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在线阅读 - 第46章 太华与太和

第46章 太华与太和

        沈元景心情愉悦,纵马缓缓南归,思忖道:“蒙古来的兵患算是解了大半,现下就只有金国,那完颜守绪面上是十分之恭敬,可做皇帝的,哪一个能心思单纯。

        再者金国夹在两国之间,偏又北强南弱,之前一代的金国皇帝面对强压,慌乱之间错误百出,竟然要攻掠宋国土地,来一招拆东墙补西墙。从治国来看,自然是目光短浅、昏庸至极;可单就人之性情出发,未尝不能理解,弱者岂敢向强者龇牙,自是去寻更弱者欺负。”

        他此时也不愿意费心思在什么权谋机巧上面,对付金国皇帝,依着葫芦画瓢便是,能逼退窝阔台,自然也能够压服完颜守绪。

        行了多日,到了华山之上,距上次来此,已经十个年头了。山还是山,可周遭模样大变,多出了好些个小村镇,颇有几分盛世气象。

        清虚大殿立于玉女、莲花、落雁三峰之间,坐北朝南,上铺琉璃瓦,单檐歇山顶,下朱红大柱,青石地砖,供奉着清虚真君的神像。

        格局如皇家宫殿御苑,规模宏伟,布局严谨;院落里面林木繁茂,山石嶙峋,从高处望来,气势十分之宏伟。

        每日上山之人,接连不断。沈元景眼见着一个一个的锦衣者,接连入内,祭拜过后,又往后院去游玩;其余麻衣者甚至衣不蔽体的乞丐,被阻于殿外,缺不嫌弃,依旧跪在地上,面色肃穆,诚心叩头。

        他一时间也不知能说些什么。

        ……

        这夜天色晦暗,金国皇宫早已静悄悄的一片,沈元景入到里间,登高一望,瞧见一处有光亮的位置,赶了过去。

        在屋顶透过瓦缝,往里面看去,只见一个身穿龙袍的中年男子,斜靠在一把椅子上假寐。里面灯火通明,却并无其他人伺候,门口也不见守卫。

        沈元景落了下来,进到里面,道了声:“醒来!”声音遥遥传去。

        那龙袍男子蓦然睁开眼睛,见到了他,先是一怔,而后立刻清醒,站起身来作揖,恭敬说道:“完颜守绪见过清虚真君!”又直起身来,仔细打量,眼绽精光。

        这样一番布置,这样一种表现,显然对方是知道有人要过来,沈元景问道:“你早就知道我要来此,一直守在这里?”

        完颜守绪回答道:“真君孤身北上,追击蒙古人,于千军万马之中,生擒敌酋窝阔台,逼他签下城下之盟。这消息传到京城里来,已经有五日了。我每夜等在此处,便是知道真君肯定会来。”

        沈元景往前几步,在屋中间站定,轻笑道:“难不成这消息长了脚,怎会传得如此之快?”

        对方答道:“王摩诘诗中有云:‘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曾当百万师。’世人都以为是夸张之语,真君此番作为,才让人知道,此言不虚,若不能轻易轰传天下,才是怪事?”

        完颜守绪顿了一顿,见对方不说话,又道:“自不必说我金国上下,人人欢呼了,就是南面的赵昀小儿,恐怕也早就得到消息了。真君若再往宋国皇宫一行,他定然不会像上次那样无礼,少不得也要设宴款待,封赏一番。”

        沈元景嗤笑一声道:“他那人小气得很,心眼又多,封赏什么的我也不稀罕,只要他不来烦我即可。”

        完颜守绪听了眼睛一亮,迟疑一下,还是问道:“真君,我听人说,你是宋徽宗时候出生在延安府的,是也不是?”

        沈元景摇摇头,道:“我非赵宋时候降生之人。”

        “请恕我大胆,既然真君不是赵宋之人,为何要流连武当山不去,还应下了护卫荆襄之地九年的承诺来。”完颜守绪心里一喜,小心说道:“华山本是真君一直以来的潜修之地,我为表诚心,遣人在造下宫殿,又数次上山求肯,真君却去一次也未现身,着实让我心伤。”

        他这一番话看似情真意切,可内里似有怪罪沈元景处事不公,偏爱宋国,却无视金国这番美意的意思。

        沈元景自然知他所想,也无意兜圈子,说道:“无他,我亦汉人尔,更喜汉地。见得同胞受难,心底总会多出三分偏爱。”

        完颜守绪面上顿时现出失望至极的神色来,饶是他早有预料,听到对方这番话说出来,还是心有不甘,忿忿不平道:“我国境内的汉人,便不是真君同胞了么?为何厚此薄彼,眼见着这边的同胞受罪,却一点恩泽也无?”

        沈元景哑然失笑道:“我若不管不顾,数年之前,此地就尽为蒙古所有,非但百姓惨遭屠戮,你也早就仓惶而逃,死在蔡州了。”

        完颜守绪依旧不平,道:“是以我亦感念真君大恩,在华山之上起了宫殿,铸造神像,非但命令全国上下,日夜齐心祭拜,连我也在皇宫内设下庙宇,诚心祈告。

        而那赵昀小儿,又是如何对待真君的?你替他杀了史弥远,扫清朝堂,他连一座武当山也给得扣扣索索,还以荆襄之地绑架。此次蒙古大军袭击,竟然放出话来,言说均州乃是真君属地,应由真君退敌,何等之无情?”

        他到这里,激动起来,走出桌子后面,大声道:“如此行径,真君还肯为他宋国江山,不辞辛劳,千里奔袭,只身犯险。现下又来此,想必也是为了让我做出承诺,九年之内,不侵宋国吧。”

        沈元景点点头,也不否认,说道:“你猜的不错,那也不多说了,不过什么赵宋江山,于我何干?我只保荆襄之地九年,你不能攻,应是不应?”

        完颜守绪脸色一沉,道:“真君,这我可有话要说。蒙古大军袭击均州之时,我亦派出完颜合达,陈兵邓州,那日吕文德弄一出空城计,他本就能长驱直入,为何按兵不动?还不是我命他顾念真君身在武当山,不可造次,否则非但今日真君无须来此,连北面也不该去的。”

        沈元景哈哈一笑,道:“那日我去了郭靖府上,你招揽的那个裘千仞见着后应该是告诉你了,你就真有胆量,敢让完颜合达往光化城里面攻去?”

        完颜守绪心头一震,暗道:“果然是神仙一流,都在他掌握之中,看来当初没有冒进看来是对的。”嘴上却说:“真君这样说来,就好没道理了,吕文德有多少兵力,我岂不知?那时候完颜合达攻了,真君还能撒豆变出兵来不成?”

        见面前之人还是不肯松口,沈元景眉头一挑,说道:“你也不要在此装腔作势了,你心里那些个想法,我怎会不知?真要把荆襄之地让与你,你便敢要么?”

        见对方要开口反驳,他抬手止住,道:“延安府与凤翔府,是你故意放弃的吧?一箭三雕的好计策!少了这片,蒙古便和南宋接壤,即便赵昀不愿,也只能陈兵于此,替你分担压力;你西面收缩兵力,却把他们调往东面,一口气拿回大名府和济南府,是赚是亏?再者,拼却一点损失,把华山留在境内,我还要感恩戴德不是?”

        完颜守绪说不出话来,一番谋划,全教对方看穿,再去狡辩,也无甚意义。他说了如许多,只不过是想要沈元景心生出些许内疚,偏向经过这边。

        荆襄之地,换做以前,他自然是求之不得,可现下给他,无异于是毒药。既要分兵守御蒙古人进攻,又要谨防宋国兔子急了咬人,抢占此地,才真是取死之道也。

        话尽于此,沈元景不在言语,慢慢往外走去。完颜守绪张了张嘴,最后才说道:“真君,你往后还是太华仙人否?”

        沈元景脚下一点,已然消失不见,随后一道声音传到殿里:“太华也好,太华也罢,都是你们起的名字,我何曾认过?”