大林还上心,同理当看到问题解决,兴奋得也比焦大林更热烈。

    好在焦大林头脑还很清醒,奋力的挣脱郭怀胜的拥抱后,就给他浇了盆冷水:“之前焊接时你检查不也是好好的,结果呢?不到一天就全都出了问题!”

    还处在兴奋头儿的郭怀胜一听这话,脸上的表情顿时就一僵,方才想起来这次的焊缝裂纹有些不同寻常,无不是焊接过后一天左右才出现的,刚刚完成焊接时反而没什么毛病,于是眼看了看孙宏红,,面带紧张的问道:“你的两块板焊了多久?”

    “三天!”孙宏红的回答很快,似乎还觉得有些不够完善,顿了一下又报出个更加精确的数字:“大概是75个小时!”

    “你看我说什么来着,我说什么来着……哈哈……”

    此话一出,满脸紧张的郭怀胜顿时又变得心花怒放起来,一边大笑着,一边还朝着焦大林的胸口示威似的锤了两下。

    就在他准备在那话挤兑挤兑谨慎过头的焦大林时,还蹲在钢板枪的尚光荣却一脸疑惑啪啪的拍着面前的钢板。

    硬生生的把郭怀胜的话给拍进肚子里的同时,还一边难以置信的摇着头:“不对呀,这太不对劲儿啦,普通的电弧焊怎么可能焊苏联POA32船用特种合金钢?书上不是说应该用二氧化碳气体保护焊才对?这不对呀……”

    “师父,你听谁说的苏联POA32船用特种合金钢需要用二氧化碳气体保护焊的?”

    尚光荣是孙宏红的师父,一身的焊接手艺全部得自尚光荣的亲传,两人的关系说是父女也差不多,所以当看到自己的师傅跟哥魔障似的蹲在那里直摇头,孙宏红也不顾得紧张,赶紧上前问明情况。

    尚光荣当然也不隐瞒:“自然是日本船级社出版的《船舶焊接与材料》里面言辞凿凿的写着,日本专家研究过保存在南斯拉夫的苏联特种船用板材,其中就有POA32船用特种合金钢,而且明确标注用二氧化碳气体保护焊才能完成焊接!”

    似乎是怕在场的人不行他的话,话还没说完便又补充道:“书是我托朋友从中都给我寄过来的,前前后后我读了三四遍,绝不可能记错,你们要是不信,我这就回家那给你们看。”

    说着尚光荣就要起身出舱,但却被焦大林给拦住:“老尚,你是什么人我们还信不过吗?”而后又把头转向孙宏红:“小孙,你用的是什么办法,还不快点儿跟尚师傅说说!”

    说实话,听了自己师傅的话,孙宏红也有些发懵,什么日本船级社,什么《船舶焊接与材料》,光听这名字就很厉害的感觉。

    与之比起来,她用的哪点办法简直上不了台面,可厂长既然问到了,她又不能拒绝,于是便原原本本把自己的办法说出来。

    原来奋进厂的焊接裂纹科学的名称叫做冷裂纹,是高强度合金钢焊接过程过比较常见的缺陷,因为经常是焊接后几小时、几天才会出现裂纹,所以又称为延迟裂纹。

    具体行程的原因很复杂,涉及到材料学的相关知识,孙宏红也搞不明白,但她却抓住其中的一点,那便是在潮湿的环境下,高强度合金钢焊接时容易出现冷裂纹。

    因为潮湿的环境中含有大量的氢元素,焊接时随着温度的降低,氢的溶解度也会随之降低,因此便有相当多的氢析出而聚集在热影响区熔合线附近,形成一个富氢带。

    当此处因为温度的变化出现晶格子空穴结构时,氢原子就会在这些部位结合成分子状态的氢,在局部区域造成很大的压力,加之材料本身就具备的焊接应力,就出事焊缝生成冷裂纹。

    “所以我用的方法很简单,就是用一切办法为船板防潮,与此同时在焊接前用焊枪对焊接部分进行预热,把空气中的水分尽可能的排除,之后再按照老办法施工,然后就焊好啦。”

    孙宏红一五一十的把她的办法说完,随后便忽闪着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师傅,因为她明显的感受到尚光荣的一双眼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等成两颗大铜铃,半晌后方才不可思议的问了一句:

    “这就么简单?”

    “算是不麻烦吧!”孙宏红笑着回了一句。

    “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蒙建业告诉你这么做的?”尚光荣似乎有些较真。

    孙宏红却老式的摇摇头:“他那么老远,怎么可能跟我说这些,最多就是给我邮两本书,顺带在信里骂我脑袋笨。

    说我脑袋不装事儿,就别成天搞那么复杂,所以我就在书里挑了个最简单的办法试试,行就行,不行我也没办法,然后就……额……就没有然后了,额……师父,你这是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不……不……我没事儿,让我静一静,静一静!”孙宏红的话还没说完,尚光荣的脸就变得跟黑锅底似的。

    其实这不难理解,徒弟瞎猫碰死耗子,用最简单的办法就把困扰奋进厂的难题给解决了,可他自己又是买书,又是查资料,搞得风风火火,却给厂里提了个根本完不成的方案。

    两相一对比,尚光荣觉得自己这张老脸算是丢光了,特别是焦大林和郭怀胜这两位领导还在场,更是让他无地自容,于是匆匆留下一话,就急匆匆的落荒而逃了。

    搞得孙宏红很不理解,下意识的抓了抓头,小心的嘀咕道:“我是不是又说错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