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国旗舰 >章节目录第九十二章:心脏
    愕然,诧异,难以置信!

    当卢耶埃的话脱口而出的时候,中方的陪同人员便是如此的感受,但转眼便是无法抑制的狂喜。

    在向法国提交的海军装备的采购清单中,皮尔斯蒂克公司所生产的船用柴油机便是排在最前面的一个。

    如果问一个人,海军作战舰艇什么最重要,有人会说是武器装备,有人会说是指挥系统,有人会说是舰艇设计,只有真正懂行的人才会说,最最重要的是舰艇的动力。

    因为没有动力,就算你的舰船武器装备再犀利,指挥系统再先进,设计水平再高超,也不过是随波飘荡的浮萍,毫无价值可言。

    所以,船舶的动力才会被称为心脏。

    而中国海军却在这颗至关重要的心脏上面存在着极其严重的病灶。

    这一方面是中国当下的工业基础落后,经验差,底子薄的客观因素所致;另一方面也有所继承的苏联船用柴油机生产模式的现实弊端,再加上不必要的人为因素掺杂其中,致使中国船用动力还在走二十年前的老路。

    就拿80年代开始建造的051型导弹驱逐舰来说,作为当时中国海军最新的一款主力驱逐舰,动力系统居然还是沿用五十年代的蒸汽轮机。

    这在苏联和欧美普遍采用水平更高的燃气轮机的80年代,怎么看都有些开历史倒车的味道。

    这些中国的海军领导层难道不知道吗?当然知道,但问题是知道也没办法,因为中国除了蒸汽轮机外,根本没有其他动力能够驱动四千吨级的战舰。

    或许有人问了,中国不是从苏联哪里学到船用柴油机的全套制造技术了嘛?

    没错,的确是学了,可正因为如此,中国在船用柴油机上陷入了死循环,因为按照苏联船用动力的划分标准,只有在排水量两千吨以下的船舶才使用船用柴油机,超过两千吨的则使用蒸汽轮机或是更先进的燃气轮机,至于超过排水量两万吨的就直接上核动力。

    所以在苏联的体系下,船用柴油机只是小型舰船的动力主机,上了两千吨以上的战舰,就没必要再用这种制造工艺复杂且没有明显技术优势的动力装置了。

    这套模式总体上并没什么毛病,唯一的硬性要求就是应用的国家具备极强的工业基础,否则极有可能玩儿脱。

    中国就是个典型的例子,中苏蜜月时,因为有苏联的技术帮助,中国全盘吸收这个模式倒也没什么,等苏联突然撤走援助后,海军在动力方面就有些抓瞎了。

    跌跌撞撞的好不容易消化了苏联的技术,还没等进一步摸透,十年的特殊时期又接踵而至,直至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中国船用动力一直在原地踏步。

    这也是为什么中国采购海军装备时,将大功率船用柴油发动机列在第一位的原因。

    法国对中国有意采购本国船用柴油发动机的意向还是很上心的,甚至还专门成立了一个专家组,用以评估中国大功率船用柴油机的缺口,以便设定谈判的底线。

    评估的结果令法国方面很兴奋,因为他们预测,中国在未来的五年内,大功率船用柴油机的缺口至少在五百台。

    于是法国想都不想,就把船用发动机的底线订在十台起售,且不二价。

    而囊中羞涩的中国,只希望采购两台样机拿回去做研究,除此之外还希望法国能转让一部分技术,便于中国在国内自己制造。

    如此迥异的底线,已经不能用分歧来形容,简直就是鸿沟。

    正因为如此,中法之前其他项目的进展都不错,唯独大功率船用柴油发动机,双方是半点进展都没有。

    哪成想就是这么个被双方都不看好,几乎完全放弃的项目,却在这艘游船的机舱里实现了突破性的逆转,这如何不让中方陪同人员为止兴奋。

    然而总参装备部的龚双勤却没有立即答应,而是意有所指的说道:“这艘旨在用来接待外宾的内河游船,不过是我们的一个试点,具体的情况您也看到了,我们的态度始终是真诚且开放的。”

    “那是当然,在这方面我们法国做得会更好,这句话放在世界任何角落都是真理,所以我们也想跟你们这些亲爱的中国朋友搞一些试点,最好我们能在这里就能达成初步的协议,我相信巴黎也会支持我这么做的。”

    卢耶埃再次耸了下肩,仿佛是被西德技术搞得很无奈的样子。

    龚双勤却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既然如此,那咱们这就去会客舱详细谈谈。”

    “这个主意很不错!”卢耶埃笑着点点头,便跟着龚双勤走出了机舱,而随着两人的离开,其他人也纷纷走了出去,最后只剩下黄建国和彭军站在原地,你瞅瞅我,我看看你,一脸的茫然。

    最后还是彭军没沉住气问出了声:“这里的降噪技术用的真是西德技术?”

    黄建国讷讷的摇了摇头:“现在就算不是,也已经是了。”

    黄建国和彭军高深的船舶理论或许说不出个一二三,但丰富的人生阅历却让他们对人情世故把握得很准。

    更何况这游船上的制造情况,他们俩早就了解的清清楚楚,所以一听龚双勤所说的话,两人就知道,这是军委的干部再给法国人挖坑呢。

    可这又能怪谁呢?谁让法国人一进来就大呼小叫的把两台240马力船用发动机的降噪壳定性为西德技术,之后又急急的推销本国的船用发动机,这不明摆着害怕德国同行的竞争嘛。

    如此明显的好坑要是不好好挖一挖,都对不起着急跳坑的法国人。

    只不过唯一令人失望就是技术的出处,从自主创新归类到并不存在的西德人头上,而为了达成最终的意向协议,这种故意为之的“错误”还会维持很长一段时间,这也是为什么黄建国会说:“现在就算不是,也已经是了。”

    “希望姓蒙的那小子知道后,别多想!”彭军最后叹了口气,相比之下黄建国却要悲观得多:“这可就难说了,跟他接触那么一会儿,别的没看出来,但敢肯定,那人绝不是个肯吃亏的主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